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阴道上,目不暇接!--清风寨博文评《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祁小春 / 2013-05-10 23:02

数年前在天一论坛上看到柳斋先生的小篆,觉得清新婉雅,但也没十分注意,时间一久也渐淡忘了。直至最近读到祁小春先生的论著,再去网络搜索,才把柳斋与祁小春先生联系起来。朋友书架上一本装帧素雅白底红字的《山阴道上——王羲之研究丛札》映入眼帘,不用打开,光看书名就决定向朋友借阅了。友人慨允,虽然他自己尚未细读。

回家先看书目,谈及的正是平时最感兴趣的王氏书札,于是静心细读,却觉风味迥异。小春先生原是学古籍版本出身,更能兼融文史。此书就是用最传统的考据功夫来做学问的。但原本枯燥乏味的考据之学,在小春博士笔下,一件件小事,一个个人物,却都变得鲜活有趣起来。引人入胜的考证和对问题层层剥茧式的探究同样带来阅读的乐趣并启人心智。

胡适先生曾有一句名言:有一分证据,说一分话,有九分证据,不说十分的话。小春先生正是如此,其史料之详实,文风之朴实,立论之严谨,考据之缜密,令人叹服。书分上、下两编。书的上编是20余篇札记,以王羲之尺牍作为考察对象,对魏晋南北朝书牍法帖的形式构造、书式用语等的流变做了极其精密严谨的推究考察。诚如作者在自序中说:“(这些研究札记)多为一些细小琐碎问题的议论,倘若藉此而以小见大,引发出较深层次的问题探讨,更于此有所发明,亦不失为一种有益的研究方法。”札记的特点是记录点滴心得,集腋成裘。方法上是以小见大,平中寓奇,于不经意处拈出书法史上的重要问题,所谓“尽精微”而“致广大”。比如对于几乎已成定论的“官奴”为王献之“小名”说提出置疑,以大量的材料说明,“官奴”不应该是献之小名,而应该是除献之以外、其胞兄中的一个;又如《王羲之为何“不欲触雾”?》一文,因为“雾气”不属于惯常的问候语,由此产生疑问,经过很多史料考证,由“触雾”引发魏晋时期的特定文化;《试解晋人尺牍首行字迹偏大现象》一文,反复枚举多种尺牍图版,进行对比分析,从文字内容、书写字体、书信保存方式等多个方面进行考证;《快雪时晴帖》“佳想安善”是其中一句,启功先生留下许多件以“佳想安善”四字为题材的墨宝。小春先生指出按照晋人书仪(书信格式),“想安善”乃致书人表达其询察或祈愿对方近况良好的推测型语气,属典型的问候语式。又通过大量同类例举,指出此句应该标点为:“快雪时晴,佳!想安善。”不盲从,不迷信才能做得学问。《从“迟”字推论得〈远嘉兴书帖〉之伪》中因“迟”字不合乎王羲之尺牍常见的释义,而判断《远嘉兴书帖》可能作伪,由“虽无丝竹管弦之盛”的深意考察到当时的政治氛围不适宜“丝竹管弦”……从中可以看到作者系统把握文献资料的能力和善于从蛛丝马迹中发现问题的眼力,令人叹为观止。

书的下编是三篇研究论文外加一篇讨论法帖中的平阙式问题的文章,体现出小春先生作为一位学者独到的眼光和站在研究领域的最前沿和制高点。如从“揽”避讳字入手,详证避讳制度、习俗,指出“揽”字既不合乎当时的讳避习惯,也不符合历来的讳避规则,作伪者本想以此作为文章出于王羲之之手的证明材料,反倒弄巧成拙,露出了有意作伪的马脚。又指出今本《兰亭序》文在《晋书》和《艺文类聚》刊载前后,其墨迹本绝不见于任何正史和正规的文献记载,重要的有关人士如虞世南、褚遂良、唐太宗等均未提及,只见于野史和小说性质的(如《兰亭记》等)文章之中。故他得出“大约真迹并不存在,传世的《兰亭序》复制品或许就是‘唐人书法录晋人文章耳’”的结论。从文献学的角度对《兰亭序》真迹的由来重新检讨。假设各种可能之情形,对《兰亭序》真伪进行考辨,真是“大胆地假设,小心地求证”。先前只知道《十七贴》是王氏尺牍,对为何没有尺牍常见的日期、署名、敬辞等也不甚了了。小春先生从私书家信史和文章体裁史的角度出发,考证晋代书信有单书、复书之分,而后世常有将复书割裱成单书等现象,因而也常使法帖的文句难以卒读。通过对以王羲之为主的晋人尺牍名义、形式、用语等诸方面全面性的探讨考察,论文首次提出今传《十七帖》并非直接出自王羲之真迹,而是经过一系列的编辑和改动的草书教材的观点。真是发前人所未发而令人信服,读后顿觉神清气朗。

读小春先生的文章,你会感到作者真是心细如发,察之毫厘;而又视野开阔思接千载。谨慎细致的治学态度和思绪联翩的学术才华是其做学问的双翼。常恨己身不学,无得自由之境。今读小春先生大著,如沐春风,真如书题山阴道上,目不暇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