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的文學創作其他

书画纵横 / 2013-07-29 09:34

米芾的文學創作

米芾的詩文作品相當豐富,他曾合輯成多達一百卷的《山林集》,南宋劉克莊就曾提到:「米元章有帖云:『老弟《山林集》多於《眉陽集》,然不襲古人一句。』」由此可知,他的作品數量極為豐富,甚至超越了文壇巨擘蘇軾;可惜的是,如今只有少部分留存,其中部分收錄於南宋初年編輯的《寶晉英光集》,部分則藉著現存書跡傳世,不論何者均為探索米芾生活經歷與人際交遊的寶貴資料。

米芾的詩文作品體裁廣泛,其中包括了古詩(歌行體)、絕句、律詩等型態;若依內容與題材區分,則有贈詩、唱和、雅集與紀遊等多樣主題。其詩文的特色為用句獨樹一格,造語推陳出新。時人對他的詩作已多所褒獎,譬如宰輔王安石就曾摘錄米芾的佳句書寫於扇面上;另外,蘇軾更對他的詩賦稱譽有加,並提到:「若此賦當過古人,不論今世也。」由此得知,米芾在文學的成就與價值,獲得當時文學領袖的讚賞與肯定。

贈詩、唱和與雅集

「贈詩」是指以詩贈友,也包括為朋友送行的場合;有時候,詩人們則會以「唱和」的方式來酬答、餽贈朋友;更有甚者,會以盛大的文人「雅集」方式來擴大交流層面,相互唱和或贈詩。也因此,不論是贈詩、唱和、還是雅集,都在米芾的人際網絡扮演著重要的媒介,透過研讀他與友人的贈詩與酬答唱和,除了能瞭解其交遊或仕宦的心境,也勾勒出他生活的概括樣貌,可作為觀察人生經歷與人際關係的重要途徑。

三吳帖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三吳有丈夫,氣欲吞海水。開口論世事,借箸對天子。瑞節高如松,一歲幾繁使。秋水浮湘月,罇酒屢覯止。言別不可攀,寥虛看雲駛。

 這首五言古詩是米芾早年在湖南長沙任職時,寫給友人的送行之作。當時米芾剛步入仕途,或許與這位友人際遇相似,表達共有的理想抱負與雄心壯志。米芾稱讚對方為三吳(古代蘇州﹑湖州﹑吳江一帶的通稱,今江蘇南方)的大丈夫,具有如海水般恢宏的氣度,不凡的政治抱負,清高的志節,以及豪邁不羈的胸懷。詩的尾聯表達看著友人像浮雲般離去,難以再次相聚的落寞心境。

蜀素帖.擬古詩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青松勁挺姿,凌霄恥屈盤。種種出枝葉,牽連上松端。秋花起絳烟,旖旎雲錦殷。不羞不自立,舒光射丸丸。柏見吐子效,鶴疑縮頸還。青松本無華,安得保歲寒。龜鶴年壽齊,羽介所託殊。種種是靈物,相得忘形軀。鶴有沖霄心,龜厭曳尾居。以竹兩附口,相將上雲衢。報汝慎勿語,一語墮泥塗。

米芾用兩首以物擬人的五言古詩作為寓言,以幽默趣味的譬喻訴說個人的仕途志向。前一首以「青松」的勁直挺拔,比喻對方如同坦蕩的君子,並稱揚「青松」樸實無華,恰好與各種攀附其上的雜花野卉形成對比。後一首則以「鶴」比喻對方,以「龜」比喻自己,說明鶴與龜兩種靈物壽命相近,卻有著全然不同的際遇:鶴有一飛沖天的理想,於是口銜竹片,讓龜咬著另一端,希望一起往上飛,而鶴還悉心告誡龜,不能隨意說話,以免又墮入泥淖之中;米芾藉此引申感謝對方的提攜之情,也順道自嘲好發議論的個性。

蜀素帖.入境寄集賢林舍人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揚帆載月遠相過,佳氣蔥蔥聽誦歌。路不拾遺知政肅,野多滯穗是時和。天分秋暑資吟興,晴獻溪山入醉哦。便捉蟾蜍共研墨,綵牋書盡翦江波。

此首七言律詩為米芾乘船前往浙江湖州途中所作寄贈林希。途中所見均為治安良好,糧作豐收,社會一片詳和的景象。如此良辰美景令米芾陶醉,他也期待即將到來的文會雅集,能夠讓他盡情於詩酒、翰墨之中。

