思考国学热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10:17

国学,这中华民族的精魂,何以突然成为近几年的热门话题?何以四处古梅放花被吵得沸沸扬扬?一个直感是,大致因为,国学原来一直是走学术化道路,离现实生活愈来愈远,已然变成中华民族的非物质文化遗产。而当我们冷静审视过近年横冲直撞涌入中国并被国人笑纳且流行的西方文化,以至从《大长今》等韩剧中感受到一种久违的亲切,意识到自己的文化传统几近丢失之后,随着弘扬中国优秀传统文化的呼声日高,学术史研究的追根溯源,便纷纷从人们记忆的海沟中重新泛起了波澜。

国学复兴越来越热,反倒生出一些疑问:国学是如何产生的?在当代背景下国学又何以变热?倡导国学走向大众,我们到底应该学哪些东西?一番思考之后试图给出私下的答案,并愿进一步商榷。

一、国学的由来

以儒、释、道为主干,“中国的一切过去的历史文化”、思想、学术、文化艺术、数术方技等,包罗万象地体现着中国文化传统及其精神的国学,大致是从清末开始提出的。清末的中国,国势衰败,西学东渐,作为一种带着武力、依仗坚船利炮的强势文化,在国人还揉着惺忪睡眼、打着哈欠、伸着懒腰的时候,一帆风顺地驶入国人脑海的港湾,并彻底惊碎了尚在依稀中的清晨余梦。西学的传入,与几千年的中国传统文化发生了激烈的碰撞,由此引发的争论在20世纪前半叶一直没有间断,随而也产生了国学的提法。其间,以清华大学国学研究院的成立为标志,有力地扭回了国学的尴尬与艰难。自1925年兴起,到1929年停办,清华国学院在中国现代教育史上记下辉煌灿烂的一页,很短时间里,成功地培养出70位符合或接近“国学大师”标准的人才,他们中的绝大多数后来成为知名学者,在文、史、哲等学科领域作出了卓越的贡献。历史证明,清华国学院不仅是大名鼎鼎的培养人才的专门机构,而且成为近代众多国学复兴中至今让学人难以忘记、为之自豪的不多的国学院之一。根据孙敦恒先生编著的《清华国学院史话》记载,由吴宓、王国维等先生起草的《研究院章程》开宗明义地阐明宗旨:“研究高深学术,造成专门人才”;“目的专在养成左列两项人才:㈠以著述为毕生事业者。㈡各种学校之国学教师。”而担任授课的“宏博精深、学有专长之学者”的专任教授就是梁启超、王国维、陈寅恪、赵元任等久播于学人之口的大师级学者。如斯格局的一个学术机构,学界怎能忘却?清华大学思想研究所原所长、现任中华孔子学会副会长的钱逊教授说,清华国学院之所以被学人记住,真正原因是,“清华国学院当时采用了中西结合的研究方式,留下了大笔不可磨灭的精神和文化财富”。这说明,一是教学育人的严密和高水准,二是教学方式的先进。北京大学哲学系教授汤一介在谈到西学对中国传统文化的冲击问题时说:“一方面要看它的破坏作用;另一方面,正是由于西学的冲击,它刺激了我们,使我们反省,反省我们自己的缺陷,把他们好的东西拿来充实我们自己。不吸收是绝对不行的。”事实上,国学的形成,亦即中国传统文化的形成,正是因为不断地学习和吸收优秀的外来文化才充实起来的。

但进入20世纪下半叶以后,由于极左路线的影响,国学式微,特别是“文革”中被视为封、资、修的毒草而铲除,因之使六零后的几代人与之隔膜,国学的传承在他们这里已然断裂。应该承认,国学的复兴无疑是具有极大历史意义和现实意义的大好事,不仅能让几代人补上这非常重要的一课,而且对于体现中华民族的文化精神,增强民族凝聚力,丰富国人的精神世界,协调人和自然的关系,促使国人把自己掌握的科技知识和技艺用到造福于人类的正道上来,都必将产生巨大的现实作用和深远的影响。

二、国学热的现状

国学的复兴及传承有赖于教育,这是不争的硬道理。但在当前的时代背景下采取何种方式来传承,学界争论着一个焦点问题,这就是让国学像过去一样回到书斋、学院中去,还是必须让它和现实应用相结合?事实上,争论归争论,一些三更灯火五更鸡甘愿弄潮者,早已扛起旗子去过河了,管他脚下河水哗哗响,身边浪花乱打衣。一时间,办学的,办班的,讲座授课的,撰文侍稿发表己见的,四处鹊起,上下沸腾,加上传媒吆喝乃至炒作,使衰败半个世纪的国学从沉睡中惊醒,浑身发热起来。

我们先看几个事实。

较早办学的当是逄飞先生以弘扬传统文化为己任,租用北京大学门外承泽苑的两间平房,于2001年元旦正式创建的公益性民间团体北大一耽学堂。这是一个始终守着贞女玉身,拒绝商业目的很强的企业赞助,宁肯睡厨房啃馒头忍受生存压力,但一直受褒扬而未被拽入争议质疑的国学机构。

最引人注目的是由中国人民大学校长纪宝成接受了企业界的建议推而设置,于2005年5月揭牌的学校院系人大国学院。它的出现,最先引发了2005年的国学问题大辩论,而且这场辩论一直持续到全然商业面孔的北大乾元教室和王正伦先生创立的中国国学俱乐部的出现才得以减弱,改变了学界的争论焦点:直接地由先前针对人大国学院的“要不要复兴衰微的国学”倏然转移到了“你不能靠国学牟利”。

