薛元明:借我诗心 以为舒心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秋子 / 2013-08-01 10:20

作者:薛元明

秋子是我神交已久的一位书友和文友,素无谋面,却多有联络。时常收到他发来的短信或消息,经常是诗词一首或者小令一篇,自得其乐,我也深受感染,分享其中的一份快乐。现代人在都市里面呆久了,基本上少有此等闲情逸致了,大多呆在电视机前或者电脑前,或许秋子算是一个“另类”,这其中也见证了当代文化的变迁转向。

秋子是一名军人,行伍出身,放下枪杆,拿起笔杆,照样出类拔萃。但是这种戎马生涯,丰富多彩的人生体验,使他笔下的诗歌区别于一般的单纯地吟风弄月、无病呻吟之流,如今像这样以诗人自居者多焉,“为赋新诗强说愁”。生活的体悟包含其中,因而赏读时常给人以享受,同时也易引起欣赏者的共鸣。

数日前,收到秋子寄来《借我诗心》一书,约我谈些看法。不禁惊诧于秋子兄涉猎之广、游历之广,情感细腻,心灵多情而思维敏锐,不时有诗情汩汩而出,感觉清新可人、沁人心脾。字里行间觉得秋子是一个非常细心的人。观其多年所著《红楼梦人物关系一览》便能感觉出来,非细心过人而不能成,一般人根本理不出个头绪,诚令人钦佩也。此书除收集诗歌创作外,配图选用毛笔创作的作品,自书自作诗,从这一点来讲,秋子算是诗书双璧了。我想并非迎合提倡书家自作诗云云,凡事多应自然而出,切莫刻意强求。

秋子生活在“春风不度玉门关”的甘肃,书法有深厚的积淀。秋子在创作的同时,也从事书法理论研究,对于甘肃一地书风多有关注,尤其是倡导让“敦煌风”刮起来,并身体力行。秋子擅长多体,我尤喜爱其中汉简一路,可谓形神兼备,十分自然率意,形神兼得,允为佳构,如对联“野香乱红叶,山色争晚秋。”可看出对于汉简一路书风浸淫甚深。同时以章草和行草结合,苍郁顿挫,饶有古趣,其篆隶书多见性情,不拘陈规,与他深厚的理论见解是分不开的。

艺术和做学问、做人是联系在一起的,苏姗•朗格说:“当你愈深入地研究艺术的结构,你就会愈加清楚地发现,艺术结构和生命结构的相似之处。”一个艺术家或多或少地要受到生活的人文环境地熏陶,其影响往往潜入心底,绵远而悠长,从而可以在书法中找到了生命的着眼点,在安详闲淡的心境中去思考和创作。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