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迈世之风──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王玉池序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祁小春 / 2013-05-21 17:40

作者 王玉池

祁小春博士撰写的《迈世之风──有关王羲之资料与人物的综合研究》一书已由台湾石头出版社出版,这是一件值得庆幸的事。

在我知道的研究王羲之的专家当中,祁小春先生是最认真、最专注、工作也最细致和深入、也是成绩最好的一个。小春先生原来学的是古籍版本专业。后来到日本从著名书论家杉村邦彦先生研究书法史论,后进日本立命馆大学大学院攻读东洋文化史,博士论文是《王羲之论考》(单行本已于2001年由日本东方出版刊行),洋洋数十万字。假如除去那些资料性的书籍不算,对王羲之作这样细致、这样深入的科学研究,大概还是第一人。小春先生在读完博士以后,并未停止他的研究工作,而是在原有基础上作更深入、更细致的研究。鉴于传世的王羲之的可靠数据极少,传说的材料又真伪混杂,需要作认真的甄别和整理工作;再加上王羲之遗留的部分言论和书信都是用当时的语言写成,事过境迁,今人已不易理解,也许要作不少诠释工作。这些,都属于作科学研究必不可少的基础工作,而这一工作又可以说是一种十分庞杂、相当困难、需要付出巨大劳动的事业。近些年来,小春先生已在这些认识基础上作了许多事情。譬如在王羲之家史方面,对于几乎已成定论的“官奴”为王献之“小名”说就提出怀疑。他以大量的材料说明,“官奴”不应该是献之小名,而应该是除献之以外、其胞兄中的一个。(祁文《再议官奴说》已发表,收在《书法丛刊》2003年第四期)

在举世瞩目的“兰亭论辨”方面,小春先生以《兰亭序》文中的“揽”字为例,进行了个案研究。指出“揽”字既不合乎当时的讳避习惯,也不符合历来的讳避规则,作伪者本想以此作为文章出于王羲之之手的证明材料,反倒弄巧成拙,露出了有意作伪的马脚。(已发表的相关文章分别有《兰亭序揽字考》,日本:《书论》第31号,1999年;《关于〈兰亭序〉真伪的两个疑问》,收《兰亭论集》,苏州大学出版社,2000年;《从〈兰亭序〉的真伪论及六朝士族的避讳》,日本:《中国言语文化研究》第四号,2004年) 。

在《兰亭序》之文本和墨迹本问题上他更是出语惊人,揭出了一个过去少为人注意的方面。即今本《兰亭序》文在《晋书》和《艺文类聚》刊载前后,其墨迹本绝不见于任何正史和正规的文献记载,重要的有关人士如虞世南、褚遂良、唐太宗等均未提及,只见于野史和小说性质的(如《兰亭记》等)文章之中。故他得出“大约真迹并不存在,传世的《兰亭序》复制品或许就是‘唐人书法录晋人文章耳’”的结论。也就是说,《晋书》所录《兰亭序》文是据传世文献所录,当时并无墨本传世,墨本是据《晋书》所载文章造出来的。

小春先生还认为,今本兰亭序文章中有许多抄袭王羲之诗篇和时人诗文的痕迹,说明今本兰亭文,很可能是后人据以伪造的。小春先生对《兰亭记》和《隋唐嘉话》等传说也有很多很有说服力的驳论。如认为按年龄和辈份说,虞世南和传说中的辩才应是师兄弟,同师于智永。赚兰亭之举为何不见虞参予?却出来一个不见经传的萧翼其人?辩才亦不在高僧传中。故他认为萧翼、辩才都可能系小说家虚构出的人物。……

王羲之尺牍文词晦涩,不易解读。至于为何如此?其书式渊源和历史究竟怎样?这些问题过去很少有人作专门研究。但是,如果不弄清楚这些问题,势必会影响到如何正确理解王羲之尺牍法帖的内容,影响到对王羲之研究资料的运用。小春先生在王羲之尺牍法帖研究方面,超出了一般法帖范围,他从私书家信史和文章体裁史的角度出发,对以王羲之为主的晋人尺牍名义、形式、用语等诸方面,作了全面性的探讨考察。在数据运用上,他以敦煌所出唐人书仪对晋人尺牍加以比较,作了由唐至晋的溯源性研究。其考察结果,不仅弄清楚了尺牍家书私信史的渊源关系,在王羲之的尺牍形式、用语等考察、诠释方面,也都有极大的突破,取得了相当可观的研究成就。就目前来看,这一尝试性探讨还是前所未有的。

总之,小春先生关于王羲之的研究,皆植根于原始材料,对于各家研究,也广收博取,可以说是竭泽而渔。故有较强的说服力。再加其思路清晰,论证规范,又不失于武断。都是文章的优点。自然,上述王羲之研究中所涉及的问题相当复杂,有些问题需要反复讨论甚至需要时间的考验才能最后定论。小春先生表示:“我的有些看法若能够作为一说得到学界的注意,也就达到目的了。”这正是史家的科学态度。

王羲之(包括其子王献之)研究是一个系统工程,还有许多重要问题有待于解决。希望能够坚持作下去,对王羲之研究做出更多的贡献。

 

                                                2005年5月26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