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借我诗心》做什么?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10:02
秋子先生诗集诗意猜读

作者:蔺生睿

《借我诗心》(作家出版社 2006年4月)是秋子先生新著诗集,遍览全书,首首皆有感而发,很少做作,还从字里行间流出一缕淡淡的清香,就产生了一点点爱意。诗是什么?诗是心路瞬间形象的闪现;诗是抒发情怀的载体;诗是情感迸发的狂想。

诗有两种,一种是写给自己读的,一般不示人;另一种是用来交流的,就如朋友聊天,你聊我听,我聊你听。“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是遇上了高人。读秋子先生的诗,我就产生了这种感觉。我本不懂诗,特别不懂今天常在报刊边角上见到的一些新诗,云山雾海,让人摸不着边际,甚至让人心生厌倦。然读了秋子先生诗,却有一种美酒沁人心脾的感觉,两杯下肚便飘飘欲仙了,这可能就是共鸣。《五十感怀》:

匆匆岁月似流萤,知命方觉世道形。

昔日狂言谈大纬,今时细语论小经。

秃锥一管常羞意,倔纸半张总败兴。

任伴吾身风雨雪,闲来濡墨自娱情。

诗人用字考究,意味悠长。其实了解秋子的人都知道,他在诗、书、印、文诸方面皆有成就,甚至在某些方面可称大家。然他又何出此感怀,是做作秀?是卖弄?只要细心读完“借我诗心”全集,再考察他的为人,便会知道,这是秋子先生心声的真实流露。谁没有年轻过?谁又不曾“昔日狂言谈大纬”?除非他发育不太正常。记得我上小学三年级时写的第一篇作文就受到老师的表扬,有一天老师问,你的理想是什么,我就信口答来:当作家!今日年过半百,“秃锥”扔掉一大堆,每每不见好文章,一旦忆起此“狂言”,便感无地自容。

秋子的《五十感怀》,前半阕写了他五十年的心路历程,后半阕便是他对人生的感悟。我怀疑这是写给我的,但又何曾不是对大家而言?就是自然科学家,当他功成名就,在某一方面成就辉煌的时候,也常常能听到“茫茫自然界,未知数太多了”的感慨。听功成名就的大家讲课,听得最多的最具共性的一句话就是:从小事做起。便是“今时细语论小经”了。

秋子先生在他的诗集自序中说,他的诗都没敢冠以什么“格、律、调”之类,多为打油。可别以为他的诗就真的没有“格、律、调”,那是诗人谦虚,他的诗不但有格有律,而且很有韵味和意境,按他的话说还有点儿“打油”。打油有什么不好,朗朗上口,读来亲切,不就是好诗吗?

金城河畔一抹霞,日羡星月隐云家。

兰山笑窥冰亲柳,白塔偷观雪戏花。

这是秋子先生咏雪的一首即兴诗,有点儿油更有点美。“笑窥、偷观、冰亲柳、雪戏花”用在此处,把兰山、白塔山、柳树、雪花全写活了,分明一对对恋人……油而不腻呀!

玫瑰流香自有洁,人间信打爱情牌。

花红草绿天然事,浪漫何须过此节。

这首诗秋子为其冠以《情人节叹》。爱情从古至今,是人类社会不朽的主题,知道有个雀桥会,怎么又来了个情人节?如今这开放的世界,五彩缤纷,把诗人的思绪搞乱了。传统文化功力颇深的秋子,用诗的形式记录了他此时的心境。在诗里他对男女之间崇高的爱情,用了一个“打”字,惟妙惟肖。不是男“打”女,也不是女“打”男,这个打是轻轻地打,“我愿她那细细的皮鞭,轻轻地打在我身上”。中国传统意义上的男情女爱讲究一个含蓄,没有这一文化背景,就不可能产生“梁山伯与祝英台”。从古至今,千千万万相濡以沫白头偕老的恩爱夫妻,甚至没听过对方一句“我爱你”。而如今又是送玫瑰,又是我爱你,中央电视台还开了“亲密爱人”栏目,让一些俏男靓女感动得泪流满面,这还不算,又过起了泊来的“情人节”,于是诗人发出感慨:“浪漫何须过此节?”

文如其人,诗如其人,读秋子的诗,发现他是一位很有思想的诗人,不是那种纯粹为诗而诗的诗人。《为圣人正义》:

孔圣从来倡孝忠,何曾视女小人同。

全因句读言传讹,误汝缠唯错与声。

女人,母亲一词的载体。都念母亲恩情重,却说女人为小人,这不是自相矛盾吗?伟大的思想家孔圣人是中国传统美德的首创者和践行者,何以如此不明世理,显然是后人“误汝缠唯错与声”。秋子先生用诗的形式,对孔圣人的“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作了最恰当的注解。这时我突然想起民族英雄岳飞“三十功名尘与土、八千里路云和月”的不朽名句。千百年来,这一脍炙人口的名句,鼓舞了多少仁人志士为国家、为民族、为理想而奋斗。然就有一位学者对这句词作了新解,令人耳目一新。他认为,就岳飞所处时代背景和文化氛围,他不可能将功名视为“尘与土”,岳飞忠于皇帝忠于国家,追求功名天经地义,这里只是他奋斗的心路历程的描写,为国家披星戴月,征战疆场,可亲可敬。后人将词意引深而用之,并不影响岳飞民族英雄的高大形象,恰恰相反,这正是他的伟大之处。秋子先生“为圣人正义”,正是还历史以真实:孔圣人没有那样污言女人,岳飞也没有那样“高、大、全”。他们都是历史伟人,他们又都不是神。

好文章是真实感情的流露,好诗是能打动人心的那种。时代已经走进21世纪,古人创立的“诗规”早已不再约束今人,但没有规矩不成方圆,你是诗人,你一句唱吟,陶醉了,颠狂了,你的那首诗我读了怎么就没有那种感觉?所以,诗还是应该有点儿“诗规”的。我们作诗可以不受古人“格律平仄”的约束,但总得有点韵味吧,有点意境吧,让人读懂吧?

今天吃了一碗面/感到有点儿凉意/钟声响了……

这是我在一张报纸副刊上读到的一首自由诗,作者不详或隐去,我没有读懂,秋子也不一定就能读懂。我猜可能诗人吃了一碗凉面,钟声响了是什么意思?说到这里,我似乎明白了秋子先生为什么把自己的诗集定名为《借我诗心》的用意。“借我”者,用我的情打动你的情,“诗心”者诗人的良心也。秋子先生的用意很明显:《借我诗心》的诗要让你读得懂,还要在你的心灵中引起共鸣。字斟句酌一番,还真遇到不少感动,便可见其用心之良苦。不知秋子先生同意我的看法或猜读?

说《借我诗心》集子里首首皆精品,显然有吹捧之嫌,有些诗句还有商榷的地方,但《借我诗心》是一本比较好的诗集。这时我脑子里突然闪现出一句最近颇流行的广告用语:“好酒,可以喝一点儿”。我在此借其韵而用之:《借我诗心》,好诗,可以读一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