承汉画遗风 绘时代精神书画动态

成功书画家网 / 2013-08-05 15:14

王阔海主席在夏河拉卜楞寺采风

王阔海开创的新汉画艺术,承接汉画遗风,以汉学为基,汉风为魂,汉画入墨走出了新时代的绘画创作道路。作品吸取了古汉画像石刻艺术之精华,将中国画传统笔墨技法、学院派绘画与古典绘画艺术溶于一炉,整合而成的新笔墨语言符号和构成样式以全新的笔墨姿态诠释了中国绘画的当代性,其创作绘出了时代勃勃的生机和朝气。近日王阔海参加由甘肃省文联、甘肃日报社、甘肃画院、成功文化集团主办,神州诗书画报、成功书画家网、当代书画家、甘肃福润得国际贸易有限责任公司承办,成功美术馆协办的“华家茅酒•当代书画家雪域梵音圣境之旅采风”,并接受成功书画网记者采访。

记者:王主席,您的绘画崇尚汉代博大雄浑的文化精神,吸取汉砖、汉瓦、汉代绘画的艺术精华,将古汉画之石刻形态转换成新汉画之笔墨形态,将刻意变写意,以笔代刀,整合成为现代的水墨图式,被美术界誉为“新汉画艺术”。您能谈谈您开创的“新汉画艺术”绘画的现实意义吗?

王阔海:汉画是中国两汉时期的艺术,其所涵盖的内容主要是两部分:一是画绘包括壁画、帛画、漆画、色油画、各种器绘等 ;另一种是画像石、画像砖、画像镜、瓦当等浮雕及其拓片。它是汉代社会开拓性、进取心在艺术上的一种反映,是强盛的汉帝国的丰富文化财产的一部分。就其艺术特征而言,汉画艺术不是纤弱的艺术,而是一种深沉雄强,粗犷豪放,充满了力量感和运动感的艺术,其特有的古拙而质朴的美感是其他艺术形式中从未有过的。

由于历史上屡经丧乱,汉代的许多帛画几乎当然无存,后代对汉画的研究学习多集中于画像石、画像砖之上。近年来随着汉墓壁画的不断发现,我所能看到的以毛笔绘制的汉画,多是汉墓壁画以及罕见的随葬缣帛画,比如长沙马王堆出土的帛画,已是稀世珍宝。

我的“新汉画”是汲取汉砖、汉瓦、汉代绘画以及大量的民间艺术的艺术精华,将古汉画之石刻形态转化为现代的艺术语言形态、现代的表现形式,作品内容关注现实生活,所表现的是这个时代的人所感所想。在内容上虽然也有许多表现历史故事,也有的表现古代的军事题材,还有仕女和戏剧人物。但是站在现代人的角度,用现代人的眼光、现代人的感觉去画,有别于旧汉画。同时将汉画博大雄厚、积极进取的风格用于表现新世纪蓬勃生发的时代朝气,展现当下我们社会、国家的进取心,我想这就是“新汉画艺术”绘画的现实意义。

 

王阔海主席在兰州成功美术馆参观

记者:您的作品中,在总体上以汉画为主线,但在作品的面貌呈现中有丰富多样,您能具体谈谈吗?

王阔海:由于新汉画的形成不只是在汉化基础上的创新变化,而是融入了剪纸、皮影、唐三彩、寺庙壁画还有寺庙壁画等等其他姊妹艺术,进行糅合,创作出了内容和形式上更丰富的系列作品。

