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武 米芾书风对南宋产生影响的原因初探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07-29 10:53

转自网络

米芾是中国艺术史上最杰出的人物之一,他与蔡襄、苏轼、黄庭坚并称宋四大书家。北宋灭亡后,南宋书坛掀起了一股学习苏、黄、米书风的热潮,其中高宗赵构以帝王之尊垂青米芾书风,这是南宋米芾书风形成的推动因素,南北文化的交融是米芾书风依赖的外部社会文化环境,《绍兴米帖》的传播使得学米之风达到高潮。

[作者简介]孙成武(1976— ),男,江苏连云港人,助教,硕士。湛江师范学院美术学院,研究方向:书法艺术。

在中国书法发展史上,“宋四家”尤其是苏轼、黄庭坚和米芾的实践与努力,标志着宋代书法的复兴,他们三人另辟蹊径,闯出了一条与唐人的丰碑巨制不同的“尚意”新路,取得了堪与晋唐比肩的辉煌成就,对后世产生了极其深远的影响。苏、黄二人是有着辉煌功业和文学成就的,而米芾单以书法一艺列入“宋四家”之中,足以说明后人对其书法艺术成就的认可和推崇。有南宋一代,学习米芾书法者除了高宗赵构当首推其子米友仁和吴琚。米友仁书法全学其父,比其父更强调结体上的摆动和欹侧,整体错落分明,但笔力显然不及其父。吴琚是米芾书法的忠实追随者,明代董其昌说:“吴琚书自米南宫外一步不窥。”几乎可以和米芾的书法达到乱真的地步。除此之外,南宋书学米芾者还有张即之、陆游、范成大、张孝祥以及王升、刘焘、赵孟坚等等。

米芾书法对南宋产生影响的原因是多方面的,是复杂的。这种复杂性至少表现在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宋代是中国思想史上一个变风气的时代,不仅书法,其他艺术形式也在变化之中,诸多原因介入书法思想,使“尚意”成了宋人书法思想的核心。唐代书法是在浓厚的崇王的思想下开始的,由于唐太宗对王羲之的极力推崇等原因,王羲之书法成为书法的正宗。唐代书法取仕,大批读书人习楷作楷,意在踏入仕途。自中唐以后,“古风”渐衰,代之而起的,是城市市民的享乐主义,所谓市民文艺运用而生。潮流如此,民俗相附,书法也因城市的繁荣而广为市民所用。到了宋代,由于制度的影响,皇室的嗜爱,艺术思想的变化,社会各个阶层的精神需求等多方面原因,有宋一代,书法思想明显呈多元的形势,文人潜心于“墨戏”,书法成为文人精神生活的主要内容。也就是说,宋人书法重主观情绪的表现。在这种思想的交汇和碰撞时期,宋代书家的思想是极其复杂的。自《淳化阁帖》后,翻刻摹临者接踵,帖学大兴。刻帖的兴起,使有宋一代书家学书,有舍远择近之习。

第二,自古以来,文人士大夫以齐家、治国、平天下为己任。南宋士大夫因痛感靖康之辱和偏安苟存之耻,心态也十分复杂。在南宋一百五十多年的时间里,恢复中原的思想一直存在着,“王师北定中原日,家祭无忘告乃翁。”(陆游诗句)生动的写出了南宋文人内心渴望统一的心愿。国家的分裂,加之朝廷的无所作为,使得南宋士大夫文人产生了一种文化认同心理。终南宋时期,南方文化普遍承袭北方文化,无论在饮食、起居、娱乐活动到节日风俗,甚至南宋临安的语言都说开封话。这种文化认同也表现在书法艺术领域中,于是南宋学米、学苏、学黄的书家多不胜数,就是和南宋对峙的金朝学苏、学米的人也不少。
 第三,北南宋同为赵氏天下,政策与思想有着一脉相承的性质。南宋和北宋又有着政治、文化中心南北的区别。从东京到西湖这种地域的变化,与思想文化上的连贯产生了许多复杂现象,而且在书法艺术的传承上,南宋对北宋又有着一定程度的延续。诸如此类问题都对南宋米芾书风的形成产生着一定影响。

下面我们着重分析米芾书风对南宋产生影响的原因。

1、皇家推崇

宋高宗赵构在政务之余,游于翰墨,特别是在父亲赵佶的熏陶下花费时间来学习书法。赵构学书最早是学父皇徽宗。徽宗书学黄庭坚,遂高宗改学黄庭坚。宋人王应麟《玉海》卷三十四中的一段文字说:“高宗皇帝云章奎画,昭回于天。爰自飞龙之初,颇喜黄庭坚,后又采米芾;已而皆置不用,颛意羲、献父子,手追心摹,曾不数年,直与之齐驱并辔。”宋人杨万里《诚斋诗话》中也有类似的评述:“高宗初作黄字,天下翕然学黄字;后作米字,天下翕然学米字,最后作孙过庭字,故孝宗、太上皆作孙字”。上有所好,下必甚焉,赵构以帝王之尊垂青米芾书风,其他朝臣自然仿效。

汴京陷落后,徽宗重要的书画收藏尽没。高宗即位后,开始着手收藏古代艺术品,如同徽宗一样,南宋宫廷自然也少不了鉴赏家来鉴赏这些收集上来的古代艺术品,而高宗恰恰选定了米友仁来担任这项工作。因为米友仁是前朝最卓越的书画鉴定家米芾的儿子,高宗也深知这一工作非米友仁莫属。