蜀素帖.送王渙之彥舟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集英春殿鳴捎歇,神武天臨光下澈。鴻臚初唱第一聲,白面王郎年十八。神武樂育天下造,不使敲枰使傳道。衣錦東南第一州,棘璧湖山兩清(清點去)照。襄陽野老漁竿客,不愛紛華愛泉石。相逢不約約無逆,輿握古書同岸幘。淫朋嬖黨初相慕,濯髮洒心求易慮。翩翩遼鶴雲中侶,土苴尪鴟那一顧。邇(業點去)來器業何深至,湛湛具區無底沚。可憐一點終不易,枉駕殷勤尋漫仕。漫仕平生四方走,多與英才並肩肘。少有俳辭能罵鬼,老學鴟夷漫存口。一官聊具三徑資,取捨殊塗莫迴首。

王渙之是米芾與林希的共同朋友,這首七言古詩為王氏剛由杭州(浙江杭州)教授升官,途經吳興(江蘇吳興),米芾特別為他送行所作。詩中稱讚王渙之以年方十八歲便已考上進士,少年有成,聞名鄉里,卻與無官一身輕的米芾相約,共同徜徉於山林之中,當時兩人皆不慕虛榮,情誼相繫,米芾想起自己一直都在仕途上漫遊,而卻無所成,不禁感慨萬千。

蜀素帖.和林公峴山之作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皎皎中天月,團團徑千里。震澤乃一水,所占已過二。娑羅即峴山,謬云形大地。地惟東吳偏,山水古佳麗。中有皎皎人,瓊衣玉為珥。位維列仙長,學與千年對。幽摻久獨處,迢迢願招類。金颸帶秋威,欻逐雲檣至。朝隮輿馭飈,暮返光浮袂。雲盲有風駈,蟾餮有刀利。亭亭太陰宮,無乃瞻星氣。興深夷險一,理洞軒裳偽。紛紛夸俗勞,坦坦忘懷易。浩浩將我行,蠢蠢須公起。

米芾此首五言古詩是依著林希詩作的韻腳而寫成,表達他對林希的崇敬之心以及密切的往來。「峴山」有兩處,一位於湖北襄陽附近,一位在湖州(浙江湖州)境內,此處或指位於湖州者。米芾將「峴山」比擬成仙境,神仙乘駕秋風雲帆,倏忽而至,以雲霧星月為伴,通曉世事之險易,洞悉人事之虛假,詩人以此自況,期待能超脫一切俗世之紛擾,也希望將此通達自在又虛無縹緲的心境,分享給摯友得知。

蜀素帖.重九會郡樓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山清氣爽九秋天,黃菊紅茱滿泛船。千里結言寧有後,群賢畢至猥居前。杜郎閉客今焉是,謝守風流古所傳。獨把秋英緣底事,老來情味向詩偏。

此首七言古詩為米芾書於1088年農曆九月九日重陽節之際,這時他已抵達江蘇吳興,與林希等友人在當地郡樓聚會。在天清氣爽的秋季,一片繁花似錦的色彩中,群賢聚集,讓人回憶起晉朝的風流人物杜預和謝安舉辦雅集的盛況。

致希聲尺牘並詩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竹前槐後午陰繁,壺領華胥屢往還。雅興欲為十客具,人和端使一身閑。

元祐七年(1092),米芾首次出任雍丘(河南雍丘)地方的行政首長,他在信中謙虛的說:「芾非才當劇」(我不是人才卻擔當大任),受信人為黎錞,並附上七言絶句一首。詩中米芾回憶起數年前與朋友一起相聚、共遊山川,或是描寫雅集盛筵的歡樂情景,文字間充滿閒適自得的心情。

戲成呈司諫台座   台北國立故宮博物院

我思岳麓抱黃閣,飛泉元在半天落。石鯨吐出湔一里,赤日霧起陰紛薄。我曾坐石浸足眠,時項抵水洗背肩。客時效我病欲死,一夜轉筋著艾燃(關漼)。如今病渴擁爐坐,安得縮卻三十年。嗚呼!安得縮卻三十年,重往坐石浸足眠。

此七言歌行體為米芾追憶約三十年前,他在湖南長沙擔任官職時,遊歷瀑布及浸泡冷泉的景況與心情,受詩人應為官員陳瓘,此時米芾在汴京擔任「書畫學博士」的官職。米芾對比今、昔,發現健康狀況因疾病每況愈下,讓他自覺歲月飛逝與年華老去的快速,全詩充滿重溫舊事的情境,並懷著「老大徒傷悲」的感慨,似乎也向陳瓘表明年老力衰的身心狀態。

詩中首先形容瀑布的雄偉及壯闊,紛飛霧氣似乎能把赤日遮擋為陰天,米芾浸泡泉水並閉目休息,甚至把頸部放在流泉之下,以強大的衝力沖打頸、背與肩部;接著說早年友人關漼想要仿效他浸泡冰冷的泉水,卻因此罹患重病,只能整晚燃燒藥物治療筋骨;最後話鋒一轉,道出如今身體狀況甚差,只能圍著爐子取暖,感嘆無法重回三十年前的美好時光,不能再重享浸泡泉水的樂趣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