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九庵 书画题款的作伪与识别(摘自《收藏家》)(2)鉴定

书画纵横 / 2013-09-09 00:06

为何要将长卷一截为二呢?就是为一物卖二物的价,从中多谋利,有时还会被截成更多段。我们对书法作品进行鉴定时,首先要看款与字的风格是否相符。书法家写字都很熟练,写完主文,连下来将落款一笔写就,极其自然,而假款就与前书主文的风格不同。

这件伪鲜于枢款《醉时歌》的临本,后人曾一直以为是鲜于枢的真迹,所以每当提到鲜于枢的作品时,就提到这篇《醉时歌》。而今细审,主文绝不是鲜于枢的字,倒有些象元代张雨或康里夔的形体。只不过是原作的空白给作伪者提供了机会,好端端的真迹给改成假的了。

另一个例子是日本影印的《中国书道全集》里收集的一件邓文原的手卷。从作品风格看是明朝莫是龙的书法,不是邓文原的。此卷本是莫是龙写的一个很长的手卷,作伪者在空白处填上了“文原”二字,使真的明代莫是龙变成了假的元代邓文原。

这种改款的漏洞是:一般手卷的迎首与卷尾都留有很长的一段空白,以供后人题跋所用,而中间的主文,各段的诗与诗之间排列都较紧凑。而原作经假手-裁以后,后面的纸没有了,显得十分局促,不合章法。此外,名人手卷上往往前后有许多图章(作者章、闲章、收藏章等),但一旦将作品从中裁断,中部变成了尾部,就没有了卷尾的图章,也就不合原作真品的规律了。

元代赵孟頫以书法名重一时,伪品也就极多。传世的赵孟頫《蜀山图歌》纸本原藏于清代那彦成家,并被刻石于保定莲池书院墙壁,广传于世。张伯英鉴赏那氏藏书之后指出,那氏藏品中多有伪品,唯此赵孟頫《蜀山图歌》真而上佳。此卷后有明代陈继儒、李流芳等名家题跋,皆视其为真迹不疑。后来,此卷曾携出欲售,有关单位请专家鉴定真伪。大家公认此卷所书颇佳,得赵氏神韵,而其中又有了不少疑点。1E*R2s0k?gD d

《蜀山图歌》首句云:“我昔西川曾泛舟”。启功先生从而断言:赵孟頫一生从未到过西川,此卷断非赵氏所书。启功先生以文章内容辨别真伪,可谓一语中的。副题中记有王泉坡、周双压二人姓名,为人所不熟悉。我后来细检资料一一查寻,发现这二人都是明初人。由此进一步证明此卷确伪。原作者当为明初善赵孟頫书体者,曾携友游西川,作文以记之,本无作伪之意。再视卷尾,纸张十分局促,可以断定作伪者视此卷书法极似于昂而将其卷尾裁去,填以“松雪道人”伪款,加盖伪“赵氏子昂”朱文方印和伪“天水郡图书印”朱文长方印。这一伪品多年来竞欺骗了诸多大家,至此才真相大白。

还有一种作伪的手法值得注意。旧时有的书画家为了自己学习之用,照临别人的作品,到厂末篇,连原作者的题款也如实临下,最后再落上自己的款。金琮是明中期的书家,是学赵孟頫最好的人,他临赵氏作品,往往将题款一并临下,然后,在篇末老老实实落上自己的名款。可后来作假的人故意将金琮的名款去掉,一件假赵子昂书法就作成了。

有时还有这样的情况。有的人临别人的东西,不落自己的款,而盖上自己的章。还是金琮,他临了赵孟頫的《左太冲咏》,在后面盖上了自己的章“玉芝丹砂”,当时人们都将临本误认为是赵孟頫亲写,字体形看上去确像赵体,而且写得很好,但从纸及别的方面看时代又晚些。尽管金琮字写得很好,与赵氏毕竟还是有差别的,即形似而不神似。再查翻资料,发现《金琮传》中确实讲到,金琮有“玉芝丹砂”这样一枚章。由此可知,此卷为金琮所书。那么,此卷会不会是赵孟頫所写,而由金琮后加盖的收藏章呢?不会的,因为收藏章不以这种形式出现。此章是姓名字号章,与收藏章是可以分辨的。

明代还有一个仿赵孟頫书体稍逊于金琮的人叫詹僖(仲和),他还不及金琮仿赵子昂体得了些精巧之气,用笔秀丽圆润;他的字发偏,笔中有偏锋。故宫《石渠宝笈》著录中,收集了不少赵孟頫立轴上的书体,都是写在绢上的行书大字。这些字不分赵氏的早、中、晚期,一看全是一种面貌,毫无变化,其实全是假的,是詹僖作的一批赵子昂的假书法字。现在看来,赵孟頫的真迹还是手卷、册页多,立轴少。

挖款也是题款作伪的常见手法之一。有的与前讲的假白居易作伪手法相同,也有的不尽相同。曾有人送来-幅草书轴,署款岳飞。过去传岳飞字行草多,这幅东西也写的行草,在轴尾部写了个“飞”字的款,还盖有两枚岳飞的印,裱边绢上又有林则徐的长题真迹。其实这幅草书不是岳飞所写,而是明代张骏写的大草书。张骏的大草书有个特点,即很少把自己的姓名写进去,一般落款都落自己的字“天骏”,而作伪者将“天骏”二个字挖去,添写了“飞”字,又加盖了岳飞的假印。因为张骏这个立轴的字写得相当不错,致使人们误以为是岳飞的真迹,连林则徐这样的名人也上了当,纷纷在上面题字。本来我们想将该物买下来作为资料,但卖者价钱昂贵,要几千元,就没买他的。张天骏的真迹,只不过卖几百元而已

明代还有个叫陆明水(字号嵩年)的人,明亡之后投河自尽,他的民族意识很浓。陆明永有一手卷传世,用的洒金纸,后来作协者将陆明水的款洗去,落上了钱谦益的款。这一下卷写得很好,但“钱谦益”三个字写得不自然,与前面主文的字不同。作伪者为什么要将陆明水的字改成钱谦益的字呢?其一是因为钱是大官僚,以诗文享有盛名;二是作伪者在卷前还假造了一幅钱氏爱妻柳如是的画。这样柳如是作画,钱谦益题诗,夫妇合璧,这幅书画的价钱就更高了。

此卷的另一个漏洞出在诗前面的迎首章上,这枚章的印文是“嵩年”,而“嵩年”正是眭明永的号。作伪者不识就理,也就没下功夫去改动。这件手卷的字与号连成一体;就可确定此卷作者当为眭明永,而非钱谦益了。

河北博物馆藏有一幅张太平的字条原作,后人把题款挖去,填上了张照的款,改成了张照的字条。张照在乾隆时名望很大,乾隆皇帝就常让他代笔,再盖上乾隆的章,故其字价格较高。这幅字条露了两个马脚。其一是字体不像张照,张照善写行书,张太平虽也写行书,但其功力不及张照深;其二,张太平所作迎首都要盖一枚章“绥舆山人”,这是他的号,因不为常人所知,故假手未动这枚章。这样就露出马脚来了,岂有张照写字盖张太平章的道理呢?

书画题款作伪的手法虽然多种多样,有的甚至十分隐蔽,但总会有漏洞可寻。我们如果掌握了作伪的规律,在实践中认真考辨,就可以予以识别了。

(摘自《收藏家》杂志)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