赵孟頫 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 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09-07 14:43

赵孟頫《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

现收藏于杭州碑林的《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是赵孟頫中年时期的楷书作品,在考访此碑的过程中,不断的发觉其异与赵氏其他作品所独有的魅力之处,具有相当高的艺术及历史价值。但对于此碑史料中记载甚少,为人所忽视,故总结后作出下文,希望能让此碑的价值得以更好的证实,也希望更多的人能关注此碑,从而也更好的认识赵孟頫。

一、佑圣观及玄武殿碑的历史

《礼记》上有“左青龙,右白虎,前朱雀,后玄武”的说法,后玄武为北方,《汉书·天文志》曰:“北官玄武”。因此以玄武为北方神名,道教四灵之一。隋唐时已有四圣真君之号:天蓬元帅、天猷副元帅,真武将军、黑煞将军。唐贞观二年(628)封玄武为“佑圣玄武灵应真君”。北守真宗时因避圣祖赵玄朗之讳而改称“真武灵应真君”,宋徽宗又加号“佑圣”尊号,到清代,为避康熙皇帝爱新觉罗·玄烨的名讳,又将玄武改称元武,故此碑又称元武殿碑。

而关于佑圣观,《武林访巷志》①中又有这样的记载:“佑圣观,在兴礼坊内,即宋孝宗潜邸也(君王即位前的住处叫潜邸),光宗、宁宗皆诞生于此。淳熙三年十二月建成,后改为道宫,以奉北极真武佑圣真君。绍定中赐额曰“佑圣宫”。元大德七年毁,逾年重修,改为“佑圣观”,基甚宏敞,今钱塘学舍皆其地也。元季兵燹,此观独存。明洪武十五年,置道纪司于观中。国朝咸丰十一年,半毁于寇,同治初重修建”。“内有宗理宗像,赵孟頫书碑,戴元表重修记,有天一井,虞集撰铭并书。”② 《杭州市地名册》中又及:“民国观废,佑圣观街改称佑圣观巷,亦称佑圣观路。”

可见,佑圣观在历史的风雨中,建了又毁,毁了又重建,最后终于民国废毁。而今,南起河坊街东段,北至清泰街西段的佑圣观路便是以佑圣观得名的。

关于观里留存的碑刻,未有较完整的记录,其中说法又各有不一,清代孙星衍著的《寰宇访碑录》中记载有两块,一为《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元明善撰,赵孟頫书),另一为《佑圣观重建玄武殿记》(元贞元年,元明善撰,赵孟頫正书),③;《武林访巷志》中列举了四块,《佑圣观捐施题名碑》(赵孟頫书),《杭州佑圣观记》(赵孟頫书,戴表元撰),《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赵孟頫书,元明善撰),《重修佑圣观记》(张瀚撰,陈善书,明)④;而阮元的《两浙金石志》中只记载了《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一碑⑤。从地方志考证可得如今仍流存于杭州的有《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和《重修佑圣观记》二碑,现均陈列于杭州碑林⑥。无论从艺术上还是碑工上而究其价值,明代陈善所书的《重修佑圣观记》自然远不如赵孟頫的《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所以《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也是佑圣观至今留存的最有价值的一块碑。

二、赵孟頫的杭州情愫

杭州是自从南宋定都后成为政治文化的中心,也成为了数代士大夫贵族的生息之地。此碑立于杭州钱塘,它的书家赵孟頫作为元代的著名大书法家,与杭州便有着源远流长的关系。

赵孟頫的一生经历宋元之变,仕隐两兼,可谓一生都是在坎坷忧患中度过,而书画是他一生无止境的追求,也唯独在杭州的几十年投身到他书画艺术中方才获得一方喘息土地。可以说,与赵孟頫一生艺术成就相关的书画艺术,都是以杭州为圆心的。

