祁小春 《兰亭序》“揽”字考兰亭序专题

书画纵横 / 祁小春 / 2013-09-29 16:33

《兰亭序》“揽”字考

引用:

[来源]    《书法研究》2001年第1期  总第99辑

[作者]    祁小春     

《兰亭序》“揽”字考

绪    言

王羲之的《兰亭序》中,“揽”字见有两处,即“每揽昔人与感之由”和“后之揽者亦将有感于斯文”。检梁刘孝标《世说新语》企羡篇注三所引王羲之《临河序》,以上两句皆不载。王羲之的曾祖父名王览,一般认为,羲之是为了避先祖之讳,而代写为“揽”的。但

是,笔者对这一观点持有疑问。理由是:

一 、王羲之为避曾祖父之讳,为何非要将“览”改为“揽”?

二 、以“览”的同义字,有见、看、睹、观、读、咏、诵、阅等,若避讳,何不选用之?

三 、“揽”,《说文》作“擥”,释“撮持也”。又,《释名 释咨容》释“敛”,《广雅 释诂》释“持”,都有“持”、“手取”、“握”或“摘”、“取”之意。换言之,即“揽”字,不包含“见”、“读”、“咏”、“阅览”的“览”字之意。尽管“揽”于《兰亭序》的文意而言,思义难通,然而,羲之何故在自撰的文章中竟两次重复用这“揽”?

四 、假如说,王羲之爱用此字,又为何在现存的大约四百余通羲之尺牍中找不到“揽”字?

如果从结论上看,就像前人指出那样,《兰亭序》的字数比《临河序》多了百六十七字,因此,断定《兰亭序》为伪作。以下,笔者想就“揽”字中所引发出的问题,稍陈述一下意见。

为了说明问题,有必要先接触有关中国的避讳学。大概在隋唐时代以前,避讳的方法比较单一,普遍以改字、空字二法为主。空字法是在应该回避的宇处不写而留下空白,或下面注以“上讳”两字,作为说明。改字法则把所避之讳,选用它字代之。空字法因

与本文的论题没有直接关系,暂且不论,现单就改字法述之。

本文以陈恒的《史讳举例》为基础,同时参考《通典》礼篇卷六四之“讳议”、《通志》氏族略、《颜氏家训》风操篇、《世说新语》、宋周密《齐东野语》卷四避讳条,及其他史书,通过改宇法来检讨《兰亭序》中的“揽”字。

首先,根据陈恒《史讳举例》,来窥察一下秦汉魏晋南北朝时避讳的实例。

时  代        讳  名        改  字  实  例

秦               

襄公                子楚        称楚国为荆

始皇帝        政、正        改正月为端月

西  楚               

项羽        籍        改籍氏为席氏

汉               

高祖          邦        改邦为国

高祖后        雉        改雉为野鸡 

惠帝        盈        改盈为满

文帝        恒        改恒山为常山

景帝        启        称微子启为微子开

武帝            彻        改彻为通  

昭帝        弗        改弗为不 

宣帝        询        改询为谋

哀帝        欣        改欣为喜 

光武帝        秀        改秀为茂

明帝        壮        改壮为严 

和帝          肇        改肇为始  

殇帝          隆        改隆为盛  

顺帝           保        改保为守

恒帝        志        改志为意

灵帝        宏        改宏为大

献帝        协        改协为合

三国               

魏齐王        芳        称芳林园为华林园 

吴景王        休        改休阳县为海阳县

晋               

宣帝        师        改太师为太宗、京师为京都   

愍帝        业        改建业为建康、邺县为临漳

元帝        睿        《宋书》称王睿之字元德

成帝        衍        呼王衍为王夷甫(《世说新语》沿此习惯) 

康帝        岳        改岳为嶽、岱等

简文帝        昱        改昱阳为育阳

宋               

顺帝        准        改平准令为染署今

南齐               

高帝        道成        改萧道先之名为景先

梁               

武帝之父        顺之        改襦为从  

北魏               

献文帝        弘        改弘为恒 

北齐               

神武帝        欢        改欢为欣    

从上表中可知,隋唐以前的避讳几乎都用改字法,即改讳字,但所改之字其意义必须与讳字同,或近似的字代之。改字法的基本方法,《颜氏家训》风操篇曰:“凡避讳者,皆须得其同训以代换之。”陈恒亦云:“讳皆以一同义互训之字相代。”(同书卷一)二说与表中所示的实例相附。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