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楷”浅议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10:16

2007年,在中国书协楷书委员会于石家庄召开的第一次主任会议上,旭宇先生破天荒地提出了创建“今楷”的主张。一石激起千层浪,顿时引起书坛内外的广泛关注和讨论。站在当今时代书法艺术发展的立场上,客观地说,创建“今楷”,发展“今楷”,是我们这一代书家肩负的历史使命和神圣职责,无疑具有划时代的开创性意义。对此,笔者也曾做过一些思考。本文就“今楷”的概念、书体样式及发展建议等提出一些浅见,与广大同仁商榷。

一、关于“今楷”的概念

首先,我们要弄清楚,什么是“今楷”?直白地说,似应理解为“创立并形成于当今时代的楷书书体”。如是说来,当今时代可谓继东汉魏晋之后、时隔二千年的又一个伟大时代!我们这一代人可真是走运——又一个(群)创“今”者就在我们这一代人中间!

关于“今”名,翻开中国书法发展史,大致仅有东汉张芝创“今草”,魏晋钟繇创“今隶”(“今隶”之名,一是相对于古隶而言把汉隶称之为今隶;二是楷书产生后始名亦称今隶)的载记,此后再未见过“今”类的新体出现。问题在于,历史上,大凡书体名称皆为后世所冠,如对八分的冠名,最早出现在卫恒的《四体书势》中,章草之名似是卫烁在其《笔阵图》中最早提出;而名之“今”(今草、今隶)者,则皆为唐代杰出书法理论家张怀瓘所称。由是可见,所有的书体都是产生在先,其名称冠定于后。而“今楷”呢?却是一个概念先行理论,它是相对于书法史上楷书发展的成果而提出的一个模糊概念,是先有名称,而书体样式尚在“腹中”。打个比方,“今”体就像口袋,历史的口袋是满的,今草、今隶之类早就存于囊中,我们想用可以随时去取;而“今楷”只是一只空口袋,正等着我们将“腹中之物”往里面装。这是区别,亦是难度,更是使命。很显然,我们这一代人肩上的担子不轻。但不管怎么说,“今楷”的提出,是书法艺术发展到当今这一伟大时代的众望所归,我们的心情是激动的,同时也深感责任之重大。但我们的态度是积极的,相信我们这一代人既有这个勇气,必有这个信心,当然更有这个能力,去把“腹中之物”装进伟大时代缝制的那只光灿灿的口袋。

二、“今楷”书体的样式

楷书自汉代产生,经钟繇、二王进一步完善,到唐代达到巅峰并形成一种法度森严、形态完美的书体。特别是唐代,由于太宗李世民推行隋代创立的科举制,确立以书取士(继之以书法铨选官吏)制度,同时在国子监中设书学博士,设立弘文馆令五品以上的京官入学,有力地促进了“尚法”格局的形成,并产生了以欧、虞、褚、薛、颜、柳等为代表的表现楷书最高法则的唐楷名家。唐以后,虽亦不乏像蔡襄、苏轼、黄庭坚、赵孟頫、沈度、文征明、董其昌等历代大家,但他们的楷书多以晋唐之法为宗,无一能越过晋唐巅峰。清代以来,由于碑刻、钟鼎、甲骨、简牍的发现与复兴,虽然楷则规范、表现出“乌、方、光”特点的“馆阁体”也盛行一时,但始终未能出现一个可与前此相提并论的楷书大家。究其原因,书法思想当随时代而发展、书法艺术的风格应体现时代精神,无疑是最根本的因素。

那么,在唐以后一千多年楷书式微这样一个背景下,“今楷”书体从何入手得以创立?它究竟应是何等样式?会是哪般风格形态?怎样体现时代精神呢?

楷者,楷模、范式、样板也。“今楷”者,就是指当今新创立的楷书书体也。以笔者拙见,抑或,它是取以魏晋唐诸法(但法度无须那么森严),勇于吸收其他艺术美的养分,略沾点他体(如隶书)和用笔上的“游丝引带”,具有“艺术地构形并书写”的意味,既非汉魏晋唐、又非宋元明清,是一种新创的“近行楷”书体;而且,书法风格可以是多样的、鲜活的、动态的、可变的,一句话,这个“今楷样板”不是固态的、静止的、一成不变的。由是,其书法精神亦必然是具有时代性的。而这个“样板”的创立,或是某个书家,或是某个群体;或在江南,或在塞北;或于明天,或于近年。诚然,任何一种书体的创立,都离不开社会的参与、认可和发扬。从这个意义上说,“今楷”书体、书风的产生和形成,是当今中国书坛共同的使命和志德,也是中国千百万书法家、书法理论家们共同的义不容辞的责任和义务。书法家们理应积极地参与创新实践,理论家们应给予尽可能的支持和研究探讨,通过大家的共同努力,“今楷”就不会只是一个理想中的海市蜃楼。

三、关于发展“今楷”的一点建议

“今楷”主张的提出,无疑是当届中国书协楷书委员会的最大贡献,也是书法发展的大目标、大任务。何以实现这个大目标、大任务?笔者有几点想法和建议:

