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圣人正义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10:19

春节休假,整理这些年的诗稿拟于出版,见旧作《为圣人正义》,用短信发给几个诗友求正。宗志远、叶鹏飞二位先生回信,都建议以此写篇短文,于是遵嘱得此。愿有幸揳报之一角,以征高见。拙诗曰:

孔圣从来倡孝忠,

何曾视女小人同?

全因句读沿传讹,

误汝缠唯错与声。

这首小诗是有点来历的:一是因于鲁迅先生对“母亲”的质疑,二是因于吴正中、于淮仁二位教授之解,三是因于国学的复兴而重温《论语》。鲁迅先生曾说:“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近之则不孙,远之则怨。’女子与小人归在一类里,但不知道是否也包括了他的母亲。后来的道学先生们,对于母亲,表面上总算是敬重的了,然而虽然如此,中国的为母的女性,还受着自己儿子以外的一切男性的轻蔑。”(《鲁迅全集·关于妇女解放》第五卷194页)

孔子“唯女子与小人难养也”之句,源于《论语·阳货篇》二十五章。对此,异解有三:

首先是对古文字音、词义的误读误解,如唯、女、与等。唯,许慎《说文》:“唯:诺也。从口、隹(音追)声。”由此,唯,古音对,为肯定语气的应答词。而现代字、词典均仅注维、伟二音,系范围副词(如唯独、唯恐等)和形容词(如唯唯诺诺、唯唯否否等);女,本是人称代词“你”,意汝,不应读做男女的女音;与,本应为表示感叹或疑问的句末语气助词欤(音鱼),并非连词与(音雨);后句“近之则不孙”中的孙,毋庸置疑为“逊”;所谓“难养”,养,犹待,即对待、对付、侍候的意思。

其次是早期的断句之误。大致从南朝·宋·范晔的《后汉书·杨震传》之疏“夫女子、小人,近之喜,远之怨,实为难养”开始,迄今一千五百余年,因误读误解而以讹传讹,完全曲解了孔子的原意。按照上述字音、词义的解释,正确的句读(音豆,断句)当为:“孔子曰:‘唯!女子与!小人为难养也——近之则不逊,远之则怨’。”用白话文翻译,意思即:孔子说:对!您(这位)先生说得极是!小人是很难对待(对付、侍候)的——你亲近了吧,他会放肆无礼,疏远了吧,他就会抱怨(怨恨在心)。

再次就是不符合孔子的思想。中华民族几千年传统文化和固有美德中的孝悌、孝道、孝忠思想,本来就是孔圣奠定了的。孝是子女对父母双亲应有的报答、良心和责任。《论语·为政篇》即有云:“今之孝者,是谓能养。至于犬马,皆能有养;不敬,何以别乎?”既此,孔子怎能将女子和小人视为同类并叹之曰“难养也”呢?何况,孔子三岁失怙,与母亲颜氏相依为命,极尽孝道,“长陈俎(音祖)豆,设礼容”,对母亲“生,事之以礼;死,葬之以礼,祭之以礼”,并在他亲自整理、编纂而成的《诗经·小雅·蓼莪》中也念念不忘“哀哀父母,生我劳瘁”“无父何怙?无母何恃?”“父兮生我,母兮鞠我;拊我畜我,长我育我,顾我复我,出入腹我。欲报之德,昊天罔极”!

综上所述,足见女子与小人毫无关系,实在冤枉孔子两千五百多年!今天,国学有热,却应纠正历史错误,再不能把这句话当做糟粕而弃之,该还孔圣一个清白了!

2006年春节于半翰斋灯下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