知人论世 学造精微——读祁小春博士新着《王羲之〈十七帖〉汇考》艺术评论

柳斋的擘窠 / 祁小春 / 2013-05-10 17:50

作者 祝帥

日前,中国书协学术委员、广州美院教授祁小春博士以其新着《王羲之〈十七帖〉汇考》(以下简称“《汇考》”,上海书画出版社,2011)见赠,尽管笔者此前已经通过作者主编、湖北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历代名家法帖萃编》中的《王羲之(一)·楷书》、《王羲之(二)·行书》尤其是《王羲之·十七帖》诸分册中,便已经比较全面地接触到作者近期在王羲之研究方面的最新成果,特别是《王羲之·十七帖》一册已经把《汇考》一书的雏形展现了出来,但该书数据的丰富性和研究的系统性,以及其中所体现出作者处理各种史料的能力及其缜密的逻辑思维仍然让笔者叹为观止。初读之后,笔者对《汇考》一书的判断是:这部著作不仅代表了中日书法史研究领域目前在王羲之《十七帖》乃至整个魏晋书法史研究领域的最新成就,并且是近年来一部足以与中国古代史研究领域进行对话的书法史研究领域的代表性成果。

一 关于作者:从“通人”到“专家”

尽管早在梁少膺编译的《当代日本书论选译》(收录于黄君主编《中国当代书法理论家著作丛书》,文化艺术出版社,2001)所收录的《〈兰亭序〉揽字考》一文中就让笔者熟悉了王羲之研究专家、立命馆大学祁小春博士的名字,并且作者此后还曾在台北出版了《迈世之风——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石头出版社,2007)这部巨著,但对于笔者来说,真正全面接触祁博士的研究成果并熟悉其研究方法,还是一个偶然的机会在书店邂逅《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中国美术学院出版社,2009)之后的事情。那是一本几乎任何一个论题都足以引人入胜,并且让笔者爱不释手的著作。幸运的是,购买这本着作之后不久便有幸结识彼时已学成归国、任教于广州美术学院的祁博士,此后在各种学术研讨会上又有多次深入的交流,由此,其文、其人都引发了笔者进一步的兴趣与追踪。

祁小春博士早年毕业于中国人民大学,并留校工作于古籍研究所。中国人民大学的历史研究,是其研究力量最强的人文学科领域之一,其清史专业更是本学科翘楚。祁小春在这里耳濡目染,打下了历史研究的史料与文献学基础。此后祁小春东渡扶桑,在立命馆大学先后获得文化史专业的硕士和博士学位,日本学者所独有的处理史料问题抽丝剥茧式的细致与严谨的姿态,塑造并成熟了祁小春书法史研究的治学风格与方法。这并不仅仅是指作者在日本的研究条件使得他得以目鉴许多收藏在日本的王羲之传本书迹、西域文书等实物,也不仅仅是指作者对于日本书法学术研究的历程,特别是在王羲之研究领域中的进展熟稔于心——这些当然是其他中国研究者所不具备的条件,但在笔者看来更重要的是,上世纪80年代以来,中国书法界在译介日本书法学者的著述方面并不可谓落后,早在1985年,陈振濂就翻译了榊莫山着《日本书法史》(上海书画出版社),北京大学中文系教师卢永璘更是翻译出版了中田勇次郎的重要学术著作《中国书法理论史》(天津古籍出版社,1987),然而在中国真正传承日本学者衣钵,体味其治学方法之精华并且孜孜于研究实践者,祁小春可谓当今之一人。

从本书的研究对象来看,王羲之研究既是中国书法史研究领域中的热点与重点,同时也是难点所在。年代的久远、史料的阙如、传世墨迹之有待甄别、传说之不可靠等等诸多问题,限制了在相关学术领域内的研究进展。然而在另一方面,研究条件的制约客观上也使得王羲之研究从二十世纪下半叶“兰亭论辨”时期的“显学”,逐渐蜕变为二十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的“专家之学”。也就是说,无论是从新时期书法研究阵营中所分化出来的“书法理论”或曰“书法学”/“书法史”,还是在书法史研究阵营内部中的“史观派”/“史料派”两种研究范式中间,王羲之研究所依托的研究框架显然更倾向于后者,而对于研究主体的要求,也必然是熟稔本领域传世和出土文献、书迹实物的“专家”,而非研究领域穷尽书法学科方方面面的“通人”。

事实上,任何研究成果都不是一蹴而就的,需要研究者长期的沉潜,既要有“坐冷板凳”的决心与毅力,又要求“十年磨一剑”的积累与成效。尤其是对于书法研究领域而言,经历了上个世纪八九十年代以来,以“面”为主的“书法学学科建设”这一必要的基础性理论建设阶段之后,现阶段的研究不可避免地要走向领域细分的“专业化”方向行进。以书法史为例,在断代史、书家个案研究、出土书迹研究、史料学、学术史等各个门类上,都需要展开实质性的后续研究,才能不断充实和丰满“书法学”这门学科的内容。

因此,这就要求研究者具备更加系统和严格的历史学训练,从而使书法史的研究成果可以跻身当代历史学(中国古代史)研究的前沿领域,并与当代学术的最新成果展开平等对话,而不仅仅是像美术史等学科那样强调自身学术训练的“纯粹性”和“独立性”,到头来无非还是史学研究的一个下级学科和分支门类,成为一般人文社会科学的附庸。对于“二王”研究这样的热点和难点并存的领域而言,研究者既需要研究者对于书法史料的长期浸淫与实践,同时又需要熟悉当代历史学在魏晋断代史、敦煌学、文献学等领域的最新进展。目前有为数不多的几位接受过史学训练,具备这种与史学前沿对话的学术背景与研究条件的研究者中间,祁小春博士无疑是一位理想的人选。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