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荣庆:取长补短 精益求精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永基 / 2013-07-20 17:10
永基写字历时既久,功夫且深;今将其近年之作结集出版,广而宣之,嘉惠书林,是件很好的事。我这边呢,只能算作书法同好。鼓捣写字,说来固亦年头不短,但整个是瞎玩,瞎琢...

些年去兰州,曾与张永基君一起吃过饭,那时他在省委工作,如今已是甘肃省文联副主席了。

永基长于书画,还勤于著述。

永基写字历时既久,功夫且深;今将其近年之作结集出版,广而宣之,嘉惠书林,是件很好的事。我这边呢,只能算作书法同好。鼓捣写字,说来固亦年头不短,但整个是瞎玩,瞎琢磨,瞎摸索。写字这玩意儿,看似简单,里头的道道可是不少。写字究竟是怎么回事,真正参透,谈何容易!所以至今倘有朋友问,写字入门了没有,我还不敢作肯定的回答。我自己就是这么一个情况。不过既属同好,碰到一起,常不免扯些与书法有关的闲话。我这篇小文就权当跟永基促膝聊天好了。既是聊天,说话便比较的随意,不管对与不对,扯完拉倒。

若论身份职位,永基不像我平平庸庸什么也不是。身居文联领导岗位,分管书协,许多时间和精力要投入到本职工作之中。大家都知道,文联和书协的职能,主要是『协调、服务、指导』三项。方方面面要做的事情很多。作为领导,起码要品德好,行得正;礼贤下士,不摆官架子,热心为大伙做事;不搞帮派,不搞内耗;敬重老一代书家,关心提携青年书家;队前伍不断壮大,总体水平不断提高,全省的书法事业自会越来越红火。付出了心血,赢得的乃是大家的信任和拥戴。老生常谈,可能不大中听。然而事情总是要一件一件做的,责任心强与不强,事情做得好与不好,出于公心还是私心,朋友们心里头是有一杆秤的。

接下来聊聊写字。

永基既是干领导工作的,写字又下了许多功夫,专业上很内行,如果人缘又走得很好,这样的干部人们不喜欢那才怪呢。

话说回来,领导才干的发挥,写字造诣的精进,是究分两途的。从长远着眼,当官有年限,不能干一辈子;写字则是可以终生为之而又乐此不疲的。足见写字这一好,受用可谓长且大矣。

我们既热衷于此道,则必求其好。按理说,字真正写得好的人,才能称为书法家;但现在的书坛实是鱼龙混杂,不学无术而颇能忽悠的空头书法家不少。这些人里头,大概也有某些当领导的。永基当然不在此列。

永基是立志要当名副其实的书法家的。

那么,作为书法家看家本领的书写技能这一块,就要认真对待了。

书法,实际上是一项技能要求非常高又非常细的活。

当代书人,总体创作水准提升态势固然喜人,但就技法的精能而言,我以为还远远赶不上古人。古人是率意和精能俱到,我们则是率意有余,精能不足。

古人关于技能的训练,没有明文规定,但实际操作性又极强,这就要靠学书者的深入体悟和正确地把握了。

体悟和把握的程度如何,观其书作,即能立判高下。

按照传统古人的办法,除了书写技能的锤炼,即字内功夫之外,还特别注重字外功夫,即学识修养的不断增进。要想把字写好(技法含金量高,艺术品位又高),这两样功夫是互为表里、相辅相成,一样也少不得的。这就好比走路,一条腿走路跟两条腿走路,那情形能一样吗?

从『艺无止境』着眼,我想永基在此两样功夫上即使已经不错,亦不可自满而停步的。这就须要不断地调整,不断地加以斟酌损益,朝更好的方向发展。

与调整有关的,我只想谈一点,就是扬长避短问题。


    张荣庆 博士生导师 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客座教授 原中国书协研究部主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