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考证米芾“第一山”到底为谁而提?(2)其他

书画纵横 / 旅途上的游魂 / 2013-07-29 09:49

二、米芾身世、一生徙居地、米芾书法随年龄的特征

在考证当代各山的“第一山”真伪之前,我们先对米芾生平先作一个了解。

米芾(1051~1107或1108),中国北宋书法家,画家,书画理论家。初名黻,后改芾,字元章,号襄阳居士、襄阳漫士、鹿门居士、海岳外史、淮阳外史,又有中岳外史、净名庵主、溪堂、无碍居士,晚年号米老等。祖籍太原,后迁居湖北襄阳,长期居润州(今江苏镇江)直至终年。《宋史》称他为吴人,当误。盖因米芾嫁女于苏州,曾居其地。

米芾的五世祖是宋初勋臣米信,高祖、曾祖以上多为武职官吏,其父名佐,字光辅,官至武卫将年。这也可以作为佐证解释米芾出生地为太原的证据,武官嘛,在乱世之秋就应该驻守边疆。看官请看本考证之后的北宋时期疆界图,当年的太原府类似今天的新疆边疆。就如今天众多的新疆人在内地寻根自称XX省人一样,米芾也不能脱俗自称楚国氏之后(远祖为火正祝融、鬻熊),故自题偶作黻(芾)、楚国米黻(芾)、火正后人、鬻熊后人。因此也才有短时间的认祖归宗——年轻时寓居襄阳(今天的襄樊)。但从史料记载他21岁时即以任子身份被授予校书郎、30岁时任职长沙等来看,米芾应当在襄阳居住的时间不长,并且自从当官以后就离开襄阳分赴北宋王朝的各地任职。从米芾入仕为官来看,他离开襄阳的时间最晚也不会晚于他21岁,也就是公元1072年。

米芾的书法随年龄的变迁:据史料表明米芾虽自幼习书,但是他24岁在临桂龙隐岩题铭摩崖,略存气势,全无自成一家的影子;30岁时的《步辇图》题跋,亦使人深感天资实逊学力。在元佑三年(公元1088)书写的《苕溪帖》、《殷令名头陀寺碑跋》、《蜀素帖》写于一个半月之内,风格却有较大的差异,还没有完全走出集古字的门槛。直到“既老始自成家,人见之,不知何以为主”时才最后完成了自己风格的确立,大概在五十岁(公元1101)前后。

另外,史学家还特别关注米氏改写“米芾”时的年龄。一般认为:他41岁(公元1091)起必写“芾”。这也见于翁方纲《米海岳年谱》: “按(米芾)《王子敬帖》跋云:‘崇宁元年五月十五日,易裱改装,时以芾字行,适一纪(十二年)。’据此云一纪,自崇宁元年计起,是其名写芾,在元佑六年(1091)辛未也。……时年四十一矣。……米海岳书画,凡有元佑六年以前作芾者,皆赝品也。黻在前,芾在后,悉可由此定之。……又按米书芾字,中间先作一横,然后自上以直贯下。此芾字下从市,读若分勿切,即芾字,与朝市之市,先上点而后横者迥异。凡米迹此字误作一点一横,草头下加市井之市者,皆伪迹也。”

由以上史料可知,米芾的书法定型自成一家以及落款提名“米芾”的书法字画都应该在他41岁以后,也就是公元1091年之后。

好了,有了以上背景资料,我们可以考证各地米芾“第一山”题词的真伪了。

三、江苏盱眙县南山最有可能是米芾“第一山”真正所指地

如今不怎么知名的江苏盱眙县,先说说在千年前为何如此有名。

自北宋大书法家米芾作《第一山怀古》诗,并挥毫书写“第一山”三个大字以后,人们改称南山为第一山。该山左翠屏峰,右揽凤坡岭,背倚清风山,面向长淮,气势巍峨。山上树木葱郁,楼阁掩映其中,自然风景极佳,尤为诱人的是第一山题刻。

据清光绪《盱眙县志稿》记载:第一山碑刻,包括敬一书院、试院、文庙、瑞岩观、县署的碑刻,正、草、篆、行皆有,具有一定历史和艺术价值。原不题跋88块,记载25块,诗56块,共169块。均系摩岩石刻,及碑刻,多属宋、元、明、清历代名家题留。诗词并茂,字体齐全。

现存的第一山题刻有摩崖88块和碑碣78块。摩崖主要分布在秀岩、瑞岩和西域寺,碑碣除了在玻璃泉见到的,主要放在淮山堂、翠屏堂、明伦堂。第一山题刻记录了宋、元、明、清、民国五代名家、政要的手迹,具有极高的历史文化价值,其正、草、隶、篆、行五体书法石刻艺术堪称国之瑰宝。题刻中有文学家、书画家的手迹,如宋代的苏轼、米芾、蔡元长、刘焘、杨万里,元代的赵孟頫、余阕,明代的李东、吴伯朋、李先芳,清代的张鹏鬲翮、陶澍等;还有翰林、大学士、总督、尚书等高官,列入《中国名人大词典》的就达32人之多。

在秀岩的摩崖石刻中,右侧上方苏轼手书的行书《行香子》词最为著名,词与书都是极品。由于政治原因,署名被凿去。这首题词明清县志都没有记载,本县考古学者秦士芝先生在八十年代初发现了它,引起文化界的关注。经千年风雨,苔痕斑驳,文字残缺,但依然透出大诗人的过人才情。