出仕前家住吴兴的赵孟頫便十分钟爱杭州,与戴表员、袁桷等众多友人结下深厚友情⑦,北上大都后仍心系杭州,频频南返。

但朝政的重压使初入京城的赵孟頫心力交悴,于是元贞二年(1296),赵孟頫便辞官病休江南,闲居四年之久,这四年赵孟頫在暂时摆脱宦海风波后,艺术修养、书画技艺都与日俱增。其间他时常到山清水秀、人文荟萃的杭州活动,与鲜于枢、仇远、戴表元、邓文原等四方才士聚于西子湖畔,谈艺论道,挥毫遣兴,将闲情逸致全寄于山水、诗文、书画中,颇感自在。虽应召一度赴京书写《藏经》,完成任务后又力辞翰苑之任,悄然南返。 大德三年(1299),赵孟頫被任命为集贤直学士行江浙等处儒学提举,官位虽无升迁,但此职不需离开江南,对于赵孟頫来说,即可原离大都,避开复杂的政治环境,又可在江南潜心研究书画,相对儒雅而闲适,更为适合其旨趣,这一职位使得赵孟頫在杭州这片文化之乡又待了十年。至大二年(1309)七月,赵孟頫在杭任期已满,朝廷改其出任中顺大夫、扬州路泰州尹劝农事。次年赵孟頫在反复的思量后再次决定北上大都,此行的迟迟难决正是因为他对自己的艺术土地—杭州的留恋不矣。

三、赵孟頫与《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

在江浙当文化官员,无疑对赵孟頫书画诗文技艺的发展增添了许多更为优越的条件。这十年,也可以说是赵孟頫一生中最为掌握自己命运的十年。他利用公务之暇,广交文人学士、书画家和文物收藏家,遍游江浙佳山秀水,心摹手追,创作进入旺盛时期。而他在江南文化人中的声望也随着“儒学提举”之职而更为隆盛,许多人依附其门下,求教问艺,赵孟頫俨然成为江南文人首领。尽管元廷没有重用他,多年不见升迁,但赵孟頫乐此不疲,为三教人士作画书碑,兴儒学,跋古画,访文物,诗酒雅集,兴味盎然。四方文士来浙者,亦以能登门造访、结识赵孟頫为荣。

而期间,他的书法也进入了完全成熟的阶段,不仅仅是赵孟頫风格的形成,在这一时期,他几乎还重温了自己的学书道路,我们通常把赵孟頫的书风简单的分为三个阶段,称其早年承袭唐宋余风,学宋高宗赵构,中岁追摹种王笔法,晚年又渗入李北海之强壮笔力。而这一阶段中他写的《千字文》完全用智永、高宗的笔法,他写《阴符经》深得右君《黄庭》笔意,他赠中峰和尚书《苏轼古诗一卷》,后世董其昌评曰:“全类李北海”。次外的传世作品中还有他临于至大二年的《皇象急就章》《王羲之隔日帖》等,纵观其一生的书作,赵孟頫的大部分传世作品都出于中年,由此从他确立自己风格的进步轨迹中,我们不难推断,赵氏书法的真正成熟也当在四十岁之后。

与此同时,这一时期他的书碑作品陡然增多,一是因为他作为东南儒学的最高官员,所涉书碑工作必然会找他,二是因为赵孟頫书名在成宗招其写金字经后更加引起各地注意,据不完全统计,杭州任上他共书碑达二十余通,如《行书灵隐大川济禅师塔铭卷》(1307);《故总管张公墓志铭》(1308);《湖州妙严寺碑记》(1309);《淮云院记册》(1310)等,可见其书碑的水平在这一时期也是直步青云。

因为《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中未书写年月,所以许多史料中未有妄下判断,《中国书法全集44赵孟頫》所列赵孟頫年表中载“至大三年,书钱塘《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 《寰宇访碑录》中载“以赵孟頫署衔扬州路泰洲尹考之,当在至大二三年”。而当时赵在杭十年间与他合作碑记的儒士中,以牟献为首,之后至大都,才以元明善为首,且元明善本人也为北方儒士。所以由此不难推断,《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当在至大二年七月到至大三年十月间年所作(1309.7-1310.10),且作与至大三年的可能性较大。 故此碑也是上述同一时期的作品,相当程度上可以反映出赵孟頫中年书法的发展以及其书法理念,这对于赵氏的书法艺术研究也是一件重要的资料。

