孟会祥 王羲之《快雪时晴帖》评析研究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09-29 15:54

《快雪时晴帖》释文:

羲之顿首。快雪时晴,佳想安善,未果为结,力不次。王羲之顿首顿首。山阴张侯。

《快雪时晴帖》与王献之《中秋帖》、王(王旬)《伯远帖》并称“三希”,是王羲之著名法帖。然而此帖勾摹似非精工。

勾摹的最高境界,当然是摹本与原作一模一样,就像现在高精度的制版印刷,才会取得“下真迹一等”的效果。古人向拓,全是手工操作,所以不免在其中羼以己意。既然羼以己意,那就牵涉到“己意”与原作之意的契合程度。摹者能够理解并忠实于原作,当然最好,否则,不理解原作或故意修饰原作,化神奇为腐朽也是可能的。

“快雪时睛佳想”这六个字,原帖可能也平正些,但,笔致变化,绝不会如此单调。这只要看一看《奉橘帖》中几个字的精妙程度就可以揣测到。乍一看这六个字,就令人想到唐人,或者令人想到珠圆玉润的乾隆皇帝。恐怕这六个字,笔致不无拖踏之嫌,而布白不无算子之讥。由王谢子弟的爽爽英气,一变而为庠序生员的循循入矩,所改变的,也正是不端正、不修葺的锐气。第二行倒是清丽洒脱,笔歌墨舞,但细细推敲,也就仍不免遗憾。如“未”、“果”左下角的挑点,从何处来,向何处去,都有点拖泥带水,含胡不清;“力”字的肩可谓清雄,撇画本应(金舌)利爽辣,却不知为什么突然就蔫了,疲疲沓沓,令人扼腕。“王”字圆头圆脑,何其平庸,简直有点俗了。“山阴张侯”这四个字,体段还像王羲之,而隐隐透出甜软,像是唐百虎。

这些不尽人意的地方,恐怕不是技术原因所致,而是有意无意间加入了唐法。唐不当然也是由晋法演变来的,但是唐人朴实凝重,与晋人比,少了些天机。自唐溯晋,也就往往不能突破这个蕃篱,而止步于平实。由此,我们也不能不佩服米芾、王铎的融会能力。

尽管《快雪时晴帖》有这些不尽人意之处,但透过这个漫漶不清的帖子,仍可想见王羲之的风采。此帖娓娓写来,不弄险,不造奇,正所谓不激不厉。尽管重笔的巧处被勾摹掩盖,而细笔处,仍能见瘦硬通神的境界。写如此小字并不难,难在转折处干脆响亮,更难在笔画曲处的内蕴弹性。比如“未”、“果”、“为”、“结”、“次”等字,沿着行笔先后读去,真让人一咏三叹。这几个字的处理方法,与《元略墓志》甚为相合。吴玉如先生说《元略墓志》与“二王”息息相能,真是法眼。

启功先生主编《书法概论》说:“《快雪时晴帖》是王羲之行书的精品。此帖行笔流畅,在妍美中又有厚重之感。”论断可谓准确。而其厚重处,终究似勾摹不精。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