孙成武 米芾书风对南宋产生影响的原因初探(2)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07-29 10:53

随着地域的由北而南,北方大批优秀的文化之人来到了南方,带来了北方的各种文化和风俗,南方可以说来了一次全盘北化。南宋文人耐得翁在其《都城纪胜?序》中说:“圣朝祖宗开国,就都于汴,而风俗典礼,西方仰之为师。自高宗皇帝驻跸于杭……虽市肆与京师相侔。”[6]可见其“风俗典礼”一如继往地承袭北方的风格。在这股强劲的北风之下,南宋的书法艺术也承袭着北宋的风格,北宋苏、黄、米三家的书风在南宋大兴其道。

陆游云:

建炎以来,尚苏氏文章,学者翕然从之,而蜀士尤盛,亦有语曰:“苏文熟,吃羊肉;苏文生,吃菜羹。”[4](p100)

当时学苏的人就不用说有多少了,学米的人也为数很多。《书林藻鉴》云:

蔡较守旧,嗣音最少,苏、黄、米皆尚新变者,黄门法乳亦微,苏、米宗风,独为畅矣。[7](p116)

陆游就说过“近岁苏、黄、米芾书盛行,前辈如李西台、宋宣献、蔡君谟、苏才翁兄弟书皆废”的话,可以断言,南宋书坛学苏轼的人最多,学米芾的人次之,学黄庭坚的人又次之,可见三家书风的影响力。

3、刻帖的传播

宋代刻帖大兴,较集中的保存了历代名书法帖,这对书法艺术的广泛传播及其影响的扩大大有裨益。因为历代以来优秀的书法墨迹经战乱后留存的越来越少,而且多藏于皇帝的宫中内府,其余的多在少数收藏家的手里,一般的人是不易看到真迹的,这给学习书法带来了一定的难度。刻帖的广泛传播,学书者受其影响甚大,这对书风的形成有着一种导向作用。前面我们已经提到了《绍兴米帖》的刻成和流行,使得米芾书迹在南宋社会广泛的传播开来,从而掀起了南宋学书人纷纷学习米体的热潮。丹纳在《艺术哲学》中说:

精神气候仿佛在各种才干中作着“选择”,只允许某几类才干发展而多多少少排斥别的,……时代的趋向始终占着统治地位。……群众思想和社会风气的压力,给艺术家定下一条发展的路,不是压制艺术家,就是逼他改弦易辙。[8](p34)

由于《淳化阁帖》的刻成,朝野掀起了一股刻帖的风潮,官方以续刻《法帖》的名目出现,私家刻帖也是应有尽有。特别是到了南宋,公私刻帖更盛,还出现了专门刻某家书迹的专帖。《宝真斋法书赞》云:“中兴初,思陵以万几之暇垂意笔法,始好黄庭坚书,故《戒石之铭》以颁,而方国一札遂皆似之。后复好公书,以其子敷文阁直学士友仁待清燕,而宸翰之体遂大变,……故绍兴间公书尽归九禁而世罕传。”[9](p293)由于高宗酷爱米芾书法,出内府所藏,刻帖十卷,是为《绍兴米帖》,并颁赐王公大臣。之后,岳珂搜集到的米芾书法刻成的《英光堂帖》,这两种都是南宋所刻的米芾专帖。此外,南宋淳祐间刻的《松桂堂帖》,南宋开禧前后韩侂胄的《阅古堂帖》(即《群玉堂帖》),曾宏父的《凤墅帖》以及曹之格续刻米芾《宝晋斋帖》而成的《宝晋斋法帖》,都刻有米芾的法书,还包括米芾临写的王羲之书法。

宋室南渡,书画真迹被洗劫一空,刻帖的发展填补了这一空缺,为书法艺术提供了大量的临摹范本,南宋刻帖已经发展到以当时人的书法上石的刻法,尤其是北宋四家,时代不远,刻工亦精,分布又广,使得社会各阶层的学书人都较容易获得,这就大大的激发了学书人就近取材的学书热情。就一般的学书人来讲,北宋的书法墨迹远远比晋、唐的墨迹多得多,而且比学晋人、学唐人要上手的快,容易学得象,大家纷纷向之,遂成为一种时代风气。这也是米芾书风在南宋有人大量学习的一个原因。南宋费衮在《梁溪漫志》卷九中记载了这样一件事:

