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有来:积健为雄---记青年书法篆刻家郑睿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郑睿 / 2013-08-02 17:38

大概是非典流行的2003年,我鼓动好朋友苑涛成立了竹苑文化公司,把正在中央美院学习的大连篆刻家阎峻和郑睿请来当经理,他俩吃住在公司,一起操持公司的事情。那时,我也经常去公司谢谢字、侃侃大山,后来虽然大家陆续离开了公司,但我们却成了铁哥们。

郑睿是天水人,这个有“赛江南”之称的地方,在历史上赫赫有名,有丰厚的文化积淀。那里的灵山秀水滋育了他,他既具有西北人的朴实、豁达、耿介的性格,于粗狂中又多了几分江南人的细腻。

郑睿是以篆刻进入书坛的,他的篆刻早在全国第五届青年书法篆刻展上展露头角 ,那时候的他,不过二十来岁,是西北地区入展赛事较多且年龄最小的一位青年才俊,真可谓踌躇满志、意气风发!

不久前郑睿在北京德泰画院举办了一个小型的书法篆刻展览,好评如潮,著名美术评论家兼策展人杨悦浦先生特意为展览主持召开了研讨会,我易参加了研讨,当时的发言已经记不真切了,大概说了三层意思:一是修养的全面性是建立学术高度的基础;二是静下心来才能有所作为;三是深入传统的同时必须关照当代。是夜,又赋小诗一首相赠:书呈五体任批评,青刃披削见性情。十载京华求学路,孜孜心问照澄明。

郑睿的篆刻从秦玺汉印中来,复又潜心明清流派印风,对黄宾虹大篆又浸淫多年,将其意趣融入其中,故其印富含传统元素之内质,又具有现代胜美之形式之美,方寸之地,气象万千,纵横捭阖,耐人寻味。

郑睿的书法诸体兼擅,常见的面目大约有三种:一为黄宾虹遗绪之金文,故意盎然 ,墨色丰富多变,深醇中又蕴含几许苍润;二十从杨维桢演化而来的行草书,着意强化方笔的运用,是线条于流畅中多了几分迟

涩,与当代大面积钟情于羲献父子的行书写手拉开了距离;三是以敦煌写经一脉相承的小楷,技法娴熟,静穆中见宽绰,气息纯正,用心在清雅而雅意自得,写的轻松自在,观之令人静心。

尤其值得一提的是,两年前,他以优异成绩考取中国艺术研究院书法专业研究 生,师从张荣庆先生。读研期间,以王铎为研究对向,查阅大量资料,考察其当年入 蜀途经秦州时的行迹,写成《王铎游历秦州行迹与创作》一文,引起学术界关注,填 补了国内外研究王铎的空白。

近两年,我与郑睿常结伴去拜访张荣庆先生,聆听教诲,每每见面,总要聊聊最 近的学习和研究心得,以及如何深入的问题。陆放翁说“功夫有诗外”,当代美学界 巨擘朱光潜先生说:“艺术家往往在他的艺术范围之外下功夫,在别种艺术中玩索得 一种意象,让他沉在潜意识里去酝酿一番。然后再用他的本行艺术的媒介把它翻释出 来。”诸如此类,闪烁着智慧光芒的方法论,总是被我们翻出来玩味一番。郑睿是个 智者,深知书法篆刻字外功之重要。林散之老人对我讲过这样一段话:“当代人要做 到诗书画印四绝恐怕不大可能了,物欲和名利心使人变得越来越浮躁,但青年人还要 立志做学问,立争不随流俗,不要为了写字而写字。做不到四绝,做到四会还是可能 的。写自己的诗,画自己眼中的山山水水,用自己的印章,境界自然不同凡响。”我 一直行走在“四会”的求索之路上,虽然艰辛,但很快乐。在这一点我们极其相似, 这些年,郑睿正不断地拓展自己的知识结构,努力向书外求书、印外求印。

郑睿年近不惑,正是艺术不断向上攀升的最佳时期,多方面探索实践对他的书法 和篆刻创作已经发生了潜移默化的作用,有助于他对艺术本质理解和深化,年轻时候 不断积累起来的广度将在时间延续下一点一点地堆砌成日后的学术高度,有鉴于此, 我们有理由相信,郑睿的艺术之路一定会走得坚实而又宽广。                                                        

李有来                       

(中国书协理事、北京书协副主席)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