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钟明善的《敦煌风吹长安城》谈起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09:54

作者:郭长存

最近看到几年前甘肃日报刊登钟明善先生的《敦煌风吹长安城》一文,很是欣喜。文章大概意思是代表了陕西书坛对甘肃同道赴陕办展表达了东道主的欢迎。从甘肃和陕西的历史文化渊源谈起,深入浅出,娓娓道出了陕甘文化并蒂同生、相互渗透的亲缘脉络。又从这个基础上提出观点:“秦是陕西的简称,但秦文化的肇端正在甘肃。”然后先生将范围聚焦于甘肃书坛,在以“敦煌风”为主线的大背景下,筛选了现今甘肃书坛的几位代表人物做了一一介绍。可不知什么原因,这次展览中,作为陕西籍“献身甘肃”的秋子先生未能参加,所以导致钟的文章在以“敦煌风”为引题展开笔墨的时候,忽略了一个重要的名字,也就是最早科学系统地提出“敦煌风”,长期以来思考研究、奔走呼吁“敦煌风”的秋子。秋子在书法理论界是个很有影响力的名字,《中国上古书法史》由商务印书馆出版,并获首届中国书法兰亭奖理论奖提名。中国社会出版社的《敦煌风漫话》从出版至今亦为众多研究文章所频频引用。可以说,秋子是这场“敦煌风”的发起人。当然“敦煌风”之所以能形成一种积极先进的风气,这背后必定是在成熟的历史条件下,无数艺术工作者探索努力之结果。“敦煌学”就是这种艺术素质的肥沃土壤。钟明善谈到:“‘敦煌学’已成为近代文化史上的显学。内涵无比丰富的敦煌文化宝库成就了许多佛学家、哲学家、史学家、美术学家、音乐家、舞蹈家、文学家、民俗学家,至于雕塑家、画家进入敦煌、走出敦煌、创造新时代的辉煌者大有人在。”实际上,“敦煌风”已经潜移默化的贯穿在人类智慧范围的各种活动里。见微知著的秋子先生以他学者的思维,提出打造甘肃书法的这面旗帜,起初也收效甚微,孤掌难鸣。不少书家简单的认为这是一种“追风”行为。“事实上,‘敦煌风’有着深厚的渊源基础和十分丰富的文化内涵。”2003年,甘肃省书协在兰州举行了一次“甘肃书法现状与发展战略研讨会”,会上对秋子在20世纪末提出的“敦煌风”构想开展了热烈讨论,并由斯达成共识:团结起来,扛起“敦煌风”大旗,广纳博蓄,共谋发展,打造陇军书法精神的“敦煌风”形象。自从这个会议精神正式讨论确立后,人们才重视到“敦煌风”的深远意义。而且旗帜的树立让甘肃的书法工作者信心为之大振。其实秋子早已身体力行,把这项目标的实现已经看作是势在必行的趋势。请看一段秋子的报告:“因为接受了省文化厅《文化志·书法篆刻部分》的编撰任务,我四处搜集资料,4月份还去了庆阳、平凉、天水等地,应该说收获很大,看到、搜集到很多不曾悉知的“敦煌风”史料。大致除了我们已经熟知的春秋《秦公簋》、战国《日书简》《墓主记》、秦代《诏版》、汉代《新莽量器铭》及众多简牍墨迹、《西狭颂》《敦煌遗书》《肃本淳化阁帖》等著名书迹外,甘肃还有很多好东西,如宁县新出土的北魏《大代碑》(此碑研究报告尚未发表,字口如新,书法很好);截至目前国内最早发现的纪年题记——炳灵寺的《崔琳题记》、北魏《王司徒墓志》;徽县的北宋《新修白水路记》;元代的《赵孟頫书赵世延家庙碑》;明代的《胡缵宗书早朝诗》《文征明诗碑》;清代碑刻风气大盛,依然现存的《登嘉峪关并序碑》(黄自元、郭嵩焘书跋)、《创修石峡道路碑记》,天水的集王羲之书《二妙三碑》(尤其集字杜甫《秦州杂咏》十分精彩),徽县的《大河店修路碑》;民国以来的《新建泾河长庆桥碑》《修建平凉八里河桥志》以及卓尼境内的行书摩崖《何世英饬炸峡石颂》等数以百计的历代摩崖碑刻,都可谓甘肃历代书法瑰宝,当然都是“敦煌风”的本然内涵。”实际上就说明“敦煌风”是有法可依,有源可据的已然实质。甘肃文化深厚的积淀本来理所应当屹立于文化大省之列,可是因为历史、地理原因形成的保守思想加上当地文化工作者自身缺乏运用新时代先进的交流模式,仍然守旧的蒙头研究、孤芳自赏。大量资源因为没有通源共享而导致知识成果的遗滞。外界对甘肃书法成就的了解远远不及甘肃对世界的了解多。“敦煌风”的提出,目的就是要将缺乏主动精神的甘肃书家唤醒。有人说“世界文明史演进到21世纪,不仅给芸芸众生带来了丰富多采的精神物质文化享受,而且也把地球上的各民族带到了开拓创新的新高峰,能不能抓住机遇,发展自己,以锐意进取的主动精神应对挑战?关键就在于一个国家一个民族是否具有先进文化所凝聚起来的创新精神和创造能力。”严昭柱先生在《先进文化:构建社会主义和谐社会的精神支撑》中提到“文化是一个民族的灵魂。文化建设,就是一个民族的灵魂的建设、精神世界的建设。在当代中国,发展先进文化就是发展面向现代化、面向世界、面向未来的,民族的科学的大众的社会主义文化。”要将我们地域性文化发掘出来,必须要提高到一个非常严肃与认真的高度上来。无疑,艺术工作者和非正规从事艺术工作者的责任重大。严先生接着说“一个社会是否和谐,在很大程度上取决于全体社会成员有没有共同的理想信念”,这个目标细化贯彻到书法上来说,就是生活在各个文化环境的书法家们是不是能将本地域的艺术特征展现出来,这当然不是一个绝对的概念,或者说权当作为参考,但是提醒我们在艺术实践时有没有这样一个清醒的思路?这个问题还待大家共同完善。中华民族的书法艺术是一门特殊的文化产物,在今天世界文化大融合、高度透明的时代里,包括书法艺术在内的各种祖国的非物质文化遗产都在于我们子孙后代去发扬。就像柯文辉先生说的,我们的书法艺术不能眼睁睁的就被送进博物馆里。在不同的地域文化背景下,各地书法工作者有相对的独立性和传承性,形成和组织起各自的地域风格团队,又为凝聚文化力量,推动书法文化发展会起到巨大的作用。我想,近年各地书协所组织“晋京展”产生如此举世瞩目的影响并非偶然因素。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