融碑化帖自鸣情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永基 / 2013-07-20 17:12
书法发展几千年,近年争议颇多,焦点是由于书法已退出实用舞台,在当代已完全进入艺术领域,改变了以往观念中的形态属性。历史地考察,书法和绘画、戏曲等艺术一样,是在漫...

竹林抱月冷烟凝,

书画同香墨语丰。

最是流云欺万岭,

融碑化帖自鸣情。

这是笔者读过张永基书法作品后的一首感兴诗,也是对其书法的初步看法。

书法发展几千年,近年争议颇多,焦点是由于书法已退出实用舞台,在当代已完全进入艺术领域,改变了以往观念中的形态属性。历史地考察,书法和绘画、戏曲等艺术一样,是在漫长的历史长河中不断地嬗变、发展的。魏晋以前是文字生成、形体演变阶段,其主要属性是文字的实用;魏晋以后直到近现代,在实用的同时表现个性审美并使书法走向成熟,是观念书法传统的完臻阶段;而强调着艺术性的当今书法,如王镛先生提出的“艺术书法”,则是在上世纪末、本世纪初才逐渐地被明确化了的。当代书法,与过去观念中的书法有着质的区别,其形态属性已完全地定位于艺术范畴,并进入一个全新的发展时期。从这个大背景中观照永基的书法,恰恰验证了近年书法发展的变化和转渡。

那么,永基的书法实践究竟为我们提供了怎样一种审美自觉和艺术价值的参照依据呢?

和多数书家一样,永基也走过一条与众相仿的学书之路。他从基础入手,摩帖临碑,观势研理,逐渐地完成了书法的观念转型和审美变易。在三十多年的学书实践中,当他长时间地认真摩习了汉唐碑帖,在楷书、隶书等书体上面打下牢固基础之后,近年将主要精力放在对行草书的研究、创作上。笔者曾在展览上看到他的一些至为精纯的小楷和颇见意趣的隶书作品,而现在展现在眼前的却是他的部分行草书。从这些作品来看,结体上显然带有米芾、王铎的险势;用笔上可见张旭、黄庭坚、怀素以至王羲之的笔法,那多见中锋的线条毫无疑问是来自汉石唐碑;而其章法则多取王铎的错落参差,甚至愈到后面又愈见张旭的草书形态。概括说来,永基的行草书作品,总体上是以传统为根基,又饱含着当代审美观照下的情性表达,既不泥于某碑某家,又未沾染“流行书风”的洇渍,努力表现出他对平和适意、开阖抒张、变中露险、情至意畅的风格诉求,可谓在传统与现代相互交织的青纱帐里信步穿行的一种情感浇铸式的审美体验和观念自构。佛典《宗镜录》有云:“迷时境摄心,悟时心摄境。”意思是说,人在迷茫时往往心随境转,受外境支配;而到悟时则境随心转,一切自在。参禅修佛如是,为艺事书亦如是。应该说,永基是做到了“心摄境”的。他的行草书法,总体上体现有三:一是不失传统底线,二是张扬情感个性,三是赋予当代审美意趣。他在学书的路上,不墨守成规,顺应书法发展的规律,从实践到理论一步步地完成观念自觉、审美转渡和艺术变易,可见他已然具有十分敏锐的眼光和思想。行草书是极能表情达意的书体形式,既要求书家必须具备纯熟的笔墨技巧及其驾驭能力,又能在实践中尽量摆脱古人窠臼的桎梏,以情写性,最终形成展现自己个性的独立风格。唯有如此,才能够成为一个立得住、站得稳的书家,才能够在书法史上刻下一道印痕。永基深谙此理,所以在自己的书法实践中融碑化帖,强调情感个性的表达,逐渐地走向通达之路,为我们提供了一些有价值的参照。大凡有志于书道的朋友,是否能从中得到一些启示呢?

永基的书法实践是在繁忙的公务之余进行的,今天能够达此境界实属不易。但他作为一名有志于书道且已颇见造诣的书家,我们必须站在时代的高度来作审视和要求。依笔者见,倘若他更能强化“运笔”的控制力,适当地降低行笔速度,就一定会使线条更加精细入微,更加耐人寻味;倘若他在用笔上再多一些侧锋,做到中、侧兼施,转、绞并用,就一定会增加点画的变化性和线条的丰富性,就一定会进入一个崭新的艺术境界。毋庸置疑,永基自然稔知这些道理,凭他已经取得的成绩和目前的书艺状态,我们相信,他一定会很快迈上一个更高的台阶的。

诚愿永基走向更大的成功!

                                                                                 己丑年正月初三于半翰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