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志第一卷·王羲之 生平生平

书画纵横 / 2013-09-26 10:12

第二类 生平

第一辑  坎坷幼年

王羲之诞生于晋惠帝太安二年(三○三年) (王羲之生年尚有他说,详见本志附录《王羲之生卒年辨证》。) ,故里是琅邪国临沂县都乡南仁里。童年时居住在开阳县城内,因为当时琅邪国治开阳,琅邪王司马睿的王府便坐落在开阳城内。王羲之出生时,正值‘八王之乱’,西晋王朝岌岌可危。父亲王旷建议琅邪王司马睿南迁,包括琅邪王氏在内的名门大族纷纷举族随司马睿渡江。当时,羲之年仅五岁。

琅邪王氏初到建邺,聚族居于乌衣营(后称乌衣巷) (《景定建康志》十六引《旧志》云:‘乌衣巷在秦淮南,晋南渡,王谢诸名族居此……今城南长干寺北有小巷曰乌衣,去朱雀桥不远。’) 。这里本是三国孙吴时代的营房故址。陈郡谢氏、丹阳纪氏两族也居住在这里。

王羲之南迁跋涉之景及生活在乌衣巷的少年时代,无资料可考。永嘉三年 (三九年) 王旷领兵救壶关,全军大败后下落不明。这一事件应给他的家庭留下深深的阴影。这一年王羲之七岁。在建邺的日子,‘母兄鞠育,得渐庶几’。

书法艺术系琅邪王氏的家传艺术,名家高手代有所出。王羲之父亲王旷亦善书,羲之自幼在父亲指导下学书。父亲失踪后,羲之叔父王ND447代兄照顾羲之一家,并对羲之书艺的发展产生了重要影响。《晋书·王ND447传》载:‘ND447少能属文, 多所通涉, 工书画,善音乐、射御、博弈、杂伎。’王僧虔《论书》说:‘王平南ND447是右军叔。自过江东,右军之前,惟ND447为最,画为晋明帝师,书为右军法。’羲之聪颖勤奋,在名师指点下,不上三四年,字已颇为可观。其从伯王导见后甚为赞许,并将自己随身携带过江的钟繇《宣示帖》 (《宣示帖》原名《宣示表》,魏钟繇书。真迹在王导处,过江时藏于衣带中,后赠与王羲之。羲之转与王修,升平元年(三五七年)修死,其母将《宣示帖》纳入棺中。北宋《淳化阁帖》收有王羲之临本,真迹不存。) 送给羲之。羲之视若珍宝,虽尚不能完全领悟钟繇书法的妙处,但他苦苦习临,书艺大长。

河东卫氏, 亦是书法世家。从晋武帝时,卫NF146的书法便与索靖并称‘一台二妙’。其子卫恒,著有《四体书势》,亦工书法。恒的堂妹卫铄,字茂猗,书法造诣在卫恒之上。她嫁与江州刺史李矩,夫早死,抚儿成长,人称卫夫人 (卫夫人的丈夫为李矩。 当时有两个李矩: 一为平阳李矩,曾为汝阴太守,后转荥阳太守。见《晋书·李矩传》。一为江夏李矩,曾为江州刺史,见《晋书·李充传》。唐张怀N F146《书断中》称:‘卫夫人名铄,字茂猗,廷尉展之女弟,恒之从女,汝阴太守李矩之妻也……右军少常师之。永和五年卒,年七十八。子克(应作充)为中书(下脱一侍字)郎,亦工书。’把两个李矩合成一个了。王僧虔录《羊欣古今能书人名》所记‘江夏李式,晋侍中,善隶草……晋中书院李充母卫夫人,善钟法,王逸少之师’,是正确的。卫夫人应是江夏李矩之妻。) 。儿子李充、充的堂兄李式也都以书法闻名于当时。李充被王导辟为掾吏,后来转为记室参军。卫夫人随儿子在建康。王羲之曾跟其学书。

北方大动荡,汉刘渊部下刘曜攻下洛阳,俘晋怀帝。司马睿在建康大为震惊,但年少的王羲之并未受到什么影响。建兴三年(三一五年),羲之兄籍之被征为世子文学,不久娶汝南名族周嵩的女儿为妻。这位长嫂甚为贤惠,待羲之很好,以致当寡嫂死于永和年间时,羲之痛切地写道:‘亡嫂居长,情所钟奉,始获奉集,冀遂至诚,展其情愿,何图至此?未盈数旬,奄见背弃,情至乖丧,莫此之甚!追寻酷恨,悲惋深至。痛切心肝,当奈何奈何!’(见《王羲之王献之全集笺证》书信之六百五十八。山东文艺出版社一九九九年版。据此,当是王羲之把寡嫂接去奉养,不久,嫂病死。又,《六月二十七日帖》云:‘周嫂背弃,再周忌日,大服终此晦,感摧伤悼,兼情切剧,不能自胜,奈何奈何。’亦可参看。)

