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黄庭坚《宋史》讲述黄庭坚生平文著

书画纵横 / 2013-06-09 10:45
《宋史》曰:庭坚学问文章,天成性得,陈师道谓其诗得法杜甫,学甫而不为者。善行、草书,楷法亦自成一家。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天下称为四学士,而庭坚于文章...

《宋史》,于元顺帝至正三年(1343年)由执政大臣脱脱为都总裁,铁木儿塔识、贺惟一、张起岩、欧阳玄、吕思诚、揭奚斯等为总裁官,开始编修。共计四百九十六卷,包括本纪四十七卷,志一百六十二卷,表三十二卷,列传二百五十五卷。记载了宋朝赵匡胤建隆元年(960年)至赵昺祥兴二年(1279年)共三百多年的历史。《宋史》中关于黄庭坚的记载,包括黄庭坚列传共有22处,现将22处记载列出,以供参阅。或有纰漏之处望指正。

《宋史》  卷四百四十二  列传第二百三   文苑六   黄庭坚列传

黄庭坚字鲁直,洪州分宁人。幼警悟,读书数过辄成诵。舅李常过其家,取架上书问之,无不通,常惊,以为一日千里。举进士,调叶县尉。熙宁初,举四京学官,第文为优,教授北京国子监,留守文彦博才之,留再任。苏轼尝见其诗文,以为超轶绝尘,独立万物之表,世久无此作,由是声名始震。知太和县,以平易治。时课颁盐筴,诸县争占多数,太和独否,吏不悦,而民安之。

哲宗立,召为校书郎、《神宗实录》检讨官。逾年,迁著作佐郎,加集贤校理。《实录》成,擢起居舍人。丁母艰。庭坚性笃孝,母病弥年,昼夜视颜色,衣不解带。及亡,庐墓下,哀毁得疾几殆。服除,为秘书丞,提点明道宫兼国史编修官。绍圣初,出知宣州,改鄂州。章惇、蔡卞与其党论《实录》多诬,俾前史官分居畿邑以待问,摘千余条示之,谓为无验证。既而院吏考阅,悉有据依,所余才三十二事。庭坚书“用铁龙爪治河,有同儿戏”,至是首问焉。对曰:“庭坚时官北都,尝亲见之,真儿戏耳。”凡有问,皆直辞以对,闻者壮之。贬涪州别驾、黔州安置,言者犹以处善地为法。以亲嫌,遂移戎州。庭坚泊然,不以迁谪介意。蜀士慕从之游,讲学不倦,凡经指授,下笔皆可观。

徽宗即位,起监鄂州税,签书宁国军判官,知舒州,以吏部员外郎召,皆辞不行。丐郡,得知太平州,至之九日,罢主管玉隆观。庭坚在河北与赵挺之有微隙,挺之执政,转运判官陈举承风旨,上其所作《荆南承天院记》,指为幸灾,复除名、羁管宜州。三年,徙永州,未闻命而卒,年六十一。

庭坚学问文章,天成性得,陈师道谓其诗得法杜甫,学甫而不为者。善行、草书,楷法亦自成一家。与张耒、晁补之、秦观俱游苏轼门,天下称为四学士,而庭坚于文章尤长于诗,蜀、江西君子以庭坚配轼,故称“苏、黄”。轼为侍从时,举以自代,其词有“瑰伟之文,妙绝当世,孝友之行,追配古人”之语,其重之也如此。初,游灊皖山谷寺、石牛洞,乐其林泉之胜,因自号山谷道人云。

《宋史》  卷十八  本纪第十八  哲宗二

绍圣元年十二月甲午,范祖禹、赵彦若、黄庭坚坐史事责授散官,永、澧、黔州安置。

《宋史》  卷二百O八  志第一百六十一   艺文七

《黄庭坚集》三十卷

《宋史》  卷二百O九  志第一百六十二   艺文八

《四学士文集》五卷黄庭坚、晁补之、张耒、秦观所著。

《宋史》  卷二百八十一    列传第四十   孙仲游列传

元祐初,(孙仲游)为军器卫尉丞。召试学士院,同策问者九人,乃黄庭坚、张耒、晁补之辈。

《宋史》  卷三百三十一  列传第九十  沈辽列传

(沈)辽追悔平生不自贵重,悉谢弃少习,杜门隐几,虽笔砚亦埃尘竟日。间作为文章,雄奇峭丽,尤长于歌诗,曾巩、苏轼、黄庭坚皆与唱酬相往来,然竟不复起,元丰末,卒,年五十四。

《宋史》  卷三百三十八  列传第九十七  苏轼列传

引用:

(苏)轼与弟(苏)辙,师父(苏)洵为文,既而得之于天。尝自谓:“作文如行云流水,初无定质,但常行于所当行,止于所不可不止。”虽嬉笑怒骂之辞,皆可书而诵之。其体浑涵光芒,雄视百代,有文章以来,盖亦鲜矣。(苏)洵晚读《易》,作《易传》未究,命(苏)轼述其志。(苏)轼成《易传》,复作《论语说》;后居海南,作《书传》;又有《东坡集》四十卷、《后集》二十卷、《奏议》十五卷、《内制》十卷、《外制》三卷、《和陶诗》四卷。一时文人如黄庭坚、晁补之、秦观、张耒、陈师道,举世未之识,(苏)轼待之如朋俦,未尝以师资自予也。

《宋史》  卷三百三十九列传第九十八  苏辙列传    付: 族孙  元老

引用:

(苏)元老字子廷。幼孤力学,长于《春秋》,善属文。轼谪居海上,数以书往来。轼喜其为学有功,辙亦爱奖之。黄庭坚见而奇之,曰:“此苏氏之秀也。”举进士,调广都簿,历汉州教授、西京国子博士、通判彭州。

《宋史》  卷三百四十三  列传第一百二  陆佃列传

引用: 

是时(哲宗),更先朝法度,去(王)安石之党,士多讳变所从。(王)安石卒,佃率诸生供佛,哭而祭之,识者嘉其无向背。迁吏部侍郎,以修撰《神宗实录》徙礼部。数与史官范祖禹、黄庭坚争辨,大要多是(王)安石,为之晦隐。(黄)庭坚曰:“如公言,盖佞史也。”佃曰:“尽用君意,岂非谤书乎!”

