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興録 米芾文集流傳考辨(2)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07-29 10:50

亦有誤米芾爲朱芾者。明方以智《通雅》卷四○云:“《墨莊漫録》曰:‘崇寧中,朱芾爲太常博士,詔以黄庭小楷作千文以獻,賜白金十六笏。’”此顯然有誤,崇寧中爲太常博士又寫黄庭經小楷字上進的是米芾。宋張邦基《墨莊漫録》卷二有“崇寧中,初興書畫學,米芾元章方爲太常博士,奉詔以黄庭小楷作千文以獻”。可見是方以智誤把米芾寫成朱芾了。

米芾墨迹爲人珍愛,米芾書法作品中多有自作詩,因此,後人誤把米芾書法墨迹中的作品都收爲米芾詩。如《雜咏》(《全宋詩》第12278頁)詩,前九句乃李白《白紵詞》之一。詩後米芾附有四句:“弦歌興罷拂衣返,棄米何嘗有俸錢?恩自大鈞能逐物,衹應訪藥是優賢。”玩其詞意,似乎是在某地聽弦歌李白《白紵詞》,興盡拂衣而返,揮毫書寫李白詩後,自己加了四句。後人便誤收在一起作米芾詩了。明曹學佺對此辨析較清楚。他编《石倉歷代詩選》,卷四四著録李白此詩,卷一四六録後加四句,題爲《雜咏》,列米芾名下,加以區別,衹是未斷明二者的關係。

傳爲米芾詩詞文者,存疑的有三。

其一,《驅蝗蟲詩》。宋周紫芝《竹坡詩話》載:

米元章少時作邑,會歲大旱,遣吏捕蝗甚急。有鄰邑宰忽移文責之,謂吏驅蝗入境,元章取公牒作一絕大書其背而遣之云:“蝗蟲本是天灾,不由人力擠排。若是敝邑遣去,卻煩貴縣發來。”見者大笑。

宋何薳撰《春渚記聞》卷二載《雍丘驅蝗詩》,文字有所不同:

米元章爲雍丘令,適旱,蝗大起,而鄰尉司焚瘗後遂致滋蔓,即責里正並力捕除,或言盡緣雍丘驅逐過此,尉亦輕脫,即移文載里正之語,致牒雍丘,請各務打撲收埋本處地分,勿以鄰國爲壑者。時元章方與客飯,視牒大笑,取筆大批其後付之云:“蝗蟲元是空飛物,天遣來爲百姓灾。本縣若還驅得去,貴司卻請打回來。”傳者無不絕倒。

兩處記載故事大體相同,詩文不同,一爲六言,一爲七言。周紫芝言米芾少時任某地方官作,何薳言米芾任雍丘令時作。據清翁方綱《米海岳年譜》,米芾始知雍丘縣(今河南杞縣)在北宋哲宗元祐七年(1092年),時米芾四十二歲,四十四歲離任,自然不應稱“少時”。又,《江南通志》卷一九六指其爲米芾知無爲軍時作。

南宋葉夢得《避暑録話》卷下載此事,版本又有所不同:

錢穆甫爲如皋令,會歲旱蝗發,而泰興令獨紿郡將云:“縣界無蝗。”而蝗大起,郡將詰之,令辭窮乃言:“縣本無蝗,蓋自如皋飛來。”仍(乃)檄如皋,請嚴捕蝗,無使侵鄰境。穆甫得檄,輒書其紙尾報之曰:“蝗蟲本是天灾,即非縣令不才。既自敝邑飛去,卻請貴縣押來。”未幾傳至郡下,無不絕倒。

故事發生地點變爲如皋,主人公换作如皋縣令錢穆甫。他如明彭大翼《山堂肆考》、明陶宗儀《說郛》、清潘永因《宋稗類鈔》、清陸曾禹《欽定康濟録》等都記載有這個故事,蓋抄自宋周紫芝或葉夢得之書。因此詩寫得詼諧幽默,與米芾率性癡顛行徑相符,故後人多將著作權歸屬米芾。

