郑立权:心性的直白——张泓书法艺术简论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张泓 / 2013-08-29 16:31
张怀瓘说:“精魄超然,神采射人”,是对书法拟人化与表象化的描述。在当代信息化的社会情境、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功利化的生存状态之下,书法的表现性、抒情性与快速性,迎...

张怀瓘说:“精魄超然,神采射人”,是对书法拟人化与表象化的描述。在当代信息化的社会情境、快节奏的生活方式、功利化的生存状态之下,书法的表现性、抒情性与快速性,迎合了大众的快餐式的审美趣味,当代书法创作作者与作品不断涌现,呈现出表面繁荣的状态,而真正的书家并不多见。从书法史观,书法艺术的核心理念在于“心性直白”,这不仅是书法作为艺术的基础,也是书法风格呈现多元化的不二法门。纵观当代青年群体的书法创作状态,张泓的书法艺术发展形势可人,“心性直白”与“笔性圆融”是其书法艺术的两个“关键词”。

心性是作品显示出来的一种精神状态,这种精神状态与书法家的性格和情感是相吻合的。陈绎曾《翰林要诀》中说:“情有轻重,则字之敛舒险丽亦有浅深,变化无穷。”也就是说书法家的性格都会或隐或显的呈现在作品之中,不同的性格成就了不同审美形态的多元作品,因而在经典的书法作品中,我们能够体味到刚烈与雄强,甜美与细腻,粗犷与朴拙,苦闷与沉郁,平和与闲雅等等。这些审美性格其实就是书家的性格。所谓“书如其人”,看来是亘古不变的真理。细细考量,“书如其人”是有条件的,是不加掩饰的。只有不加掩饰,才能表露心性。在当下虚拟文化胜于真情表露的时代,“摹拟”与“做作”式的山寨文化成为时代的文化核心词。绘画界的“假山假水”盛行,书法圈的“形式制作”泛滥,正是这种文化的直接显现。无疑,这是一个视觉与眼球的时代。然而,过度强调制作的艺术观念,对书法艺术心性表现的伤害是致命的。以制作掩盖了心性,以形式消解了内容。在视觉感官化诱导下,具有悠久历史的书法创作生态正逐渐恶化,面临着日益盛行的“制作”化的虚伪书风,这种“真”制作与“假”创作,以花样百出与叠乱迷离的外在形式干扰正常的艺术创作,与传统书法艺术的心性传统背道而驰。

在书法同质化的创作情境之下,张泓以“心性直白”为艺术归旨,以圆融自由的书法线条为依据,以笔参造化、笔写心象为最高价值,寻求着无拘无束的抒写心性的境界。“心性直白”是张泓书法作品的艺术特征,他的作品用笔使转自如,婉转畅达,意在笔先,加上草法娴熟,线条圆润通达,从运笔结字的长短、曲直、轻重、虚实、枯润,到谋篇布局,都体现出张泓独有的性情与才志。在线条方面,张泓有一个典型的艺术特征,就是圆融。他比较深刻地领会了古人关于“锥画沙”、“屋漏痕”、“折钗骨”等笔法的核心,以中锋为主的用笔方式与笔笔为圆的美学指向,形成使转灵活、寓方于圆、粗而不板、细而不弱、清爽净气、圆浑遒劲的线条特性,体现了他深厚的用笔功力。米芾《群玉堂米帖》说:“得笔则细如髭发亦圆,不得笔虽粗如椽亦扁。” 也正如当代草圣林散之先生说:“枯、润、肥、瘦都要圆。用笔要有停留,宜重、宜留,要刚劲有力。屋漏痕不光是弯弯曲曲,而且要圆。”圆融的线条彰显张泓的笔性,体现出书法线条的柔性之美。 

草书是一种性灵的艺术,心性在其中得以涵泳。《书谱》说:“真以点画为形质,使转为性情;草以使转为形质,点画为性情。”从创作心理学的视角,楷书与草书迥异其趣。楷书创作重功力,是技巧的演绎,而草书更偏向于性情与灵感,是心性的表达。张泓的草书以二王、怀素为主攻方向,广涉张旭、黄庭坚、祝枝山、于右任等。同时,他也兼善篆、隶、行、楷及篆刻,在动静、虚实之间,达到了笔墨与心性的融通。

笔者以为,心性与笔性存在着必然的联系,笔性是心性的表现,心性是笔性的归旨。张泓书法的笔性呈现出一种圆融的态势。这种圆融更多的体现在他的草书线条与空间之中。从唐代孙过庭提出“心手双畅”的命题后,“心”和“手”的关系受到历代书家的关注。其实“心手双畅”本质上就是心性与笔性的合一。书法家用“心”创作,是“心畅”的关键;而书法家对于“手”的长期锻炼与笔墨积累则是“手畅”的基础。“心畅”即是心性流淌,“手畅”即是笔性张扬。“心手双畅”是书家创作心性状态与笔墨技能,书内功与书外功和谐统一的结果。可以说,心性直白与笔性圆融,一方面源于张泓对于书法艺术抒情性的深层学理认识与理解;另一方面也源于他日常生活之中日积月累的临摹实践,和对传统学习与地域文化精神的吸收与传承。

作为兰亭书法艺术学院的书法专业老师,2005年张泓从中国美术学院书法系毕业,近年来屡屡斩获绍兴市、浙江省和全国书法大赛的最高奖项,他的成就与兰亭书法环境的影响是分不开的。以书法地理学的视角观照,地域的自然环境与人文环境对于艺术家有着潜在而稳定的影响,这种影响是书法家在艺术创作中挥之不去的基因。二王兰亭书风所呈现出来的一种无功利的自由精神是张泓的书法艺术的核心,徐复观《中国艺术精神》中说:“当一个人沉入于艺术的精神境界时,只是一个浑全之一,而一切皆忘。”正如张泓自己所说:怀着一种“朝圣”的心情在茂林修竹的兰亭工作、学习,感觉自己的心灵得以净化,内心更加沉湎于书法,朝夕悟对古人。

书法如诗,真正打动我们的并不是外在的艺术技巧,而是艺术家心性的直白。一代硕儒王阳明说:“人之诗文,先取其意;譬如童子垂髫肃楫,自有佳致。若带假面伛偻,而装须髯,便令人生憎。”心性的直白直指当下技术泛滥、制作盛行的书坛,也是张泓的书法艺术探索的学术意义所在。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