四、碑石的考证及其价值

《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由赵孟頫书并篆额,碑通高216CM,宽114.7CM,厚31.5CM,篆额九字,高35CM,正文共32行,每行53字,共千余字,字径约1.8 CM。楷书。碑石较完整,惜碑下部边沿多泐损,行末数字漫灭。《两浙金石志》卷十四,《武林坊巷志》第四册,《寰宇坊碑录》第五册均有所收录。然而底本未见,故诸多相关书籍中都未曾见其图版,且提及甚少。碑文内容当数《两浙金石志》中记载最为详准,但考证实碑文字,仍有两处记载错误,一处为19行 “王者必郊……”应有两个娇字;另一处为28行“杭有人言,今雅依私”,“今”当为“余”。

碑额篆文精美,取法李斯与李阳冰,凝练秀美;碑文内容为行楷,前文楷书居多,较工整,中后部行书出现较多。如17行11字“赖”;18字“不”;18行37字“极”;19行38字“称”;22行20字“至”;26字“无”,行书笔意较为明显。全篇共32行,,正文中部字量最多,最密,是全碑的主体,也是全书最出采的部分。因行书的灵动笔意增多,也使碑文更富有生气。

赵孟頫五体书皆能,尤以楷、行、草见长,其行书与楷书传世作品甚为丰富,他的书法强调熟练性,强调用笔、结构的均整划一。他的摹拟古法力求微肖,为达到准确地再现古法,常大量临习与拟作,以至熟练、精确而定型。此碑为他中年作品,可见其纯熟度则更是如火醇青,曾有学者将其另件著名楷书作品《玄妙观重修三门记》作对比研究,发现其中诸多重复的字,相互比较,其外轮廓大小至每一画的细微处,几乎完全一样。而反观《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却少见此种情况,全篇用笔精熟凝练,笔画停匀,变化有致,笔致生动活泼。 “熟”是赵孟頫书法的优点,惟其熟,所以下笔畅快,点画精工,圆转流美;然而“熟”也是其短处,过于纯熟,不能停蓄,以致点画流滑而纤弱,结体均匀平稳而骨力不足,故感觉意韵上较为薄浅。但从这幅作品上来看,却可清醒的读出秀劲刚强之气,且不乏纯熟老辣,也恰恰是因为此件为金石作品,所以巧妙的将赵孟頫的柔媚完美的溶入金石的刚烈中,使它赋予了“赵体”崭新的面貌,显现了其“熟”的优胜,同时也掩盖了骨力不足之弱势。我们可以比较与此碑书写时间极为相近的赵孟頫另一传世佳作《湖州妙严寺碑记》,不难发现《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无论从用线用笔上较之都更为苍劲有力,这与后世对赵頫书风的“软骨流靡”、“圆熟致俗”之讥是最好的反驳,更可以算是赵孟頫中年颠峰期楷书的另一代表作品。

而从碑文的内容上看,它不但记载了佑圣观的修建、修缮、帝王情况,也记录了佑圣观的历史革迁等等,这本身就是对佑圣观历史的最好考证,同时对于当时的君朝及道教文化也是份很好的史料。关于它的建造工艺碑文中又有说“……材惟坚晾,工为精硕,瓦必陶贞,石必砻密”。可见因为帝王所建,在当时刀石必定均为上品,刻工也自然精美,所以至今仍字口清晰,字迹明楚,且碑石保存较为完整,足以为学习临摩的佳本。

五、总结

《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立碑之后便收藏在佑圣观内,其间虽遭到数次破坏,民国时佑圣观也被废,但今天陈列于杭州碑林的《佑圣观重建玄武殿碑》仍保存的较为完好。但因为资料的限制,本文仍不能详尽的阐述其种种,若能有更深入全面的研究认识,相信此碑必定成为赵孟頫名垂千古的另一传世佳作。

①《武林访巷志》第四册第30页《杭都杂咏》。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10月第1版

②《武林访巷志》第四册第29页《康熙钱塘县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10月第1版

③《寰宇访碑录》第五册卷十一第476及495页。中华书局出版社1985年北京新一版

④《武林访巷志》第四册第40页《成化府志》、《康熙府志》。浙江人民出版社1987年10月第1版

⑤《两浙金石志》卷十四51页

⑥ 杭州志文物篇文化艺术篇人物篇 

⑦《赵孟頫系年》任道斌第33页及38页。河南人民出版社1984年版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