陈寺丞(昱),闲乐先生伯修之子也。少好学书,尝于闲乐枕屏,效米元章笔迹,书少陵诗。一日,元章过闲乐,见而惊焉。闲乐命出拜,元章即使之书,喜甚,因授以作字提笔之法,曰:“以腕著纸,则笔端有指力无臂力也。”陈问曰:“提笔亦可作小楷乎?”元章笑,因顾小史索纸,书其所作《进黼扆赞表》,笔画端谨,字如蝇头,而位置规橅皆若大字。父子相顾叹服,因请其法,元章曰:“此无他,惟自今已往,每作字时,不可一字不提笔,久久当自熟矣。”[10](p5)

再者,自古以来,人们都有崇拜名人的习惯,就象我们今天的追星一族。米芾(当然也包括苏轼、黄庭坚等)在那个时代,无疑就是众多学书者所追求的明星。米芾不仅在文化界有着崇高的地位,又在书画创作上独树一帜,加上米芾本人激情洋溢而又怪癖的性格,自会吸引人们的眼球,也会成为人们争相谈论的话题,南宋留下的很多名人笔记中都谈到米芾怪癖的性格,可见米芾在人们心目中的地位。如此以来,自然会形成一股强大的吸引力和人格魅力,就象一块磁铁一般,使能够有幸看到米芾书迹的人,都无法避开“这是米芾的手笔”这一心理暗示。大师就是大师,在他的身后自然而然地会形成一批强大的追随者,人们在面对米芾书作的同时,就如同面对米芾这个人,给人留下无穷遐想的空间和余地,人们就把书作连同米芾这个人视作一种完美的载体。这是人类的一种共同的名人崇拜心理。

诚然,分析一种书风对某一个历史时期产生影响的原因是很困难的。有时我们似乎已经知道它的某些方面的原因,但总是不能全面地有系统地说出这种原因的来龙去脉。从这个意义上说,这或许是一件吃力不讨好的差事。无论你说出几种原因,总会有人说还不够全面。再者,有人还会批评说,你所说的某某原因是不可论证的等等。我们说,虽然这些研究并不能完全还原历史的本来面目,因为任何一种文化现象,都无法将其从复杂而交融的社会文化有机体中抽取出来。然而,对研究历史的人来说,我们总是企图让“往昔”恢复生命,但我们能真正接近那“往昔”吗?尽管如此,还是没能阻止人们对历史研究的浓厚兴趣。

参考文献:
 [1]曾枣庄,刘琳.全宋文[M].上海:上海辞书出版社,合肥:安徽教育出版社,2006.
 [2]脱脱等.宋史[M].北京:中华书局,1977.
 [3]李心传.建炎以来系年要录[M].北京:中华书局,1988.
 [4]陆游.老学庵笔记[M].北京:中华书局,1979.
 [5]陆游.渭南文集[M].北京:中国书店,1986.
 [6]耐得翁.都城纪胜[M].秘册汇涵本.2003.
 [7]马宗霍.书林藻鉴[M].北京:文物出版社,1984.
 [8]丹纳.艺术哲学[M].北京:人民文学出版社,1963.
 [9]卢辅圣.中国书画全书(第二册)[M].上海:上海书画出版社,1992.
 [10]费衮.梁溪漫志[M].上海:上海书店,1990.
 Discussion of Mi Fu's calligraphy style on the reasons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Sun Cheng-wu
 (School of Art, Zhanjiang Normal College, Zhanjiang, Guangdong 524048, China)
 Abstract:
Mi Fu is one of the most outstanding personage in chinese art history. Cai Xiang, Su Shi, Huang Ting-jian and he is called four great calligraphists in Song Dynasty. After Northern Song Dynasty is destroyed, the calligraphists of the Southern Song Dynasty have contributed a lot to inherit the distinct calligraphy style of Su, Huang and Mi. Song Gao Zong, the emperor, favored Mi Fu a lot, which is the driving factor that Mi Fu's calligraphy style forms. The communication of the South and the North culture is the outer social culture environment of Mi Fu's calligraphy style .The spread of Shao Xing Mi Tie makes learning from Mi to the climax.
 Key words: Mi Fu; calligraphy style; influence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