翟万益:写在《张永基书画作品集》出版之际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永基 / 2013-07-20 17:13
中国的艺术至宋代而风尚一变,唐代的雄浑强健、开张奔放到宋代而趋于清雅细腻。理态意趣见于笔墨之间,个人风格笼罩于群体风尚而不能远离。即以唐代而言,同为楷书大家的颜...

中国的艺术至宋代而风尚一变,唐代的雄浑强健、开张奔放到宋代而趋于清雅细腻。理态意趣见于笔墨之间,个人风格笼罩于群体风尚而不能远离。即以唐代而言,同为楷书大家的颜鲁公与柳诚悬,书评家却冠以颜筋柳骨,寥寥数字可谓的评,是为千百年来的书家咀嚼涵泳。张永基先生平常关注于书论书理得研习,能洞察各派各家的优劣高低,于悉心的品味中了解各家走向成熟的整个过程,并能关注到各家之间的脉络承传路线,理出大家之所以为大家的关节之处,以此为启匙而进行自己的书法磨练。

在习书的过程中,每个人的行进路线皆不相同,正如运作中的网络一样,千头万绪,各自向着确定的目标运动,就永基的方法而言,感到他排在首位的思考,一是对碑帖内容的思考,把满盘珠玑的传统书学成份有选择地化为己有,及时运用到自己的创作中去,并且在运用时下意识地加以变异,向着自己理想中的模式移动,所以不管他临什么帖,都不能撼动自己的理想,而是让古人为自己的风格建设服务,这种古人为奴,自我为主的意识本身就是一个艺术家所必须的。思考的第二个方面,他是要用古人的一种方法,去演变自己的万千思路,这有点像在云层里撒干冰一样,所付出的物质与收到的效果之差达到了最大程度,可以说方法是及其科学的。在观与临的关系上,永基应该是以观为主,以临为辅,他的观是帖和心的一种默契与结合,结合的纽带自然是大量的思考,让思考的羽翼在帖的天地与自己心灵的空间里遨游,饱阅了帖的景致又占有了自己的领地,这一过程的贯通,是永基的一个特殊的方式。好多的人,在追求古人的过程中,失去了古人与自我的联系,学古人像了古人,而不能突现出自己来,这种两张皮的学书程式使得许多人陷于僵滞而不能自拔。永基是把观摩临习与创作放在一个共生体中,同步性地完成,以古人的笔墨为自己风格的形成铺平了道路,而驾驭的神主是思考,减去了许多弯道的徘徊。

我们总结颜柳书风的根本特点,提出了颜筋柳骨,首先我们感到了提炼的精妙简洁,又可以使每个人普通的人有着实际的感受,颜柳笔道上的差别,让一个“骨”字和一个“筋”字突现了出来,这种界定是可以深入到人体的内部去,永基先生对书帖的感悟,是在观摩中玩味的过程,对名家的东西,他不是用一时的冲动去占有,而是用自己的心得来提炼,加深感性认识这一过程,并且通过自我的笔墨实践注入自我审美理想之后,再提升到理论的高度,所以他的感性认识是饱满的,理性提升是成熟的。在他的自我创作中,也是尽力抑制过多的感情冲突,把理性驾驭放到支配的主导地位,很少有冲动改变它理性思考形成的书法既定模式。创作的复现不受外在的冲击,能一任自我,顺畅的表现出来,把驭意识的强化不是一般人所能及,我们评定永基的风格内涵,可以说是一种筋力流泻。

永基的书法风格在努力向清雅挺进,火气的狂放的粗糙的笔墨在很早以前已经作出了清除。当风格靠向了雅逸,使转也就是以经络展为表征,骨力的洞达降到了次要的地位,让笔道在理性的铺陈中舒泻出来,达到了一种自我追求的自然。

                                                                                        2010年2月12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