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米芾 宝晋英光集(18)文论

书画纵横 / 2013-07-29 11:52
吴可《藏海诗话》引韩驹之言,谓【芾诗有恶无凡】。岳珂序引《思陵翰墨志》曰【芾之诗,文语无蹈袭,出风烟之上,觉其词翰似有凌云之气(案此条今本《思陵翰墨志》不载)】...

元丰二年暮春之初米元章书

题持古良医妙技(二十六条并不标题)

华陀反死回生。俞氏剖腹视病。张氏隔肤视膜。斯同道也。

向与一相识(阙)横粘,如是卷如何。许南叔善为令。政声流于邻壤。

右军《快雪时晴帖》真字在苏志东房,今居吴郡。

张颠书贺八,清鉴风流,千载人也。帖凡七纸,苏太简家物,液献章子厚也。

赵子立收笔阵图,前有右军真迹并笔样手势图,后为章子厚取之,使吴匠制,甚入用。今,吴有其遗制。近知此书在章持房下。

晋画古贤十人,失其名。在苏太简孙之颜,位人间名画也。

李重光作此种纸,以供澄心堂用,其出不一,以池州马牙硾浆者为上品。此乃饶纸,不入墨,致字少风神也。

枢密林文节观吾家右军书,叹息久之。一日云【贞观印,阁下有一轴,相去五六寸,乃是两枚。亦有相合者,不相当也。】余闻之内愠,不敢发视者月余。一旦忘之,既开,皆不相当。忽悟文节语,即驰告公,曰【使君愈宝重也】。

涟水陈生善作重山复岭、古木瀑泉,近世少及,皆若真山,不以雕锼细巧为美。

吾老年方得琅琊紫金石,与余家所收右军砚无异,人间第一品也,端歙皆出其下。新得右军紫金砚石,力疾书数日也。吾不来斯,不复用此石矣。

汉画龙已如今,则剑饰所刻。头圆者周龙也。

蒋永仲作松,赠昙秀。吾题云【撑云既奇倔,怒节更坚瘦。】怒为露也。

好事家所收帖有如篆籕者,回视二王,顿有尘意。晋人书帖是也。

谢奕之浑然天成,谢安之清迈真宜,批子敬帖尾也。其帖首尾印记多与敝笥所收同,君倩唐氏陈氏之类玊轴古锦,皆故物希世之珍,不可尽言。恨不能同赏。归即追写数十幅,顿失故步,可笑可笑。

陆珫,字士瑶,或云【陆统】,有一字如此不识(统一作玩)。

武帝书,纸靡溃而墨色如新,有墨处不破。吁!岂临学所能,欲令人弃笔砚也。古人得此等书,临学安得不臻妙境。独写唐人笔札,意格尪弱,岂有胜理。其气象有若太古之人,自然淳野之质。张长史、怀素,岂能臻其藩篱耶?昔归公跋。赵令时,古帖得之矣,欲尽举一奁书,易一二帖,恐未许也。今日已懒开箧,但磨墨终日,追想一二字,以自慰也。

学书。谓贵用翰;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所以古人书各各不同,若一一相似,则奴书也。其次要得笔,谓筋骨皮肉、脂泽风神皆全,犹一佳士也。又笔笔不同,三字三画,异形作意,重轻不同,出于天真,自然神异。又,书非以使毫使毫行墨而已。其浑然天成如莼丝是也。故得笔,则虽细为髭发亦圆,不得,虽粗如椽,亦偏。此虽心得亦可学。

入学之理,先写壁作字,必悬手以锋抵壁,久之必自得趣也。余初学颜,七八岁也。字,至大一幅,写简不成,后见栁而慕,紧结乃学栁金刚经。久之,知出于欧,乃学欧,久之,如印板。排笇乃慕褚,而学最久。又慕段季展,转折肥美,八面皆全。久之,觉段全绎兰亭,遂并看法帖,入晋魏,平淡,弃钟左而师,师宜官刘宽碑是也。篆便爱诅楚石鼓文。又,悟竹简以竹聿行,漆而鼎铭,妙古先焉。其书壁以沈传师为主,小字大不取也。大不取也。

退之云【羲之俗,书趁姿媚。】此公不独为石鼓发想,亦见此等物耳。

《名画记》载京兆尹黎干印。曰:黎氏此帖,前后载者是栁书。后一帖半贞观印剪除不去,故不入开元御府。

僧权,即《徐谢帖》、《怀珍王帖》,怀充,皆梁武帝书证也。

世南呈非虞笔,后人妄添,可洗除。

孝先,本朝宰相王曾。也尝跋中令送梨帖。

芾。芾名连姓,合之楚姓米,芊是古字,屈下笔,乃芾字。如三代芥芥大夫字,合刻印记之义。元祐中,为左藏隰守刘季孙跋题。

刘季孙于从行,八百置得羲献帖。苏轼要芾小研山,不与。季孙遂以此帖来易,与之芾爱帖,许之。王诜借山去已一月。闻欲易帖,渠自欲山,恐易了,遂百简索,不还。至季孙赴任数日,乃还山,无人追及,遂不及易。季孙卒以二十千,其子卖。王防【父知太原】得之。二三年间,以数种好玩,于防处易,不成。季孙为两浙路分司,章惇要,不与。苏轼秦观等有诗题其后。今皆除了润州见时犹在。轼、观、惇等共题书曰【惟辟玊食。夫至玩玊食,非人主则人臣,孰堪之?乃是神物护持,并合归上圣。】

吴生画,遍阅一世,未有此比。若入御府,未装间,望假一日使诸生识,世间不复有也。(诸生至今未给食)

马唐画,非干笔,少圆润秀气,与芾家天王同。往往,世间此等画,便假名吴生,甚众。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