就在这一年, 嫂子的伯父周NFDB4宴客,羲之随叔父赴宴。他是小辈,自然敬陪末座。 周NFDB4是名族名士,时任司马睿的右长史,是军府的主要官员。他宴客,群贤毕至。筵席上,上了一味洛京名菜‘牛心炙’。吃这一味菜,主人按例需先敬席上最重要的宾客。 当周NFDB4将菜先送到末席王羲之案上时,满堂贵宾见受此殊荣的竟然是一个少年,问知是久被遗忘的王旷的儿子时,均惊奇不已。一向安居家中、很少在名士群中应酬的王羲之,从此闻名,这年他十三岁。

又过了两年,司马睿先为晋王,后登帝位。建康城中两番大封功臣,琅邪王氏一族,除了同姓王以外最受尊荣的,则是开国倚靠的一文一武--王导和王敦。王导由扬州刺史改为骠骑大将军。王邃为尚书。改元‘大兴’后,王敦加领江州牧,王导加开府仪同三司。 四房一支,王ND447已是荆州刺史,王彬入为侍中,是皇帝贴身近臣。籍之虽未升官,但是昔日的世子今日成为太子,他理所当然地成了太子文学。至于羲之,年方十六岁,有些高门子弟在这个年龄,已经可以起家为秘书郎等官职了,他却没有这个机会。

以后的两三年,一股政治暗潮在涌动。司马睿对王导、王敦的势力日益膨胀感到不安,便引用刘隗、刁协为心腹,削弱敦、导的权力。永昌元年(三二二年)正月,王敦抢先起兵,从武昌东下,沈充从吴兴起兵响应,四月攻下建康。闰十一月,元帝忧愤而死,王敦专擅朝政。明帝太宁二年(三二四年),王敦死。王含、王应再攻建康,被郗鉴用江北刘遐、苏峻兵马击败。

这一事件对琅邪王氏成员影响甚大。他们或者追随王敦作乱,或者忠于皇帝,都必须表明态度。(一)王ND447:当王敦攻建康时,司马睿派他去劝王敦。他懦弱,反被王敦用为平南将军、荆州刺史,替王敦杀了司马丞。但他不久死去,棺木还建康时,元帝还是原谅了他,‘赠侍中、骠骑将军,谥曰康’。(二)王彬:公开哭吊被王敦杀死的周NFDB4, 当面斥责王敦‘抗旌犯顺,杀戮忠良’。王敦威胁要杀他,他正色说:‘君昔岁害兄(王澄),今又杀弟耶?’王敦只好把他远远送去豫章为太守。(三) 王籍之:他岳父周嵩和周嵩的哥哥周NFDB4都在王敦造反后被杀。他任安成太守,在豫章西面,兵微道远,无力为岳父报仇。(四)王羲之:这时他未出仕,不需要亮相,但在太宁元年(三二三年)八月以后,发生了郗鉴求王氏子弟为婿,羲之坦腹进食,反而被选中的故事,由此可反观羲之对此事的态度。

《晋书·王羲之传》记载:‘时太尉郗鉴使门生求女婿于导,导令就东厢遍观子弟,门生归,谓鉴曰:“王氏诸少并佳,然闻信至,咸自矜持。惟一人在东床坦腹食,独若不闻。”鉴曰:“正此佳婿耳。”访之,乃羲之也,遂以女妻之。’郗鉴,字道徽。惠帝时曾任中书侍郎,东晋初为兖州刺史,明帝时迁车骑将军、都督徐兖青三州军事。明帝死,与王导、庾亮并受遗诏辅佐成帝。平定苏峻、祖约之乱后升任太尉。郗鉴选婿,时间应该是在明帝太宁元年(三二三年)八月以后。该年八月,王敦觉得郗鉴在合肥对自己有威胁,表鉴为尚书,明帝下诏令郗鉴还朝。郗鉴走到姑孰,被王敦扣留,后终于回到建康。郗鉴刚到建康,便和明帝密谋讨敦。郗鉴在就要声讨王敦时向王氏子弟中选女婿,应有双重目的:一是麻痹王导,以掩饰暗中对付王敦的企图;二是确实有意在不支持王敦的四房中选个女婿,甚至于心目中早已选定了王羲之。这一年王羲之虚岁二十一岁,其妻子郗璇年岁不详。他二人是否当年成婚,不可考。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