米芾《苕溪诗》卷劫后重生其他

书画纵横 / 2013-07-29 09:35

文汇读书周报  李兰

在中国古代书坛上,宋代大书家米芾的精品力作——行书《苕溪诗》卷,享有极高的声誉,被后世书家所追捧和仿效。

《苕溪诗》卷在世间流传900多年之后,于二十世纪初却遭到了最为严重的劫难。国宝与国家的命运息息相关。清朝灭亡后,《苕溪诗》卷被末代皇帝溥仪携至长春市,与众多的国宝级文物一同置于伪满洲国伪皇宫的小白楼内。伪满政权临覆灭时,溥仪出逃,看守小白楼的士兵便乘机蜂拥而上,将傀儡皇帝来不及带走的大批古代珍玩豪抢一空。由于侍从、士兵多没有文化,所以他们先抢金、玉,再抢字画,古籍善本则肆意践踏,毁之无数。《苕溪诗》卷在其中亦难逃厄运,遭到无情的破坏:原来明代名书家李东阳所篆引首“米南宫诗翰”五字被撕去,不知下落;包首锦一段也不知流向何处;前后隔水与书心被揉搓得不堪入目。更加使人痛心的是:书心第三首律诗第四行,下边撕毁一大块,残缺“知穹岂念通”句的“岂念”二字,“病觉养心动”句下残三字,“青冥不厌鸿”句缺“冥不厌”三字,“载酒过江东”句前缺“载酒”两字,总计残缺十字,看来想找回已失去的墨迹使之成为完璧,希望渺茫……米芾《苕溪诗卷》最终奇迹般地劫后还生,并能以较完整的面目出现在世人面前,诚属不幸中的万幸,此中还有一段鲜为人知的血泪史。

1963年至1964年,一名东北小伙两次来到国家文物局定点单位——北京荣宝斋,送来两包“破纸片”。在这些纸片中,有些碎片只有指甲大小,经过专家仔细拼接、抚平,两次送交的国宝书画总计有50余件,包括元代大书家赵孟頫的精品之作,米芾《苕溪诗》卷亦在其中。原来这些国宝残片是这位东北小伙子的父亲丁征龙于1945年9月8日在长春街头购得。回家路上,同行的三人中,有一个叫骆大昭的,杀死其父和另一个同伴。法网恢恢,骆最终被绳之以法。这个浸有鲜血的包裹便被小伙子的母亲收藏十八载,虽然家境贫穷,她本人亦不甚懂得这些碎纸片有何重大意义,然而她始终妥善保管这堆纸片;没有出售换钱,最后将其献给国家。米芾《苕溪诗》卷的失而复得,受到了文物界极大关注,古书画鉴定家张珩先生临终前曾说,能亲见《苕溪诗》真迹,“这辈子行了,死了也值得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