成功申遗,我们应该向世界 展现什么样的“中国书法” 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09:24

书法申遗,是一个文化主权问题。过去,在我们已知的联合国非遗申报名录中,中国只有古琴、木卡姆、长调、昆曲4项成功,而中国传承了数千年的书法却没有被列入其中。据说,前些年日本以“书道”、韩国以“书艺”都在申遗,他们一旦抢先申遗成功,我们这个书法原创国的形象无疑会自惭形愧。认识到了问题的严重性,所以,多年来人们一直都在酝酿此事。2006年,中国书协、中国书法院共同开展“中国书法申遗”的相关工作,期间数年的全国“两会”上,赵丽宏、覃志刚、张海、申万胜、赵学敏等全国政协委员也多次提出保护书法可持续发展和建设中国书法馆的提议;2008年6月,“中国书法”被列入《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名录》,2008年9月,“中国书法”申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的正式文本和申遗宣传片等相关材料,以中华人民共和国的名义正式提交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到2009年年底,终于获得讨论通过,成为全人类的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之一。作为每一个书法爱好者,作为每一个中国人,我们都应当为之祝贺,为之欣喜,为之自豪,为之骄傲!

“中国书法”被列入“人类非物质文化遗产代表作名录”,对中国文化、中国书法意义非凡。北京大学书法艺术研究所所长王岳川说,目前国内的书法爱好者据说有4800万之众。而中国人民大学的海外文化调查则表明,中国书法已经超过京剧,成为海外各国人士辨识中国文化的一个重要象征,一个文化符号。过去西方人一般认为中国就是唱京剧的地方,现在西方人认同中国是写书法的地方。这是一个很重要的信息。大家一定记得,几年前韩国“端午祭”申遗成功给我们带来的精神冲击和教训。日本、韩国都对汉字书写形式空前重视,全社会崇尚书法,日本把书法作为“国魂教育”的一部分,这足以上升到关乎民族、国家文化尊严的层面了。不但韩国在抢先申报,日本也在不断强化“汉字是日本的”这种信息。所以说,申遗具有非常重要的意义。

可能有人会问:书法申遗,为什么要说是“中国书法”申遗?依我见,突出“中国”二字是说,书法是属于中国的书法,而不是日本的或韩国的书法,从本质上就是要正本清源——汉字是中华民族创造的;另一方面也是在重申,中国是书法的原创国。这也正是所谓“中国书法”申遗的双重意义。

中国艺术研究院中国书法院常务副院长李胜洪乐观地认为,“申遗的成功结束,意味着中国书法保护工程的开始。如何促使书法在当代社会能够按照其艺术规律健康发展等等,将是一项比申遗更重要、更复杂、更浩大的工程。”中国书协主席张海先生在其《由“中国书法”成功申遗引出的思考》一文中说:“书法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并指出,中国书法申遗工程的结束,意味着中国书法保护工程的开始,意味着书法艺术一个崭新时代的来临。中国书法申遗成功,是中国书法的一个新起点。书法界目前面临三个任务:第一是保护好珍贵的书法遗产,第二是传承好书法艺术,第三是努力推动书法艺术的创新和发展。

那么,“中国书法”成功申遗,我们应该做什么?到底怎样去做?对此,我曾做过一些思考;而思考最多的,是如何理解和把握“书法属于中国也属于世界”的深层涵义。推而广之,作为有责任的当代书法家,是否都清楚地知道目前的“中国书法”状况?是否深知要以自己的实际行动维护“中国书法”的尊严?今天、明天和未来,我们应该向世界人民展现什么样的“中国书法”?

