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掀起“敦煌风”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蔺生睿 / 2013-08-01 10:00

认识秋子先生有点戏剧性。起因是接受兰州晚报记者王文元采访,先讨论黄河上游水资源问题,继而聊到黄河文化,后来我们成了朋友。有一天,他对我说,你们老陕怪才多,秋子就是一位怪才,他接着如数家珍地说了秋子一大堆“怪”处,于是就有了想认识这位陕西乡党的冲动。

一次接待远方朋友,游览滨河风情线,在兰州龙源书法碑廊看到秋子的一幅行草碑刻,书法潇洒,飘逸有致,耐人寻味。后到水车大观园游览,又看到秋子先生留于人造瀑布前黄河石上的“叠翠瀑”篆书题石,如瀑飞下,古而不枯,流远酣畅。因此想结识这位陕西乡党的心情就多了一点迫切。

也许正应了“缘分”之说。兰州晚报召开座谈会,我们在座谈会上不期而遇。因为我在“明处”,早就铆上他了,所以当客套之后,我便给他戴了几顶大帽子:久闻大名,您是大书法家、书法理论家、红学家、作家。这位老陕很幽默地回答我:您不是开帽子工厂的吧?哈哈哈……我们就这样认识了。

有一天我冒昧地拜访了他,原来他还有两顶帽子:《文化博览》杂志总编、诗人。

一个集多种艺术才能为一身的人是很难评价的。秋子先生有这么多顶“帽子”,单评他的书法就比较困难了。这位老陕还真有点儿“怪”,聊了半天,就是不上套。对他的书法避而不谈,只讲他手头上的《文化博览》,讲如今读者的味口如何难调、办刊多不容易等等,这根本就不是我拜访他的目的。没法儿,只有我挑话题了。在我的“诱导”下,我们聊了书法聊了篆刻聊了当今的书法潮流,尔后又读了一本他的书法小册子,还欣赏了他的一幅书法真迹,对秋子先生有了初步认识:

一副老陕相,标准型身高,年约半百,并没发福,棱角分明的鼻梁上架了一幅玻璃片片,一头黑发没少一根,向后打理得整整齐齐,穿着整洁传统,说话正常没有云天雾地,没发现有王文元说的“怪”处,从头到脚透出一堆斯文和学者味,聊半天之后发现表里如一。

这位老陕对他的第二故乡——甘肃大地胸中藏满了热爱之情。他说,甘肃在历史上,对中国书法艺术有过很大的贡献,就是今天也是人才辈出。他幽默地说,甘肃是一片孕育伟大的土地,当今的几位国家领导人都在甘肃工作过;从甘肃走出的“国嘴”熠熠生辉;而当今甘肃的书法家们却鲜为人知。这是我们对甘肃书法成就宣传不到位的原因。

在人们思想高度活跃、物欲横流的今天,这位老陕不是积极推荐自己的书法成就,却在津津乐道甘肃书法同道的书艺与成就,这多少使人感到有点“反常”。要知道,好字是能卖钱的,把你的字推出去就行了,管那么多有什么意义。这可能就是他的怪异之处,也许因了他十九载军旅生涯的缘故,造就了他的团队意识:一个人全身是铁能打几多钉子?他的青春挥撒在甘肃大地,显然,他要在甘肃大地收获理想。

因此,他除了不停地进行书法实践外,全身心地致力于书法史论研究和对甘肃书法的评论推举。看看他近年陆续出版的部分著作,便可见其良苦用心之一斑:《中国上古书法史》、《敦煌风漫话》、《敦煌风秋子作品》、《敦煌风中青年书法家精品库》等等,其情彰然若现。

从随便罗列的秋子著作中,发现一个有趣的现象:他与敦煌有着异样的情缘。有其言志诗《情系敦煌》为证:

敦煌艺宝耀人间,

未了前生好梦圆。

佛佑若能身不老,

莫高读赏五千年。

难怪他想刮起“敦煌风”,还是一个情字所系。

秋子基于对甘肃大地的热爱和对甘肃书法过去、现在和将来的全面审视,于上世纪末提出“敦煌风”一说。什么是“敦煌风”?他于2001年在《九州书画报》上撰文,对“敦煌风”作出解释:“之所以提出‘敦煌风’这样一个可能让人匪夷所思的名词或者说概念,根本目的在于呼吁甘肃书家,努力继承和发扬甘肃书法的‘敦煌风’精神,筑基并打造‘敦煌风’流派,促导甘肃书坛也像河南的‘中原书风’、浙江的‘江南书风’、上海的‘海派书风’、辽宁的‘辽宁书风’、四川的‘巴蜀书风’等那样为甘肃书法亮起一块牌子……”。

后来,基于人们断章取义或不明就里的一些模糊认识,他又进一步作了阐释:“敦煌风不是什么组织,亦非诸如‘现象’、‘主义’之类。可以认为,他是一个响亮的群体宣言,一声鸣响于西部大开发中的世纪号召。‘敦煌风’代表着甘肃具有相当实力和艺术水准的书法家,可称为崛起于中国西部的正在形成之中的一个书法流派,即敦煌风书派”。

他是一位执著的人,认准了的事就要干到底,为了他心中的“敦煌风”,几乎忘记自己的存在,满世界“煽风”煽的都是“敦煌风”,为他的理想为甘肃书法为甘肃书道同仁奔走呼号:《“敦煌风”初探》《感悟“敦煌风”》《“敦煌风”答疑》《让“敦煌风”刮起来》《盘点“敦煌风”》……几乎到了连篇累牍的地步,其情其意令人感动令人起敬。

研究秋子后发现,秋子先生是位严肃的学者,他极力推出“敦煌风”不是一时的灵感更不是一时的冲动,甘肃大地具备刮起“敦煌风”的基本条件。甘肃书法有“四百年之辉——甘肃汉简;七百年之煌——敦煌文献;六面旗帜——“草圣”张芝、“善八分”梁鹄、“章草宗师”索靖、“行草大家”王了望、“陇上一杰”朱克敏;“书坛巨匠”魏振皆(皆为秋子语)。这些是“敦煌风”的基础条件。

兰州是甘肃政治经济中心,号称西北重镇,又是中国版图大陆块几何中心,黄河穿城而过,这是让甘肃人骄傲的地域环境。能让甘肃人骄傲的人文环境我以为是这里的包容性,多民族是其一,多移民是其二,这就决定这片土地的宽容性与多样性。当今兰州书界仁人志士在白塔山间修起“兰州碑林”,从古到今在甘肃留下足迹的书人都在这里留下了墨迹,恕我孤陋寡闻,这在全国能与之相比的也不是很多。这些是“敦煌风”的人文条件。

“敦煌风”刮起之时,便是甘肃书界春天降临之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