东汉 西岳华山庙碑 华阴、长垣、四明 合璧之四明本 民国石印版碑刻

书画纵横 / 2013-08-08 15:41

《汉西岳华庙碑》东汉名碑。刻于桓帝廷熹八年(165)郡守袁逢刻,原在陕西省华阴县西岳庙中,西岳庙系汉武帝时所建,名集灵宫, 东汉桓帝时,改称西岳庙。庙内保存很多历代修建和祭祀华山的碑石,其中有著名的《西岳华山庙碑》。碑文记载了汉代统治者祭山、修庙、祈天求雨等情况。明嘉靖三十四年(公元55年)毀于关中大地震碑文用隶书体,碑额篆书“西岳华山庙碑”六字,碑额两旁有唐人李商卿、张嗣庆、李德裕等人的题名,碑右下方有宋人王子文题记。明嘉靖三十四年(1555年)地震时碑毁,或谓碑石在明嘉靖年中,一县令修西岳庙石门,碎之为砌石,今已无存。据拓本及著录推知碑高2.54米,广1.19米,隶书22行,行37字。额篆书“西岳华山庙碑”6字,额之左、右及下方遍布唐、宋题名,几无空地。碑文内容系概述汉代礼祀名山大川之制的历史渊源、祀典内容及祭祀之庄重气氛。清朱彝尊评此碑云:“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名。”因此文献艺术价值极高,唐以来备受金石书法界盛赞。由于此碑书法精妙,而碑石又毁灭不存,所以名气极大,其拓本十分珍贵。原石拓本传世者有四,即长垣本、华阴本、四明本和玲珑山馆本。

汉碑极少有留书者姓名的。此碑之末,因有“遣书郎书佐新丰郭香察书”一句,认定为郭香察书,郭香察未见史录。 历来就书者是谁颇存争议。唐徐浩《古迹记》主书者为蔡邕,“察书”(意即检查校对)者为郭香。但他并未提出充分的证据,说明何以是蔡邕所书。此说一出,影响甚大。如宋洪适《隶释》、清顾炎武《金石文字记》、顾南原《隶辨》以及翁方纲《两汉金石记》等,即认同徐浩说。明郭宗昌《金石史》及赵崡《石墨镌华》乃开始对此说提出怀疑,而认为真正的书丹者当是郭香察。近世学者,基本上确认郭、赵之说为是,而以启功先生的文章论辩最详。

此碑在唐代早已为人所重视,当时就有拓本,但未流传下来。传世拓本极少,幸存下来的原石拓本有四种,分别是:“长垣本”、“华阴本”、“四明本”和“顺德本”。

“长垣本”,原为河北长垣王文荪旧藏,后为端方所有,民国初年流落日本,现藏东京上野书道博物馆。此拓本为宋时早拓本,碑文完整,是最全的一个本子。 “华阴本’’也是原石宋拓本,此本传拓最精,字口爽利,字神毕露。明万历年间为陕西东云驹所藏,后归华州郭宗昌。郭氏在天启年间命史明等重新装裱,并配有桦梨木面和红木匣,木面及木匣的四周刻满了著名金石家的题名,倍显珍贵。清初为华阴王宏撰所得,光绪年间归端方收藏,民国以后归吴乃琛。现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四明本’’为明中期拓本,全拓整幅,能看清碑的全貌,其上的唐宋刻跋完整,是此本的长处。原为四明丰道旧藏,后归宁波天一阁范氏和端方。民国初年曾为潘复收藏。现藏北京故宮博物院。

“顺德本”,原为清马曰璐、马曰琯兄弟收藏,后归顺德李文田。此本的前五行为宋代的早期拓本,拓工较“长垣本”精,可惜中缺一半,另一半后由赵之谦双钩补上,传此拓本由李拙庵带往香港,现藏香港中文大学

华山庙碑历代均有所立,但有名的为《西岳华山庙碑》和《北周西岳华山庙碑》。《“北周西岳华山庙碑》,又名《华岳颂》,刻于天和二年(公元567年),赵文渊书,隶体,碑额篆书题“西岳华山神庙之碑’’二行。该碑现藏陕西省历史艺术博物馆’

现陈列于扬州史公祠内《汉西岳华庙碑》为清阮元于嘉庆十六年(1811),按"四明本"请苏州名匠吴国宝在扬州摹刻,并将家藏欧阳修所写跋文摹刻于碑石缺字处。碑高196厘米,宽98厘米。碑座高55厘米,有莲瓣纹饰。碑额篆书"西岳华山庙碑"丽婉多姿。碑文22行,满行37字。

《西岳华山庙碑》为纪功铭德,庄重的“庙堂文字”,整饬端庄。其结体方整匀称,气度典雅,点画俯仰有致,波磔分明多姿。 此碑以隶书写成,却篆意浓厚,兼有楷法,为汉碑佳品。 清代隶书名家金农曾盛赞“华山片石是吾 师”。明郭宗昌《金石史》称其“结体运意乃是汉隶之壮伟者”。清朱彝尊《金石文字跋尾》谓;“汉隶凡三种:一种方整,一种流丽,一种奇古。惟延熹《华岳碑》正变乖合,靡所不有,兼三者之长,当为汉隶第一品。”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