下面,我谈三点看法。

一、        维护书法尊严,展现“中国书法”的本真面貌

什么是“中国书法”的尊严。依我见,站在当代主流的书法角度来审视,从书法传承、创新意义上说,“中国书法”的本真面貌,或者说根本面貌(包括书法的形式内涵、技术内涵和文化性、艺术性等),就是“中国书法”的尊严。而书法的本真面貌,可用一句话来概括:它应该是中国独有的、以汉字为根本表现对象的、具有线条变化和内蕴美感的艺术形式和文化形式。就是说,书法一是必须是书写汉字,其他文字或图式都与书法不相干,你可以写,可以表现,但不能称为书法;二是必须遵循书法独特的构形原理、线条语言和审美规律,运用笔墨技巧表现出千变万化的线条美感。“中国书法” 之所以叫书法,别的文字可以写出美感但不是书法,最根本的原因是,书法作为汉文字的 “连体儿”,自胚胎的血脉中就流动着艺术的元素,生就了中华民族的审美特性和艺术形式的独立性,所以说,书法这个月亮绝对比世界任何地方都圆、都亮。若是生搬硬套西方美术、美学中的某些观点,或与西方美术、美学中的某些观念混为一谈,便会削改中国书法特有的完整体系,最终滑向民族虚无的境地;三是书写素材(即所写内容)应是积极向上,要具有中华民族的和谐意志与踔厉精神。举个例子,记得一次书法展览评选中,有一幅四尺整纸写着“离婚”二字的榜书作品,书法水平蛮好,气势也很大,结果被评委们异口同声地拿掉。这说明,评委们至少是从书写素材(即所写内容)的角度维护了书法的尊严。

展现中国书法的本真面貌,一要守住传统根脉,二要遵循审美规律,三要把住艺术导向,强调在“继承创新”的基础上“百花齐放”,努力体现时代精神。同时,我们必须重视书法的承传接代问题,将这个问题放在时代的高度来认识、来解决。虽然当下从事书法的人成千上万,热度未减,但处在电脑时代,如果从“八零后”“九零后”青年一代的实际情况看并不乐观,他们或抱着键盘不放,对写字、书法不屑一顾;或不管结构,不悉用笔,任意胡涂乱抹,书法的本真面貌不仅在悄悄的改变乃至消失,而且,构成整个书法美学体系的艺术传统已处于濒危的边缘。因之,书法教育及其后继有人问题就显得尤为突出,我们必须引起高度重视,否则何谈书法的保护、传承与发展?好在,今年初的全国“两会”上传出一个消息,写字很可能将纳入全国中小学教育课程;前一段时间北京也有消息说已在付诸实施,毋庸置疑,这已经让我们看到了中国书法传承下去的希望。因为,中国书法发展之美好未来,就寄托在“八零后”“九零后”乃至“21世纪后”青少年的身上。

二、 强调书法涵载,展现“中国书法”的文化个性

事实上,“中国书法”不仅是一种独特个性的艺术形式,更是一种内涵十分丰富的民族文化形式,它是一种大国文化形象,关系到书法命运的今天、明天和未来。中央民族大学人类学研究所所长潘守永指出,“地球村的时代,书法不被理解,不能够交流,仿佛一个人说谁也不懂的话一样,即使中国有上百万的书家,书法作为一门艺术不能够传播,就是处于一种濒危的状态。书法要让世界了解。”那么,书法让世界了解什么?概言之,就是书法的艺术个性和文化精神。

毕业于安徽大学古文字研究方向的博士研究生万瑞杰,听到书法申遗成功后马上就想到了书法教育问题,他认为:书法在小学应该是学习课程,以养成好的书写习惯;中学应该是必修课程,以培养兴趣;大学应有选修课,以提高综合能力。事实上,一直以来,书法在中小学教育、行政办公、精英集团、学术框架四个方面被边缘化了。申遗成功会让书法从比较边缘的状态逐渐走向一个比较合适的状态,对各级书协以及中国上百万的书法家、上千万的书法爱好者会有一个振奋的作用,对于保护原创、鼓励创新,或是进一步地回归经典,也可能会有一定的促进作用。最关键的是,使得中国的书法爱好者、书法家、书法教育工作者找到一个向心、凝聚的力量。我认为书法和汉字同在,和中华民族同在。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2013/0803/1375498768876.jpg

秋子

秋子,本名申晓君,现为甘肃人民美术出版社编审。“敦煌风”倡导者,兰州大学客座教授...
热文榜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