右下脚的六人联句勒于明洪武十六年(1383年),楷书十六行。有两人吟道:“地控吴楚雄,气钟乾坤秀”(于守礼)、“登临怀旷远,俯仰周宇宙”(陈刚)。其时生于盱眙的明太祖开国不久,诗人口气甚大,写出了盱眙作为朱明帝里的盛大气象。陈刚积学而不试,是个清高的人。

六人联句左上为北宋崇宁五年(1106年)米芾所题,可见米字的跌宕多姿。从米芾初来盱眙到这时已有十年,次年他就去世了。这几行字差不多是米芾的绝笔。米芾虽然老态龙钟,但笔力不减当年,愈见炉火纯青,实属难得。联袂而来的张大亨也是文学家苏轼、张耒的文友。

唐宋以来,为何登临此山的达官骚人乃至天下顶级名流,多得难以计数?南宋大诗人陆游来此作《盱眙军翠屏堂记》,道出个中原因:盱眙为“天下重地”进京者和出使者、南舟和北舟往来必入淮。早在春秋时,吴王夫差为了与中原各国打交道,就开邗沟入淮,沟通了江淮。隋朝开大运河连通了南北与东西。隋、唐、宋都定都中原,东南漕运,由扬州、楚州溯淮水而上,经盱眙入汴河,因此,来往于江南鱼米之乡与长安、汴京之间都必经盱眙。在隋唐以来形成的逶迤千里的交通大动脉上,盱眙恰好扼东西咽喉,据南北要冲,是一个重要枢纽。在水运时代,再大的官、再大的名人也不能坐飞机,要减少长途旅行的颠簸,只能走这条水道,这帮人经常在汴淮交汇的盱眙落帆抛锚,漫游第一山,弄出一些文人“雅事”来。久而久之,山上群贤毕至,盛况空前。这山也就成了誉满天下的文化名山。而题刻只是名士诗文的一小部分。有意思的是,北宋还制定了一个水上交通规则,也就是在山上发现的一块北“仪制令”碑,碑文为:贱辟贵、少辟老、轻辟重。

由此可知,在中国历史上,盱眙是一个无论政治、经济抑或军事等的必经之地。

对于米芾在盱眙南山题下“第一山”诗及碑文,虽然真迹不存,但是有较多的史料可以佐证:第一、该“第一山”诗尚存,著作年份落实(公元1097年);第二、史学家考证米芾自成一体的书法风格定型在他50岁左右(公元1101年);第三、米芾题字落款“米芾”在他41岁之后(公元1091年)。上面第一条与第二、第三条基本吻合。因此盱眙南山最有可能是今天大家争论不休的米芾“第一山”的最初出处。但是没有真迹,就不敢百分之一百地肯定这个结论。

四、泰山次之,但证据不足

位于泰山岱庙的碑刻“第一山”是真实地存在着一块石碑(见文后照片),碑上的落款为“米芾书”3个字,立碑时间无从考证。关于这幅作品的来历,历来众说纷纭,流传比较普遍的传说,则是在徽宗时期,朝廷内的一位宰相,在游览泰山后,认为泰山才是天下第一,因此想书写一幅字,却又因书法水平不足,便急令米芾赶来泰山,让其书写“第一山”这3个字。米芾当时年事已高,来到后,顿觉不适,但有令在先,只好挥毫书写,当“第一”两个字写完后,便倒在地上,昏了过去,久求相似字体而不可得。有一天,一位官员到泰山游览时,看到一个店小二用布在桌子上写字,就上前问,能否写一个“山”字,店小二立刻就用桌布在桌子上写下了一个“山”字,官员看后大喜,于是便把这个“山”字与米芾写的字连接起来,组成了“第一山”,并刻在了碑上。

事实上,这个传说恐怕不足以证明米芾作品上那个“山”字的来历。但是关于泰山米芾“第一山”的文献资料也就这些,岱庙里的“第一山”三个字无从考证是否皆为米芾所书。鉴于“泰山”自秦始皇统一中国来在中国历史上各朝各代所处的地位,米芾为之题“第一山”也存在着一定合情合理的解释。但是证据不充分也是客观事实。

五、武当山的支持严重不足

虽然米芾在武当山附近居住过,并有别号之一为襄阳居士,但从他入仕的年龄以及书法定型、“米芾”的“芾”字落款定型来看,米芾所书“第一山”只有极小可能性为“武当山”所题。但是确实也没有完全可以否定的证据。

虽然当地有名有姓地提及“第一山”真迹石碑存在,可惜我等众多的世人都没有看到。好歹泰山“岱庙”还可以展出那块石碑,而武当山却只有一块现代的“第一山”石碑(见照片)。

至于关于武当山“第一山”碑刻的美丽传说,那艺术化的描述更不可用作史料考证了。

六、结论:

综上所述,米芾之题“第一山”最有可能的是现今江苏盱眙县南山。以上为楼主对米芾“第一山”尽力考证之后的结论。

不过,仁者见仁、智者见智,加上本是言论自由的现代社会,因此不同的人可能会持有不同的观点,也是因为现今自认为可配称“第一山”的各处地方没有米芾“第一山”的直接证据所致。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