刘涛 王羲之 袁生帖考辨研究评述

书画纵横 / 刘涛 / 2013-10-08 16:31

一、王羲之《袁生帖》的流传情况

2000年12月30日,日本书家谷川雅夫先生来访,带来《书に游ぶ》(二○○一年一月号)一册,其中披露王羲之《袁生帖》墨迹本,草书3行25字,彩图印制精良,有如亲对原件。此按行款录文如次:

得袁、二谢书,具为慰。

袁生暂至都,已还未?

此生至到之怀,吾所□也。

《袁生帖》墨本是罕见之物。50年代日本平凡社出版的《书道全集》第四卷作品解说部分,有中田勇次郎先生撰写的“《袁生帖》”条,提到“京都藤井氏有邻馆藏有模本,并有文徵明的题跋”,但是,平凡社30年代、50年代出版的《书道全集》两种版本选编的《袁生帖》,都采用明朝华夏《真赏斋》刻本。我不曾见过墨迹本,突然见到墨本,非常惊喜。《书に游ぶ》注明此帖为“藤井齐成会藏”,询问谷川先生,才知道是日本大名鼎鼎的京都藤井有邻馆的领导机构。遗憾的是杂志上没有著录墨本的质地、尺寸。

《袁生帖》墨本,清朝吴升《大观录》卷一“王右军袁生帖”条有详细的著录:

冷金笺本,高八寸,阔三寸,草书二十五字。宣和收藏。月白绢籤金书“晋王羲之袁生帖”七字。宸翰之精,玺宝之艳,当为第一。黄绢隔水右边钤宣和、圆双龙玺二,本身左边钤政和、宣和连章玺二。后压内府图书之印,末有真赏瓢章华夏藏印。卷首宋刻丝仙山楼阁绮装裹,色泽妍丽界画精工绝似李思训笔,生平所见刻丝惟此为最。余惟此帖虽入宣和御府,然大观帖所刻波拂有锋芒,结体有劲力。而此真迹纸太白,不能纯古,字画一笔波靡竟成油熟,较之刻帖反觉气韵消乏,颇疑此本为唐人所摹,数百年后子夏西河视同尼父,传至佑陵(宋徽宗)亲加标识。衡山先生又起而疏其本末,袁生一帖声价遂重,独自晋至明历代擅书者不一家,何乃遗其题识寥寥然止一佑陵标签?待诏之审定不可晓也。(1)

“政和”、“宣和”玺是徽宗内府的鉴藏印记,徽宗敕撰并亲自过目修改的《宣和书谱》卷十五著录的王羲之草书帖目,就有《袁生帖》。(2)吴升说墨本“右边钤宣和、圆双龙玺”,“左边钤政和、宣和连章玺”,又有“月白绢籤金书晋王羲之袁生帖七字”,在藤井有邻馆《袁生帖》墨本上都一一见到,但“晋”字已漫漶。

《袁生帖》后文徵明题写的跋语,《书に游ぶ》没有披露,吴升未著录,但清朝卞永誉《式古堂书画汇考》卷六“晋王羲之《袁生帖》”条有录文,这里据《三希堂法帖》刻本录文如下:

右王右军袁生帖,曾入宣和御府,即《书谱》所载。《淳化》第六卷亦载此帖,是又尝入太宗御府,而黄长睿阁帖考尝致详于此。然阁帖本较此微有不同,不知当时临摹失真或《淳化》所收别是摹本皆不可知。而此帖八玺烂然,其后覃纸及内府图书之印,皆宣和装池故物。而金书标签又出陵亲札,当是真迹无疑。此帖旧藏吴兴严震直家,震直洪武中仕为工部尚书,家多法书,后皆散失。吾友沈维时购得之,尝以示余,今复观于华中甫氏,中甫尝以勒石矣。顾真迹无前人题识,俾余疏其本末如此。嘉靖十年(1531年)岁在辛卯九月朔,长洲文徵明跋。(3)

文氏题跋后刻有乾隆御题两跋,其一曰:

右军《袁生帖》三行二十五字,见于《宣和书谱》。今展之,古韵穆然,神采奕奕,宣和诸玺,朱色犹新,信其为宋内府旧藏。乾隆丙寅(1746年),与韩稦《照夜白》等图同时购得,而以此帖为冠。向集石渠宝笈,以右军《快雪时晴》为墨池领袖,复藏此卷,遂成二雄。长至后一日,三希堂御题。

《三希堂法帖》卷一收刻的《袁生帖》,吴升著录的宣和内府诸印俱在,但左上方“政和”玺已残。又有乾隆内府诸印。《袁生帖》是王书名迹,北宋王著辑刻的《淳化阁法帖》,南宋潘师旦摹刻的《绛帖》,明朝华夏编次的《真赏斋帖》、王肯堂摹刻的《郁冈斋帖》都收刻了《袁生帖》。清末杨守敬《平帖记》也说及《袁生帖》:

真迹今藏内府,有宣和、政和玺。《三希堂》刻最精审。《郁冈斋》、《真赏斋》二刻亦各有胜处。成哲亲王疑为米临,然《阁帖》所摹,虽之笔意,而轮廓尚具,与此不甚相远,当非米笔。《郁冈斋》谓是唐摹,或有据。宋帖无不摹此者,今惟《宝晋斋》差可观。(4)

我所见到的《淳化阁》、《真赏斋》、《三希堂》等刻本,第三行末均无藤井氏墨迹本的一字之空。墨迹本空处有墨痕,似“点”状,像是某字残泐的末笔。所残是何字?检唐朝张彦远《法书要录·右军书记》,录有《袁生帖》文本:

得袁、二谢书,具为慰。袁生暂至都,已还未?此生至到之怀,吾所尽也。弟预须遇之大事,得其书,无已已。二谢云:秋末必来。计日迟望,万羸不知必具不?知弟往别,停几日决,其共为乐也。寻分旦与江姚女和别殊,当不可言也。(5)

可见墨本所空的字是“尽”字,由此知道唐朝流传的《袁生帖》还有85字本。

如果《袁生帖》华夏藏本就是唐人摹本,结合上述种种著录及题跋来看,《袁生帖》在唐朝流传时已经有85字本和25字节本。宋朝以来,流传的《袁生帖》墨本都是25字节本。北宋初年收入内府,太宗时始刻帖。传至宣和内府,钤盖“政和”、“宣和”鉴藏印及双龙圆印。南宋、元时期递藏情况不详。明初洪武年间,墨本归工部尚书吴兴严震直家,继而沈维时购得,后由无锡华夏(中甫)收得。嘉靖十年(1531年)九月,华氏延请文徵明题跋。清朝乾隆十一年(1746年)收归御府。清朝末年,《袁生帖》华夏藏本犹在内府,此后不知去向。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