我的新汉画艺术体系,大致有以下几种不同的艺术风格与样式;一种是以大写意笔墨与古汉画石刻中博大雄强的大汉民族文化精神相契合的语言形式,将沉重的历史感化入笔墨,劲力十足,厚重凝炼,这样的作品以《出征图》为代表;第二种是对汉砖阴线凹底的艺术效果进行了水墨转换与重构,运用了我自创的固粉冲墨之法,使画面阴阳倒转,黑白颠倒,画面一如进入时光隧道,以《孔子见老子》、《古汉画印象》及《火箭兵碑铭系列》为代表的;第三种是整幅画面全以没骨的冲墨冲水法而为之,有着强烈的浮雕感。第四种则将新汉画技法间而有之的用于戏剧人物系列,这种形式有别于传统往中国戏剧人物画的方法;还有一种用冲墨冲胶法,以人物外轮廓线之既定和轮廓内结构之不定形成对比,看似似无而确有,如《车马出行》、《出游》、《长安水边》、《赏荷》等作品,笔墨淋漓,色墨渗化,这一种也是我最为常用的一种形式。

参加成功美术馆笔会

记者:我知道您不仅在绘画上取得了大的成就,而且对古代诗文、中国传统哲学等国学学养也有很厚的造诣。您觉得在多年的绘画实践中,深厚的国学积淀对您的创作产生什么样的影响?

王阔海:我的绘画创作主要是“新汉画”。由于历史年代的久远,历经战乱的破坏,现存的汉画遗迹已不多了。要画好现代社会语境下的汉画,在这里走出一条路来,就必须从“汉画”产生的背景去着手研究,必须从汉朝文化,以及相关的历史、文学以及哲学的层面去探究,这样才能尽可能全面的了解它。所以对古代文学、历史、以及哲学的研究对我绘画产生决定性的作用。

我在《问渠哪得清如许——对古汉画石刻艺术浪漫主义精神的文化思考》这篇观点文章中,对汉画产生的渊源进行了梳理:第一远古神话传说的内容最终形成了我们后人在汉画石刻中所见到的神秘、怪诞的各色形象,在一定意义上成就了彪炳史册的汉画石刻艺术;第二原始的图腾崇拜是汉画石刻艺术之所以能够形成轻灵飞扬却又气势磅礴的积极浪漫主义内在神韵的渊源之一;第三在《诗经》和《楚辞》所形成的强大的浪漫主义熏陶之下,汉画石刻汲取了浪漫主义的精髓——浪漫与夸张的创作手法,将从时间艺术中发展而来的浪漫主义成功地应用在作为空间艺术之一的汉画石刻艺术当中,创造出了一个绚丽多姿、怪异神奇的汉画世界;第四哲学是人对整个世界总的看法和根本观点,古典哲的学看法和观点必然会体现在艺术样式之中,研究对汉画石刻艺术产生的哲学根源对于深入理解和继承古文化遗产具有极其重要的意义。

记者:您将剪纸、皮影等民间艺术与学院派绘画进行有机结合,整合成为新的笔墨语言符号和构成样式,找到了中传统民间艺术与美术学院艺术的契合点。这样的结合是现代美术创作中创造性的艺术表现。在具体实践中您是如何做到的呢?

王阔海:对于传统的学习,对于姊妹艺术精华汲取,对于外来艺术的借鉴,只是简单的拿过来那不行,还要深入的从其内部进行剖析,找到自己想要的精华,找到适合自己的非常重要。而我们找出来的这些有用的东西,就是契合点。我认为这个契合点的意义在于能否转化为现代的艺术语言形态、现代的表现形式。

所以我的画作,历史题材作品以及仕女和戏剧人物的作品反映的是以现代人的角度去看待历史产生感觉,是当下人看待古代人物,面对戏曲故事触动;而借用汉画、皮影、剪纸的一些方法最后都转化为实实在在笔墨,这样使得当前中国绘画更加的多元化、更加丰富。(本文作者/神州诗书画报、成功书画家网记者 冯宜玉)

王阔海,原名王克海,1952年生于山东省招远市。1952年生于山东省招远市,1970年入伍,1989年毕业于解放军艺术学院国画系。现为中国美术家协会理事,中央国家机关美术家协会主席,中央国家机关书法家协会副主席,中国画学会理事,中国工笔画协会常务理事,国家一级美术师,中国汉画艺术研究院院长。2007年被评为中国书画界最具影响力的十大画家之一。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