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米芾 宝晋英光集(4)文论

书画纵横 / 2013-07-29 11:52
吴可《藏海诗话》引韩驹之言,谓【芾诗有恶无凡】。岳珂序引《思陵翰墨志》曰【芾之诗,文语无蹈袭,出风烟之上,觉其词翰似有凌云之气(案此条今本《思陵翰墨志》不载)】...

若夫,真符秉中,万派朝宗。稽颡纳质,不黩兵锋。版图入而地合,氛祲明其大同。远琛近贾,千里不风,鉴湛一色,折苇可通。其或,弱吹砌鳞,疾颷涌山,九地出没,千峰上攒,如岭并亘,连云俱还,长鲸齿巨,天吴腹斑,闰运未既,生民道艰,宜乎?曹郎托词以按甲,怫郁而永叹也。

吾每登是宇,览是土,当日杲,天清岚,开练布,邀太平。君子,引吴醇,舞越女,破千岁之长忧,掷森然之万古。有杞初登,由仪再旅,至甚醉而乃去也。

登黄鹤台下临金山赋

余登黄鹤之高台,临紫金之奇岫。下风轮以盘根,中百川而露秀。抱群山之胜势,俨化城之宝构。二塔立而角具,五洲落而珠鬭。幽怪集而洪钟举,梵侣萃而香积奏。泛海涛以出像,过龙宫而一嗅。水府明威以护法,神龙降光于秘咒。航冥阳之津涂,会四海之奔走。其或浮玊(金山之名)掩雾,石簰落潮,倒洪流而夜响;援淡墨其难描。灵鼍屹乎波起,天花雨而仙遨。有时,江练夜白,秋清月高。冰壶无底,下彻秋毫。吾尝中〈氵霝〉弭楫,寒露泫袍,追夸父以逐日,呼龙伯以连鳌,得长鲸而可跨,或拔剑以逐蛟。吾方老丹徒,此戏卒未艾也。每回舆兹台,招酒侣,命文毫,剧太平藻饰之谈,以穷年而逍遥也。

天马赋(并序)

高公绘君素,家有【唐  韩干  图于阗所进黄马】一轴。马翘举雄杰,余感今无此马,故作赋云。

方唐牧之至盛,有天骨之超俊,勒四十万之数,而随方以分色焉,此马居其中以为镇。目星角而电发,蹄踠踣以风迅。鬐龙颙以孤起,耳凤耸而双峻。翠华建而出步,阊阖下而轻喷。低驽群而不嘶,横秋风以独韵。若夫,跃溪舒急,冒絮征叛。直突则建德项絷,横驰则世充领断。皆绝材以比德,敢伺蹶而致吝。岂肯浪逐苜蓿之坡,盖当下视八方之骏。高标雄跨而狮子攘狞,逸气下衰而照夜矜稳。于是,风靡格頺,色妙才骀,入仗不动,终日如坏。乃得玊为衔饰,绣作鞍儓(台?),枣秣粟豢,肉胀筋埋,其报德也。盖不如,偷卢噬盗,策蹇胜柴。铸黄蜗而吐水,画白泽以除灾。但觉,驼垂就节,鼠伏防猜。怒虽甚厉,驯号斯谐。誓俯首以毕世,未伏枥以兴怀。嗟乎!所谓英风顿尽,冗仗高排。若不市骏骨致龙媒如此马者,一旦天子,巡朔方,升乔岳,扫四塞之尘,校岐阳之猎,则飞黄騕褭,蹑云追电,何所从而遽来?!

蚕赋(新添。见英光堂帖。或云非公所作。俟考。)

里有织妇,蓍簪葛帔,颜色憔悴,喟然而让于蚕曰:

予女工也。惟化治丝枲是司,惟服勤组紃是力。

世受蚕事,以蕃天财。

尔之未生,我则浴尔种以俟化;

尔之既育,我则饬其器以只事。

尔食有节,我则采柔桑以荐焉;

尔处不慁,我则佴温室以养焉。

尔,惟有神,我则蠲其祀而未尝渎也;

尔,惟欲蠒,我则趣其具而不敢慢也。

尔欲显素丝之洁,我则具缲盆,绎器以奉之;

尔欲布幅利之德,我则操鸣机,密杼以成之。

春夏之勤,则发蓬不及膏;

秋冬之织,则手胝无所代。

予之于子,可谓殚其力矣。

今天下,文绣被墙宇,予卒岁无褐。缇帛饰犬马,予终身恤纬。宁我未究其术,将尔忘力于我耶?

蚕应之曰:

嘻!予虽微生,亦禀元气,上符龙精,下同马类。

昔在上世,寝皮食肉,未知为冠冕衣裳之等也,未知御雪霜风雨之具也。

当斯之时,余得与蠕动之俦,相忘于生生之域。蠢然无见豢之乐,熙然无就烹之苦。

自大道既隐,圣人成能。

先蚕氏,利我之生,蕃我以术。因丝以代毳,因帛以易韦。幼者不寒,老者不病。

自是,民患弭而余生残矣。

然自五帝以降,虽天子之后,不敢加尊于我。

每岁命元日,亲率嫔御,祀于北郊,筑宫临川,献蠒成服。

非天地宗庙,黼黻无所备。非礼乐车服,旗常无所设。非驭祀,无制币;非聘贤,无束帛。

至纤至悉,衣被万物。女子无贵贱,皆尽心于蚕。

是以四海之大,亿民之众,无游手而有余帛矣。

秦汉而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