第一,开辟“楷书大展”展项(以笔者见,各种书体都应该举办专项大展),为“今楷”催生。开辟楷书大展,就是把楷书从既定的“正书大展”中剥离出来(必要时将正书大展全部拆解,举办各种书体的专项大展)。这样做,似比举办扇面展、册页展更有意义。因为它只是展览名称的改变和展项的调整,即把现有一些展览的名称稍做更改,变成“书体展”,事实上并未改变展览的本来性质;反而,无论扇面、册页、斗方,还是条屏、立轴、手卷,表现形式会更为丰富;同时,这样做能激发广大书家的参与兴趣和创作热情,从而促进“今楷”的产生与形成。

第二,举办“楷书研讨会”,从理论上为“今楷”的产生创造一个和谐的发展环境。这就是说,在楷书专项展览的同时,应组织举办楷书艺术发展学术研讨会,积极发挥学术方面的力量,探讨、解决理论层面上的问题,出版理论文集,不断完善学术体系。中国书协还应通过创办媒体等方式,给予舆论上的引领和指导。

第三,努力抓好书法教育,解决好基础问题。书法教育关乎中华民族的优秀传统文化能否承传下去的问题,对此我们必须有个清醒的认识。历史进入当今时代,随着计算机的广泛使用和现代化程度的不断深入,书法教育现状不容乐观,问题十分突出,而且难度愈来愈大,这是个不争的事实。然而“路虽远,行者必至。事虽难,做者必成”,我们必须化难度为热度,倾力把书法教育做好,做出成效。比如院校教育,中小学能否统一开设写字课?大专院校,特别是艺术院校,能否全部把书法列为必修课程?有条件的大专院校和包括中国书协在内的各级书法组织,能否新设一些具有前瞻意义的书法研究机构,如“今楷研究所”、“书法发展研究所”之类的机构?笔者坚信,只要广大书法家们统一思想,共同努力,群策群力,一起出主意想办法,就没有办不成的事情;而创立“今楷”、发展“今楷”的美好愿望,也就没有实现不了的理由。

“今楷”,笔者充满信心,并愿做出积极的努力。

2008年10月25日 书法与音乐,皆属以非具象的律动和美韵来表达艺术家情趣个性的通艺术形式。音乐以音符、节奏为载体,书法以笔墨、线条为媒介,二者皆表达和会意某种艺术形象或形态或意境。音乐要求对立化为和谐,多杂赋予统一;书法同样表现为“修短相异,岩谷相倾,险不至崩,危不至失”。音乐求声断气连,如泣如诉地表达某种情境;书法则讲求计白当黑,笔画断而气相贯,言为心声,书为心画。音乐则本有节奏旋律、休止延长、起伏变化;书法则讲求用笔节奏、章法意韵、连带呼应……可见,音乐与书法实在是太相近、相通的艺术形式。

13.  书法与戏曲的共同点在于,它们都是“再现”基础上的艺术。戏曲艺术有两种语言,一种是文字语言,即脚本;一种是体态语言,即表演艺术,也就是唱念做打。体态语言是对文字语言的阐释表现和艺术夸张,也是独具品格的主体化的舞台语言;相对说,书法也是两种语言,一种是文字语言,即汉字构形及书写素材;一种是线条语言,即表现形态,也就是笔法、章法、墨法及形式等。就戏曲讲,剧本是根,表演是花,服装、道具、脸谱、舞台、布景、灯光、音响、烟火等等是叶;而对书法来说,汉字和用笔是根,线条神韵是花,至于形式、工具、纸张、用墨、素材(书写内容)、背景、装裱等等,则是叶。没有根,自然就没有花叶;没有绿叶,花儿再艳也难达至臻至美。

14.  书法与诗也是血脉相连的。古代诗之谓,除了本身是文学的形式之一外,还有一个大概念,即它还包括着文学、艺术、哲学、情爱、政治、宗教等内容。书法的素材常以诗为表现对象,诗也常借书法来完成其表现,所以书法也是诗的一部分,而诗也是书法的一部分。诗是时代文化的一种反映,书法在一定程度上也表现着时代文化的面貌,从这个意义上说,书法也是一种诗。尽管书法表现的素材不一定都是诗,但诗是书法创作素材中最亲密的伙伴和最忠实的朋友。将一首诗和一段白话文都作书法的素材,可以肯定地说,二者所表达的效果、意境、神韵等等,最好的还是诗。因为,诗与书法“血脉”相连,语境相同,并同构其韵,同传其声,同抒其心。

15.  书法的内涵主要反映在两个层面,即技法层面和精神层面。如何把握好它们,尤其是把握好精神层面,就要靠自己的灵觉和悟性。但须知,灵觉和悟性不是与生俱来的,而是在不断地学习研究、思考领悟中得到的。所以,书法人必须不断地学习和思考,不断地提升自己的学识修养和艺术素养,只有这样,才会启发灵觉和悟性的滋生增长。

16.书法是什么?书法,是书家人生过程的灿灿折光,是书家生活中弹奏出曼妙的流动音符,是书家构成理想与现实达到和谐的一座握桥,是书家用来雕造自己人格品质的一种基质材料,是书家寻找心灵慰藉的浪漫涟漪,是书家航船驶向彼岸的美妙憧憬,是书家笔墨挥运后留在记忆中的一种精神快感。

17.做个书法家不是目的,也不一定能够得到快乐和幸福。书法家的快乐和幸福全在书法人生的旅途中。就像登山队员攀登珠峰,目的不是为了冲顶,而是在攀登历险的过程中追求一种快乐和愉悦。书法家真正的快乐和幸福,在于当给人类创造出艺术享受的作品时得到的流连和感动、企盼和希望……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