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志第一卷·王羲之 文集 遗迹 纪念地生平

书画纵横 / 2013-09-24 22:53

第五类 文集 遗迹 纪念地

第二辑  遗迹  纪念地

王羲之生于临沂,长于建康,守会稽,罢官后长期居住会稽,死后葬于会稽郡剡县金庭。现三地均建有纪念性建筑,对存留遗迹则妥为修缮、保护,以供瞻仰。

一、临沂市王羲之故居

据《晋书》及《世说新语》记载,琅邪王氏于永嘉年间全族陆续南渡长江,随司马睿居建邺。未渡江者有二人,即王导之弟王颖、王敞。但二人均早卒,有无后人,不可考。故其在琅邪开阳(时琅邪王国都开阳,即今临沂市兰山区)的王氏故宅,有舍宅为寺之说。金《沂州普照寺碑》(今尚存)有这样的记载:‘(普照寺)当子城之西南,有古台岿然出于城隅。台之西复有废池,流潦潴焉。耆旧相传,台曰晒书,池曰择笔,其地盖东晋右军王羲之逸少故宅也。昔晋祚缺,元帝渡河(江? ),临沂诸王,去宅南迁,乃舍宅为梵寺。世祀绵邈,真伪莫考。往岁尝得断碑于土中,字虽漫灭,尚仿佛可读。’下面历数此寺自北魏至唐、宋、金的变迁及金皇统年间重修的经过。明代王世贞对此有不同看法, 他在《NBB32州山人四部稿》中写道:‘第云寺故右军王羲之舍宅者,妄。右军渡江时未十岁,当是淮南公(指淮南内史王旷)舍耳。’无论何人舍宅,王羲之幼年曾一度居于此地是无疑的。

后魏时,该寺名律寺。唐开元八年(七二年),赐名开元寺。北宋改称天宁万寿禅寺。伪齐刘豫时,易名普照寺。为纪念王羲之,后人曾在普照寺和洗砚池之间建右军祠。祠堂内立王羲之坐像,两边各立一童子,左抱文房四宝,右抱白鹅。祠院内立龙凤碑。清乾隆二十四年(一七五九年),知州李希贤在右军祠内设立琅邪书院。抗日战争期间,日军侵占临沂,古建筑被破坏,古文物遭洗劫。

一九八二年始,政府拨款对王羲之故居进行分期整修。现故居四周青墙环绕,大门南向,前出檐,立明柱四根,门上悬挂启功题‘王羲之故居’匾额。入门向北,即为洗砚池。池东西两侧狭窄处各有一石桥横跨。池北临岸修砚碑亭,亭内立‘晋王右军洗砚处’、‘洗砚池’石碑,字迹古朴苍劲。亭东临池建晋墨斋,内列文房四宝、书、画等。亭西,池中建留香亭,水上曲桥回旋,衔亭接岸。池西,回廊环绕,长百余米,廊壁嵌石碑五十余通,系国内部分著名书法家为故居重建时所题。砚碑亭北筑大理石台,台上立‘晒书台’石碑。台北部建有书院,内列王羲之书法碑帖、石刻及国内书法名家精品等。

二、南京市乌衣巷、桃叶渡

王氏举族随司马睿渡江后,与陈郡谢氏同住乌衣巷。乌衣巷本为孙吴时兵营,占地甚广,不仅王谢两大族在此居住,《晋书·纪瞻传》:‘(瞻)厚自奉养,立宅于乌衣巷,馆宇崇丽,园池竹木,有足赏玩焉。’后来,王氏族中人口众多,一部分移居马番里,讹为马粪里。至齐、梁之世,马粪王地位高出乌衣王。故刘禹锡有‘乌衣巷口夕阳斜’之诗,而《桃花扇·余韵》仍称‘乌衣冠裳旧谢王’。

乌衣巷在今南京市秦淮河附近,早已失去原来面貌。一九九七年初,重修王谢遗迹,巷口有自右向左横书‘王谢古居’。

王献之送桃叶渡江的桃叶渡,其故址今日已不见清波浩淼的水面,只有一竖碑,上题‘桃叶渡’。碑上方有古亭,不知何年所建。

三、绍兴市兰亭、戒珠寺

永和九年,王羲之等人在山阴县的兰亭修禊,并且写下了《兰亭序》。唐代以后,历代书法家推崇《兰亭序》,兰亭由此知名度极高。兰亭历经数代,屡废屡建。今天的兰亭建于明嘉靖二十七年(一五四八年),位于今绍兴市西南十三公里的兰渚山下,据说因为废兰渚湖,已距原址约一公里,但是仍然依山傍水,竹木参差。一九八年经全面整修后,建筑群分兰亭与右军祠两个部分。西部为兰亭,有鹅池、曲水、流觞亭。亭西有‘兰亭’碑亭,亭后有一九八三年重建的御碑亭,内立康熙皇帝手书《兰亭序》,碑阴刻乾隆皇帝书《兰亭纪事》诗。东部为右军祠,内有右军像、墨池、墨华亭。两侧壁廊上嵌唐宋以来名家摹写《兰亭序》。自一九八五年始,每年一届的书法节即在此地举行。

戒珠寺在今绍兴市蕺山南麓,或称右军别业。据传为王羲之舍宅为寺处。最早记载此事的为宋《嘉泰会稽志》:‘戒珠寺在府城东北六里四十七步,蕺山之南,本晋右军王羲之故宅,或曰别业也。’据宋《宝庆会稽续志》,‘(戒珠寺)初名昌安,大中六年改戒珠’。得名的来历,系用佛教术语,比喻寺中僧人戒律清白,犹如珠玉。南宋经学家、诗人朱熹有《游戒珠寺悼王右军宅》诗:‘因山盛起浮屠舍,遗像仍留内史祠。笔冢近应为塔冢,墨池今已化莲池。书楼观在人随远,兰渚亭存世几移。数纸黄庭谁不重,退之犹笑博鹅时。’