周密《思陵书画记》中记载了米友仁当时的工作情况以及米友仁为皇家鉴定书画的范围。米友仁鉴定书画的范围有上中等唐代的书画真迹,钩摹六朝时期的画迹,以及米芾临摹晋唐的杂书和米芾杂文简牍等。

从周密的记载中,我们还可以知道,米友仁对待不同的书迹所做的鉴定跋语是不同的。其中题于自己父亲米芾所临摹王羲之诸帖后面的鉴定跋语很明显地是一种带有评论意味的跋语。我们不禁要问,为什么米友仁区别对待不同的书呢?无疑米友仁心中是很清楚的,这样就会使自己父亲的书迹得到皇帝的特别注意,从而引起其他更多人的注意,这是使自己的家声得以发扬光大的一个很好的契机。下面是米友仁在父亲米芾所临的六朝书迹后的跋语:

羲之七帖,先臣芾中年所临,此字有云烟卷舒翔动之气,非善双钩所能得其妙,精刻石者所能形容其一二也。绍兴丙辰十二月初七日,臣友仁审定。[1](p172)

米友仁身为朝廷的书画鉴定家,对先父米芾的书迹特别地予以关照,也就加深了高宗皇帝对米芾的兴趣。反过来,也正因为高宗对米芾的兴趣,也使得米友仁得以擢升这一职务。在普通人看来,这是一份多么荣耀的工作啊!为此,米友仁也感到由衷地自豪和一种自傲。米友仁在一段题跋中充分流露出了这种自傲和得意的神色。

羲之真迹四帖,麻纸上书,先臣芾旧所藏,其二得于职方员外郎刘泾,其二得于大相国寺僧清道,偶合逢,有唐室贞观小玺文,大观间已献御府,……先臣帝所藏晋唐真迹,无日不展于几上,手不释笔临学之,夜必收入小箧,置枕边乃眠,好之之笃,至于如此,实一世好学所共知。此帖乃先臣芾中年手临,今得秘于绍兴嗣圣天府,实万世不朽之传,翰墨之学,出类拔萃,必有神物护持,亦可谓荣遇矣。今臣忽得经目一阅,恭跋于后。臣又继膺宸翰所临以赐,伏睹笔意快逸,意在笔先,字字纵心,皆相连属,龙鸾飞翔,眩映观睹,深得羲之法度,好处非愚臣所敢率易窥颂,得以宝之十袭,传示云来,臣之一门父子预荣,实千载未易逢之幸也。绍兴七年闰十月二日,臣米友仁书。[1](p172-173)

米友仁除了在给皇家鉴定书画时对其父米芾的书迹特别地予以关照之外,就是平常的题跋也区别对待不同的书迹。我们来看米友仁《灵峰行记帖跋》:

易安居士一日携前人墨迹临顾,中有先子留题,拜观不胜感泣。先子寻常为字,但乘兴而为之。今之数句,可比黄金千两耳,呵呵。敷文阁直学士,右朝议大夫,提举佑神观友仁谨跋。[1](p183)

诸如此类的“可比黄金千两”,以及“有云烟卷舒翔动之气”,“字画超妙入神”等语都是米友仁对其父亲的赞扬。米友仁是米芾的长子,传承父风的孝亲工作应该是很清楚的。

宋高宗使南宋一度掀起了学米的高潮,从而使南宋出现了书法兴盛的局面。高宗本人书法水平就很高,又加之作为帝王的影响,南宋初期书坛自然以高宗为中心,复古前代书风或延续因循之风极为明显。书坛名家吴琚、张即之、陆游、范成大、张孝祥以及王升等辈也大都处在学米者之列。

2、南北文化的交融

南北宋同是赵氏天下,在统一的皇权之下必然有着广泛的文化传播与交融。北宋时期,北方中原文化居于中心地位,其对周边乃至全国都有着强烈的辐射力,但是南方经济的迅速发展,其文化的自身特征也保持着强劲的势头,并对北方文化产生着渗透。及至南宋,都城从开封避难至杭州,突然间的地域跳跃,文化中心由北移至南。金灭北宋,北方大片土地被占领。在被占领之前,北方人口大量南迁,“建炎南渡”,“中原之民翕然来归,扶老携幼相属于道。”[2](p11958)在这些移民中,绝大多数为官僚士大夫、富人和有气节的士人,或是有着一技之长能就易地而谋生的工商业者,而农民却很少,因为农民离开土地一般无法生存。这样有着较好文化素质的大量北方移民带着固有的北方文化,进入南方之后对南方产生着影响。杭州作为南宋都城,其南渡之后更是荟萃了北方最为优秀的各类文化之人,北方文化以其最强大的团体势力牢牢地占据着杭州各行各业。杭州在建炎中曾为高宗驻跸地,升为临安府。绍兴二年(1132)高宗率文武百官迁入。八年(1138)正式以临安为行在所,定都于此。临安周围经济发达,风景秀丽,作为南宋首都更对北方移民具有极大的吸引力,成为北方移民的分布中心。南宋文献这样记载:“西北人以驻跸之地,辐辏骈集。”[3](p2858)“大驾初驻跸临安,故都及四方士民商贾辐辏。”[4](p104)“中朝人物,悉会于行在。”[5](p86)北方文化在南宋杭州的传播与影响几乎是各个方面的,而且其效应具有一种长期性,欲从根本上来改变南方文化的性质。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