《宋史》  卷三百四十四  列传第一百四  任伯雨列传

引用:

时(建中靖国改元)议者欲西北典郡专用武臣,(任)伯雨谓:“李林甫致禄山之乱者,此也。”又论钟傅、王赡生湟、鄯边事,失与国心,宜弃其地,以安边息民;张耒、黄庭坚、晁补之、欧阳棐、刘唐老等宜在朝廷。上书皇太后,乞暴蔡京之恶,召还陈瓘,以全定策之勋。

《宋史》  卷三百四十六  列传第一百五  陈祐列传

引用:

元符末,(陈祐)以吏部员外郎拜右正言。上疏徽宗曰:“有旨令臣与任伯雨论韩忠彦援引元祐臣僚事。按贾易、岑象求、丰稷、张来、黄庭坚、龚原、晁补之、刘唐老、李昭等人才均可用,特迹近嫌疑而已。今若分别党类,天下之人,必且妄意陛下逐去元祐之臣,复兴绍圣政事。今绍圣人才比肩于朝,一切不问;元祐之人数十,辄攻击不已,是朝廷之上,公然立党也。”

《宋史》  卷三百四十七  列传第一百六  孙鼛列传

引用:

(孙鼛)二子娶晁补之、黄庭坚女,党事起,家人危惧,鼛一无所顾。时人称之。

《宋史》  卷三百五十一  列传第一百一十  赵挺之列传

引用:

初(哲宗),(赵)挺之在德州,希意行市易法。黄庭坚监德安镇,谓镇小民贫,不堪诛求。

《宋史》  卷三百五十六  列传第一百一十五  刘拯列传

引用:

绍圣初,(刘拯)复为御史,言:“元祐修先帝实录,以司马光、苏轼之门人范祖禹、黄庭坚、秦观为之,窜易增减,诬毁先烈,愿明正国典。”又言:“苏轼贪鄙狂悖,无事君之义,尝议罪抵死,先帝赦之,敢以怨忿形于诏诰,丑诋厚诬。策试馆职,至及王莽、曹操之事,方异意之臣,分据要略,而(苏)轼问及此,传之四方,忠义之士,为之寒心扼腕。愿正其罪,以示天下。”时(范)祖禹等(黄庭坚、秦观)已贬,(苏)轼谪英州,而拯犹鸷视不惬也。进右正言累至给事中。

《宋史》  卷三百五十七  列传第一百一十六   王云列传

引用:

(王云)父(王)献可,仕至英州刺史、知泸州。黄庭坚谪于涪,(王)献可遇之甚厚,时人称之。

《宋史》  卷三百七十二  列传第一百三十一  翟汝文列传

引用:

皇太子(赵桓)就傅,命汝文劝讲,除中书舍人。言者谓(翟)汝文从苏轼、黄庭坚游,不可当赞书之任,出知襄州,移知济州,复知唐州,以谢章自辨罢。

《宋史》  卷三百七十六  列传第一百三十五  吕本中列传

引用:

(吕本中)有诗二十卷得黄庭坚陈师道句法,《春秋解》一十卷、《童蒙训》三卷、《师友渊源录》五卷,行于世。

《宋史》  卷三百七十气  列传第一百三十六 王庠列传

引用:

(大观庚寅)时严元祐党禁,(王)庠自陈:“苏轼、苏辙、范纯仁为知己,吕陶、王吉尝荐举,黄庭坚、张舜民、王巩、任伯雨为交游,不可入举求仕,愿屏居田里。”

《宋史》  卷三百九十九  列传第一百五十八  王庭秀列传

引用:

王庭秀字颍彦,慈溪人。与黄庭坚、杨时游,其为学旁搜远绍,不苟趣时好,造诣深远,操植坚正,发为文辞,俊迈宏远。登政和二年上舍第,历官州县。

《宋史》卷四百二十七 列传第一百八十六 道学一  周敦颐列传

引用:

黄庭坚称其(周敦颐)“人品甚高,胸怀洒落,如光风霁月。廉于取名而锐于求志,薄于徼福而厚于得民,菲于奉身而燕及茕嫠,陋于希世而尚友千古。”

《宋史》  卷四百二十八  列传第一百八十七  道学二 (程氏门人)  李侗列传

引用:

(李侗)尝以黄庭坚之称濂溪周茂叔“胸中酒落,如光风霁月”,为善形容有道者气象,尝讽诵之,而顾谓学者存此于胸中,庶几遇事廓然,而义理少进矣。

《宋史》  卷四百四十三  列传第二百二   文苑五  贺铸列传

引用:

建中靖国时,黄庭坚自黔中还,得其(贺铸)“江南梅子”之句,以为似谢玄晖。其所与交,终始厚者,惟信安程俱。(贺)铸自裒歌词,名《东山乐府》,俱为序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