此寺亦几经兴废。明万历年间建大殿。清康熙五十七年(一七一八年)进行过一次大规模的整修,咸丰、光绪年间重修,一九二四年又重修。一九八三年重修山门、大殿和墨池。现为市级文物保护单位。

蕺山东侧,有题扇桥,传是王羲之为老姥题扇处。传说王羲之罢会稽后,住在蕺山下。一天,见一位老婆婆在蕺山下卖六角竹扇,所售无几,便取笔在每把扇上写下五字。老婆婆见弄污了扇子,不大高兴。羲之就对她说:‘但言王右军书字,索一百。’结果,竹扇立刻卖光。老婆婆便又拿了一些竹扇,在一座桥边等王羲之题字。王羲之只好绕行一狭长弄堂。今仍存躲婆弄。

四、嵊州王羲之故居与墓

《金庭王氏族谱》载:羲之‘(弃官后……遍游东中诸部)入剡(今嵊州),经金庭,见五老、香炉、卓剑、放鹤诸峰,以为奇丽幽渺,隔绝世尘,眷恋不能已,遂筑馆居焉。从之者夫人郗氏、乳母毕氏、中子操之。’又,宋人高似孙撰《剡录》载,王羲之墓在县东五十里的孝嘉乡。孝嘉乡即金庭所在。王羲之五世孙王衡遵照始祖右军尝欲舍宅为观而未遂的遗愿,在旧宅创建三清殿,初名金真观,南朝齐永元三年 (五一年),改名金庭观。

现嵊州市金庭,旧有金庭观、雪溪道院、右军祠、书楼、墨池、鹅池等均无遗存,仅存羲之墓。墓地入口处有石坊一座,上刻‘晋王右军墓道’六字,为清道光二十九年(一八四九年)王氏裔孙秀清重立。穿过石坊,有宽五米的墓道二百米,层层升高。右军墓坐北朝南, 呈圆形, 由条石叠砌。墓前有碑亭,内立二米高的墓碑,上书:‘晋王右军墓’。碑阴刻:‘大明弘治十五年三月二十五日吉旦,浙江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右参议吴重立’。

墓地考述

王羲之墓在何处,历来有三种说法:

(一)宋《嘉泰会稽志》载:‘王羲之墓在诸暨县苎萝山。孔晔云:“墓碑孙兴公文,王子敬书也。”而碑亡矣。’按《世说新语·赏誉》:‘庾公云:“逸少国举。”故庾倪(即庾倩,庾冰的第五个儿子)为碑文云:“拔萃国举”。’据此,孙兴公为碑文之说值得怀疑。今苎萝山下亦无墓葬迹。

(二)唐何延之《兰亭记》载:‘自右军之坟及右军叔以下茔域,并置山阴县西南三十一里兰渚山下。’《兰亭记》乃何延之记述辨才的弟子玄素亲口向他讲述唐太宗派萧翼去越州从辨才手中骗取《兰亭记》真迹的轶事。其事属实,但当时玄素已经九十二岁,记忆容或在细节上有失误之处 (从何文中可以考出数处这种小误) 。其文中‘右军之坟’,可能实为右军父母之坟。从宋代《嘉泰会稽志》到明、清的府、县志,都没有王羲之墓实地的记载,此说仍以存疑为是。

(三) 今传本《金庭王氏(王操之一支)族谱》,载有《嵊志列传》,云:‘(王羲之) ……年五十九卒,葬金庭观,乃其故宅。有书楼、墨池,墓亦在焉,大业间,沙门尚杲为志。’《族谱》中附载的隋沙门尚杲《金庭瀑布山展墓记》是这样记载的:‘尝闻先师智永和尚云:“晋王右军乃吾七世祖也。宅在剡之金庭,而卒葬于其地。我欲踪迹之,而罢(通疲)耄不能也。尔在便宜(方便时刻),询其存亡。”杲谨佩不遗。大业辛未,杲游天台,过金庭,卸锡雪溪道院。访陈迹,览佳山。因记先师遗语,求右军墓,得于荆榛之麓,略备邱茔之制,墓而不坟,朴而不。杲惧久加荒秽,邱陵莫辨, 征其八世孙钱复等共图之。立志石,作飨亭,以便岁时ND63B祀。呜呼,升平去大业才三百五十年, 而荒湮若此, 则千载之后,将何如哉? ’文后的署名为‘吴兴永欣寺沙门尚杲识。大业辛未三月丁丑’。此《展墓记》朴实无华,虽有二处小误 (小误一:永欣寺在会稽,不在吴兴,唐代以后才在吴兴建永欣寺。小误二:大业辛未年三月无丁丑日,而二月及四月均有。三或为二之误。) ,似非伪托。且《族谱》中王羲之八世孙中,确有钱复的名字。唐剡县,今为嵊州,金庭在县东五十余里处。 宋人高似孙所撰《剡录》 及《两浙名贤录》均记载王羲之好友许询亦居金庭:‘询尝筑室金庭,其裔孙在金庭者名潜,唐中叶时为著作郎。’‘许询终剡山,墓在孝嘉乡济庆寺’。这记载当属实,李白《送王屋山人魏万还王屋》诗中,有‘此中久延伫,入剡寻王、许’语,可以为证。据以上隋、唐文献记载,墓在嵊州金庭说,最为可信。今金庭羲之墓仍然存在,且有明弘治十五年(一五二年)重立的‘晋王右军墓’碑,有碑亭及刻有‘晋王右军墓道’的石坊。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