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 米芾 适意帖 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墨迹

书画纵横 / 2013-07-31 10:38
百五十千,与宗正争取苏氏《王略帖》(旁注:右军),获之。梁、唐御府跋记完备。黄秘阁知之,可问也。人生贵适意,吾友觑一玉格,十五年不入手,一旦光照宇宙,巍峨至前,...

米芾《适意帖》

米芾《适意帖》(又称《玉格帖》),纸本 行草书,纵23.5厘米,横35.9厘米,台北故宫博物院藏。

释文:

百五十千,与宗正争取苏氏《王略帖》(旁注:右军),获之。梁、唐御府跋记完备。黄秘阁知之,可问也。人生贵适意,吾友觑一玉格,十五年不入手,一旦光照宇宙,巍峨至前,去一百碎故纸,知他真伪,且各足所好而已,幸图之!米君若一旦先朝露,吾儿吝,万金不肯出。芾顿首。

1. 米芾最讲究笔法,能八面出锋。《适意帖》中,「百」字的锋芒含敛,「五」字上下出锋,「苏」字各处锋芒毕露,以及从其它一些字中可以看到他的腕灵笔活,沉着痛快,淋漓酣畅。

2. 米芾自己曾说过:「学书贵弄翰,谓把笔轻,自然手心虚,振迅天真,出于意外。」《适意帖》中有一些字真是「振迅天真」,越看越令人赞叹不已!且看「正」字的用笔,先是搭锋应接,既而向上形成小圆圈,紧接着又翻出一小圈,留下锐锋,其间轻重、虚实、擒纵、展拓,使人体味不尽,目不暇接,不可思议。在看一「府」字的用笔,先是尖峰下行,上边的尖峰正与「御」字的最末一笔的挑出相呼应,下边则一顿挑出细丝,并重顿写出一横。继而又出一左撇排出锋芒,而与内部「付」字的一撇上部锋芒却正是内外遥接,「付」字以撇下部又向上微显锋芒,「府」字的最后一笔又向内排出。我们可以看到这字的锋芒都向一个地方在凑集,这个中心便是那一横画的左端,全字中最粗实的地方,而整个字的中心亦布置在那端。这实在巧妙出人意外,自然天成!

3. 此帖中的结字也颇可玩味。「贵」字是一种倾与正的平衡技巧。「贵」上半部分成一斜倾势,而下面「贝」字以正势来补救。上半部分较短,下半部分较长,重心下移,故不至倒跌。十分含蓄的是,「贝」字左下脚撑出,右下脚紧缩,使人一看便坚信此字更不会倾倒。米芾在「集古字」中能化出自己许多样子来,使许多高明的书家,对他也不能不倾倒。

4. 此尺牍的行款极富艺术情趣。第一行是紧依中轴线。第二行「苏氏」起始尚正。「王略」以下向左偏斜。第四行上正下斜。第五行正,而下半空白。因此整个布白中间三行成下半部的三条平行斜向倾仄,好象在正巧为末一行空白的地方给予补救。边上两行的端正,与中间三行形成对比。中间几行上正下斜,也形成一行之中对比。凡此种种,尺牍在布白上也是一种米氏审美理想的表现。求变化,求跳跃,求猛厉奇伟,又求得整体平稳与和谐。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