其二,《滿庭芳》(雅燕飛觴)。四庫全書《寶晉英光集》和《淮海詞》同載此詞,唐圭璋編《全宋詞》將其收在秦觀名下,米芾名下不録。米芾《寶晉英光集》在此詞前有一段文字:“紹聖甲戌暮春與周仁熟試賜茶,書此樂章。中岳外史米元章書。”米芾沒有注明此詞是秦觀作,所書可能是自己所作,也有可能是別人之作。清《御選歷代詩餘》引《襄陽書畫考》則明指爲米芾自作:“米元章與周熟仁試賜茶于甘露寺,作《滿庭芳》詞,墨迹爲世所重。其警句云:‘輕濤起,香生玉麈,雪濺紫甌圓。’推爲獨絕。”《宋詞鑒鑒賞辭典》載陳永正先生賞析文章將此詞列米芾名下。⑦

其三,《西園雅集圖記》,米芾文集未收。此文描繪蘇軾等十六位著名文人聚會情景,文詞精美。此文至遲至明代始見稱引,至清初始見全文。其圖是否爲李公麟所作,其雅集是否實有其事,早有争論,故無法斷定該文是否爲米芾所作。王水照先生說:“(此文)在目前既無法證實也無法證偽的情況下,仍不失爲一篇描述蘇門的精彩而有内容的文字,真實傳達出蘇門的群體氛圍,具有重要的文獻價值。”⑧因此,該文暫時列爲米芾的存疑作品。

米芾《寶晉英光集》漏收了《研山銘》:

五色水,浮昆侖。潭在頂,出黑雲。掛龍怪,爍電痕。下震霆,澤厚坤。極變化。闔道門。

此作2002年從日本徵集回國,故宫博物院以近三千萬元的天價買回收藏。這件作品在明汪砢玉《珊瑚網》卷一七、明張丑《真迹日録》卷一和清卞永譽《書畫彙考》卷二七有記載,皆缺“霆、厚坤”三字。這件墨迹現被文物專家鑑定爲真迹。

《寶晉英光集》漏收詞二首。《全宋詞》據《續選草堂詩餘》卷上補收《浣溪沙·野眺》(日射平溪),又據明汪砢玉《珊瑚網·名畫題跋》卷六收《醉太平》(風爐煮茶)。前首詞清《御選歷代詩餘》卷六亦載;第二首詞後有寶林顧起元題跋,斷爲“老米小詞真迹”,故二首應爲漏收米芾作品。

《寶晉英光集》漏收散文《易說》一篇。此文見於明汪砢玉《珊瑚網》卷六,又見於清卞永譽《書畫彙考》卷一一。

綜上所考,米芾生前有文集《山林集》一百卷,大部份在宋室南渡之際銷毁。南渡後岳珂編爲《寶晉集》十四卷,此輯再次散佚。後人陸續輯佚重編,至遲在明代就有八卷本《寶晉英光集》行世,後收入四庫全書。另有傳爲其孫米憲輯佚所編《山林集拾遺》,與四庫本篇目基本相同。經考,今人重輯的米芾集子中至少誤收詩十首,存疑者有詩一首、詞一首、文一篇,斷定爲漏收者有詩十首、詞二首、散文一篇。

 

注释:
    ①北京大學古文獻研究所:《全宋詩》第19册,北京:北京大學出版社,1995,第12554頁。
    ②米芾:《寶晉英光集·序》,《四庫全書》第1116,上海:上海古籍出版社,1985,第93頁。
    ③蘇軾:《與米元章二十八首》,《蘇東坡全集》,北京:燕山出版社,1998,第4028頁。
    ④參見張如安:《〈全宋詩〉六位名家佚詩小考》,載《寧波大學學報》第16卷,2003年第4期。
    ⑤參見陳新等編:《全宋詩訂補》,鄭州:大象出版社,2005,第284~288頁。
    ⑥載西北大學編:《中國古代文學研究高層論壇論文集》,北京:中華書局,2004。所補二句詩爲:“賢佐乘時爲國生;申伯默儲嵩岳氣。”原載《全宋詩》25册16645頁,乃與韓駒等聯句作《上傅守生辰詩(集句)》。
    ⑦唐圭璋等编:《宋詞鑒賞辭典》,上海:上海辭書出版社,第874頁,1988。
    ⑧王水照:《走近“蘇海”——蘇軾研究的幾點反思》,載《王水照自選集》,上海:上海教育出版社,2000,第397頁。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