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黄庭坚《香严十九颂卷》郁孤台刻本 草书(文)刻本

书画纵横 / 2013-06-15 16:13
《香严十九颂卷》文字见载于《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九,十九颂标题依次为:一、《授指》;二、《最后语》;三、《畅玄与崔大夫》;四、《达道场与城阴行者》;五、《与薛判官...

引用:

《香严十九颂卷》文字见载于《景德传灯录》卷二十九,十九颂标题依次为:一、《授指》;二、《最后语》;三、《畅玄与崔大夫》;四、《达道场与城阴行者》;五、《与薛判官》;六、《与临濡县行者》;七、《显旨》;八、《三句后意》;九、《答郑郎中问二首》;十、《谈道》;十一、《与学人玄机》;十二、《明道》;十三、《玄旨》;十四、《 与邓州行者》;十五、《 三跳后》;十六、《上根》;十七、《破法身见》;十八、《独脚》。现存《香严十九颂卷》残拓计十五开,草书九十四字,楷书七十四字,按原文顺序整理释文如下:

答郑郎中问二首

语中埋迹,声前露容。

即时妙会,古人同风。

响应机宜,无自他宗。

诃起騃蟒,奋迅成龙。

语里埋筋骨,即时才妙会,

音声染道容。拍手趁乘龙。

谈道

的的无兼带,独运何依赖,

路逢达道人,莫将语默对。

与学人玄机

妙旨迅速,言说来迟

才随语会,迷却神机

扬眉当问,对面熙怡。

是何境界,同道方知。

明道

思思似有踪,明明不知处。

借问示宗宾,徐徐暗回顾。

玄旨

去去无标的,来来只么来。

有人相借问,不语笑咳咳。

与郑州行者

林下觉身愚,缘不带心珠。

开口无言说,笔头无可书。

人问香严旨,莫道在山居。

三跳后

三门前合掌,两廊下行道。

中庭上作舞,后门外摇头。

上根

咄哉莫错,顿尔无觉。

空处发言,龙惊一著。

小语呼召,妙绝名貌。

巍巍道流,无可披剥。

破法身见

向上无耶娘,向下无男女。

独自一个身,切须了却去。

闻我有此言,人人竞来取。

对他一句子,不道无言语。

有独脚一首,纸尽不书。香严智闲十九颂,所谓十二部经清净法眼目,《传灯》备载而《玉英集》止取五颂,不知具何种择法眼也。

对照现存拓片可知,《十九颂》前十首仅剩两个标题《答郑郎中问二首》,《谈道》)和七个残字:即《答郑郎中二首》之二末尾二字“乘龙”一各本均误释为“华严”二字,这便是前述水赉佑先生所定(华严帖》之原由)及《谈道》)首句“的的无兼带”。不过自第十一首《与学人玄机》的第二句末字“迟”字起,一直到帖尾题跋却保存完好。这使我们得以欣赏这件山谷草书杰作的最后精彩一段。

无论是书写格式,还是书法的气息神韵,《香严十九颂卷》都与《谈道章卷》惊人地相似,看来这也是《郁孤台法帖》残拓的收藏者无法分辨两件作品,造成装裱次序严重混乱的直接原因。不过,由此我们也得出一个推论:大抵两件作品的创作时间、背景应该基本相同。

与《谈道章卷》相比,《香严十九颂卷》的流传情况则不甚了了。目前所掌握的资料,除元末明初人谢应芳(1296-1392)《龟巢集》卷十八著录此作并有一段题跋外,没有更多关于此作的著录。谢应芳跋云:

宋高宗谓书学废于五季,至本朝蔡襄等方入格律,苏、黄、米、薛各有旨趣。然山谷之书为一代名笔,岂易得哉?

谢应芳转述高宗赵构评宋人书法的原话,见《翰墨志》,而其谓“山谷之书,为一代名笔”则应是一个时代话语特征的反映。因南宋以降,山谷书法倍受尊崇,深识书者,往往宗其为宋代以来第一大家,尤其在谈到山谷草书成就时,更几乎是众口一词,有如上述谢应芳语。

大字行楷书与狂草的交替,是《香严十九颂卷》给人的强烈印象,可以说这也是山谷晚年草书形成的一种基本模式。试看他的许多草书名作,无不有大段的楷书题跋,而这一件《香严十九颂卷》,不管作者在创作时是否有意,客观上突显了山谷老人两种代表书体交相辉映的特殊情景。

(黄君《山谷书法钩沉录》)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