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李勇的画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秦效侃 / 2013-07-19 16:15
李勇说:“我画画,我快乐”。这话脱口而出,多么天真,多么赤诚,多么痴迷!他是活在画中了。儿时的天地是画,成年的梦想是画,蚕丛鱼凫之乡,长江黄河流经之地,岭海天青...

李勇说:“我画画,我快乐”。这话脱口而出,多么天真,多么赤诚,多么痴迷!他是活在画中了。儿时的天地是画,成年的梦想是画,蚕丛鱼凫之乡,长江黄河流经之地,岭海天青,江南草长,大地的山川沟壑,天空的风雨晦明,春秋代谢,人世风情,举凡足迹所经,耳目所遇,在李勇的感悟里,无一不是画。

他要用笔墨丹青画出那些曾经为之歆动的山山水水。把刹那间的灵感捕捉到保留下来,这恰恰是无比辛勤的劳作。他读古人的诗,读古人的画,系统地研究晋唐五代宋元以来特别是范宽、李成、郭熙、巨然等大师传世名作,对诸家绘事所追求的意境和技法都有不同程度的了解与把握。行囊中画稿盈尺,画室内废纸如丘,夜以继日的画,废寝忘食的画,在学习中悟出了“传统常学常新”,有继承才能出新。

李勇作画,绝去浮嚣,不事铺张,不从流媚俗,不以感官刺激欺世。特重笔墨,用笔劲而不滑,秀润而不枯瘠,线条沉实洗炼,收纵自如,举重若轻。墨色苍秀无比,燥湿相宣,著笔散晕,入纸发华。如此功底,以写大千景象,任意截取一角,少事青绿丹朱,自然境与神会,画中有诗,亦画亦诗了。

明胡应麟论山水诗说:“诗最可贵者清。”又说:“清者,超凡绝俗之谓,非专于枯寂闲淡之谓也。”读李勇的画,但觉清秀之气扑面而来,无论绝涧孤峰,老梅疏鹤,或者霞蔚云蒸,时花美女,色调是那么浅淡,意态是那么优雅,闲闲的几笔,画外有画,一入其画,顿令人瞿然泠然,浑忘尘滓。李勇的画,其清在神,其秀在骨。

【 秦效侃   1925年生,四川广安人,著名诗人、学者、书法家。】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