北大乾元教室和中国国学俱乐部的出现显然具有商业性,豪华配置和昂贵学费让国学成为当今的一种奢侈品,也成为所有商业性培训机构最受争议的关键所在。从学费看,北大乾元教室为每年12次课,每次课2天,学费2.4万元另加2000元资料费;中国国学俱乐部是筹备一年,初期融资2000万元,在北京立水桥附近的一栋将要改装得古香古色、豪华气派且颇具浓郁现代气息的别墅里,于2005年11月诞生的培训机构,其收费是每期9800元,每期2天或3天的培训(其他社会培训机构每年的培训费也是2万元~3万元)。相比之下,兰州商学院教授刘公望等先生举办的国学讲座,在未取得资金支持的条件下自办其学,仅对原意听课者每人每次收10元听课费也难得听生满座,实在是小巫见大巫了。但这不仅仅是个收费问题,更重要的抑或还是人的观念差异。

围绕复兴国学与商业化操作的争论可谓激烈。对像中国国学俱乐部等机构实行的操作模式,中国科学院徐友渔先生毫不留情地撰文报端:“搞的是‘文化搭台,利润挂饰’,明显是趁国学热火而打劫。”其他不少学者也认为,这种商业化的举动与古代圣贤教导的“正其谊不计其利,明其道不计其功”背道而驰。

客观地讲,国学的传承,在过去是通过私塾、书院和家族祠堂等,佛学则是通过寺庙,但今天这些社会体制已不存在了,我们靠什么来传承?今天是市场经济,社会体制发生了很大转变,国学离现实生活愈来愈远,做好国学教育,补上国学这个课,使它尽快回到现实生活,回到民间,当是国学重焕生命力的关键。至于教学方式、高收费等问题,恐怕属于细枝末节了,我们没必要去纠缠不休。用1973年出生仍拖着青春尾巴、中国国学俱乐部的创始人王正伦的话讲,既然大家目前还不知道哪种方式是最好的,为什么不宽容一些,让我们来做尝试呢?

宽容,本来就是国学的重要内容。需要探讨的是,在现代企业追求与传统文化提倡的东西相冲突的情况下,我们是否应该冷静地研究如何把国学和经济活动结合起来,尽快总结出一套适合时代的行之有效的办法和形式。

三、国学复兴,我们学什么

国学是中华民族几千年来创造的传统文化的一个总称。它是中华民族的根,是中国人的精神家园。国学的复兴,是国人的文化自觉。

文化自觉是社会人类学家费孝通先生在文化问题上提出并倡导的一个具有深刻意义的思想观念。他概括出四句话:“各美其美,美人之美,美美与共,天下大同。”意思是强调,各种文化要知道自己文化的美,要学习展现别人文化的美,美的文化要放在一起共享,这样就使天下大同了。文化自觉观念还说明,传统文化只能在创造人类新文明中获得新生。

那么,作为传统文化的核心的国学如何才能获得新生呢?很显然,学术上高端的上层研究和传承是最根本的途径。既然如此,必然有人会问:不是提倡国学走向民间、走向大众么?那怎样才能学以致用,让它在经济建设以及各种社会生活中发挥现实作用呢?换句话说,为了这一目的,我们到底应该学些什么呢?

回答这个问题,我想借用中国社科院宗教所余敦康研究员的话来做个说明:国学作为一种文化,“不是纸面上的东西,而是中国人的生命方式,根深蒂固地活在中国人心里的传统,成为基因”。而北京大学国学研究院袁行霈院长的看法则更为明确:“国学是几千年积累下来的内容十分丰富的学问,不要以实用主义的态度对待它。如果仅仅满足于从国学中寻找某些对工商管理、金融、经济、公关等等有用的技巧和方法,那就太简单化了。”首都经贸大学工商管理学院院长、MBA教育中心主任戚聿东进一步认为,国学培训,“不要指望老师能给予企业什么具体的解决办法,国学的价值主要还是对管理者价值观的改变,属于启迪层面,而不是具体的方式方法。力图从国学中提炼出具体管理方法的本身就是一个误区。”

综上所引,答案已很明确。国学教育,所谓学以致用,就是四个字:启迪思想。也就是说,通过读原著,学习和领会先哲前贤们创造并留给我们的文化精神和文化传统,以启迪国人思想,从而达到为现实生活服务的目的。如此说来,国学,就不仅仅是高端上层的学术研究,而是同我们每个人的生活息息相关,不但要倡导,而且必须去学。比如中国56个民族,无论哪种宗教、民族,都能以传统文化中的协和万邦思想为宗旨和睦相处,深刻地体现出了一种内在的凝聚力。这个协和万邦的思想,正是产生构建和谐社会战略思想的基础,也恰恰体现了联合国的宗旨。又如家庭,天下之本在于国,国之本在于家,几千年如此,说明家庭不仅是个经济体、生活体,又是个血缘体,也是个文化体。这个文化没有学,可与国学血脉相通,“国学在这里不是一种理论形态的东西,而是文化,人的生活方式。一个人可以没有学过、接触过经典的东西,但在文化上、精神上都会有一种认同感。”所以说,不能把国学看做具体的东西,弘扬国学不能肤浅地理解为唱京剧、学武术、练针灸、写书法等等。国学是广义的中国文化,是传统,是中华民族的根。

2005年11月15日凌晨于半翰斋灯下

主要参考资料:

网上论坛相关文章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