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安成 论米芾与吴琚的书法特点评述

书画纵横 / 刘安成 / 2013-07-29 10:16

从风樯阵马  到遒润尔雅  

在中国历代书法大家中,宋代的米芾应算作一位书艺精湛而又颇具个性的人物。其书法超迈俊逸、八面生姿、风樯阵马、跌宕磊落、师古而不泥古,形成了自己独具个性的艺术风格,为同时代以及而后的众多书家推崇备至以至争相仿效。然在众多的追随者中,真正得到米老笔墨神韵者,当首推南宋著名词人、书法家吴琚。

吴琚书法神气飞扬、纵肆飘逸而又筋骨雄强,遒润尔雅,字里行间浸润着米书的神韵,所传世的作品都颇类米书特点,其相似程度几无出其右者。从米芾到吴琚,可说是一脉相承、少有迥异。但如果从二人书作的细微处观察以及从各自的性格、家世环境来分析,又各有特点。

米书的分布和结体,在统一中求变化,在变化中趋于统一,把字形笔划的裹与藏、肥与瘦、疏与密、繁与简等对立的因素融为一体,使其书作力求稳而不俗、险而不怪、老而不枯、润而不肥,骨、肉、脂泽兼而备之。在章法分布上,既重视整体的气韵,又兼及局部的完美,书写时左顾右盼、前后呼应。行与行、字与字之间有正有侧、有偃有仰、姿态万千、生动活泼。书写前意在笔先、成竹在胸;书写时随遇就势、独出机巧、不拘一格、变化多端。作品中时常出现??侧奇崛的体势,在很大程度上增强了米芾跌宕磊落的风姿以及迅疾跳荡的神采,完全是一派天真烂漫、无拘无束的势态。

这些特点在米芾著名的《苕溪诗帖》、《蜀素帖》、《多景楼诗帖》、《吴江舟中帖》等法帖中体现得非常充分。

纵观吴琚的书作,在如上特点上酷似米芾。吴琚工诗词而尤精瀚墨,擅正、行草体,极工大字。他的书法颇具米芾神采,但其用笔上已趋向舒缓,其字的转折、顿挫明显了许多。在他的笔下,米南宫的『刷字』功夫变成了中侧锋有机的结合。因此,吴琚之点画持重磊落、流动清晰,线条凝练蕴藉,温文尔雅,结体上多沿用了大王的『内』之法,但也不乏浑然外拓之处。尽管有??侧,然平正却是其主流。这些特征在吴琚的《杂诗帖》中均有体现,如『神物』、『楚王山』、『乔木』、『扬畔』、『风雷』等。

在运笔方面,米芾曾自称『刷字』,并藉以区别别人的『勒字』、『排字』、『描字』、『画字』等等。在运笔过程中追求笔与墨的相辅相成。本于笔而成于墨,笔不为墨所累,墨也不游离于笔之外,纯熟之极然后浑然天成。在笔法上讲究『无往不收,无垂不缩』、『细如髭发也圆』。米书笔法上的变化之多,历来为各代评论家所公认,他自己也得意地说:『善书者只有一笔,我独有四面』。『三字三画异』,也刻画了米书笔法多变化的风格。试想,一个简单的『三字』,米老也力避『三画』的平板死滞,力求在三画的长短、间距、起落笔以及呼应、映带都各不相同,以产生错综多变的美感。总之,米书最善于在正??、偃仰、向背、转折、顿挫中形成飘逸超迈的气势和沉着痛快的风格。

而在吴琚的书法中,不仅将米芾如上的艺术特色如数予以消化、吸收,又在此基础上有了自己独到的风格。仍以其《杂诗帖》为例,其中的『天』、『可』、『木』、『解』等都有米芾的影子。这些字中『横』画尤其是从米芾那里学来的笔法。在米书中,『蟹爪钩』应是米老从大王那里化为己用的。『来』字的竖笔弯度较大,『束』字竖笔较为垂直。米芾处理类似于这两字的『钩』时,把弯度较大的『来』字的钩往斜上方钩出,把较为垂直的『束』字的竖钩往左平推出钩。吴琚正是准确地把握了这一特征。在他所写的『东』字中,其竖钩写法时而垂直,时而??斜,但都能按米老的处理方式来加以处理。在『之』字底的写法中,米芾出手可以说是很有特色的,如『遂』、『适』等字,吴琚忠实地继承了米老的写法,从起笔到结尾处甚至每一个细节笔画的形态,几乎是和米老如出一辙,惟妙惟肖,可见吴琚于米书用功颇深。

再来看吴琚的另一书作《禀报帖》。此帖的用笔、挥洒自如、提按使转分明,颇得米老笔法。若与《苕溪诗帖》、《蜀素帖》、《多景楼帖》比较,笔势姿态及趣味多有相似。如『伏』、『具』、『势』、『遂』等字。

吴琚虽然学米『刷』字和侧锋之法因而使其书写沉著痛快、富含变化,但同时也注意参用了中锋绞转之笔,故提按委婉、骨力内蕴且浑然遒劲、多有新意。这一点上与米书有较明显的差异。其点画的凝练圆润,表现出极强的力度。无论在线条的质感上抑或结体的形态上,既具备了米书俊逸洒脱、痛快淋漓的形神,且又区别于米芾的纵横恣肆,剑拔弩张。

然而,米芾毕竟是米芾,吴琚毕竟是吴琚,米芾的书法艺术特点既然极富个性,就不是吴琚等追随者轻而易举就能全盘弄到手的。虽然吴琚已在相当高的程度上领悟到了米芾的笔意,但在实际运用中,毕竟是不如米老『心手双畅』,要做到既不失挺拔又不失委婉,尚属不易。如吴琚作品中的『载』字,整体上呈纵势,而横向上却无一笔来打破这一纵势,显得单调、乏味、失之生动;相比之下,米老就显得得心应手得多,也高明、巧妙得多。他机警地将『载』字的第二横伸长,便使整个字更加紧凑而又生动活泼。

另外,吴琚的身世、生活环境、个人性情以及各方面的背景,也决定了其书作与米老是有一定差别的。吴琚自小生长在官宦之家,其家族在书法上也有一定造诣。吴琚幼承庭训,日有临池,且善词翰,虽为皇室贵胄,然从不以此自骄,而以谦和温润出现,这也在一定程度上决定了他的书作少了米芾气焰烁人的桀骜之态,而多了峻峭圆熟、平稳温和以及俊美和谐。就『书如其人』的一般道理而言也完全可以解释得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