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羲之 寒切帖 草书 天津博物馆藏行草墨本

书画纵横 / 2013-10-09 15:53

王羲之书。唐人钩填本,有乌丝栏。纵二六厘米,横二一·五厘米。五行,五十一字。草书。现藏天津博物馆。

此帖又称《谢司马帖》、《廿七日帖》。从隔水(其绫裱是宋代所制)上所钤有的各家收藏章中,可以得知此帖曾收藏于南宋绍兴内府,明代时为长洲韩宗伯(世能)、相国文肃公王锡爵(元驭)、万历进士王衡(辰玉)收藏,后转为清初画家王时敏祖孙三代所藏,之后又辗转归清代顺治进士李坦园等收藏。此帖第一行末“十四十”三字右侧有“僧权”二小字押署,则此帖底本当曾入梁朝内府。卷后董其昌题跋云:“右军真迹世不多见,唯吾乡陆文裕公家《月半帖》、吴门王文恪家《此事帖》与此而三耳。所谓山阴衣铱,非具眼者,不可与传也。”娄坚在甲辰三月(明万历三十二年)题跋云:“此右军《廿七帖》为长洲韩宗伯收藏,去年春始获见之。今又从辰玉内翰索观,寻绎再三,往往得其异趣,真所谓从容中道者。米元章云:‘世人以努张为筋骨,不知不努张自有筋骨焉。’予幸得再睹神物,益信此语之妙解。”

此帖收刻于《淳化阁帖》卷七、《大观帖》卷七、《澄清堂帖》、《二王帖》、《澄清堂》、《宝贤堂》、《玉烟堂》、《邻苏园》。

《寒切帖》为王羲之中晚年所書寫。此帖先勾再填以淡墨,转折处鋒芒毕現,钩填精密,形神兼备,下真迹一等,充分表现了王书的风格。王书真迹现已无存,故此帖十分珍贵,是现代人学习和探究王羲之书法用笔技巧难得的范本。

释文  十一月廿七日羲之報,得十四、十八日二書,知問為慰,寒切此各佳不?念憂勞久懸情,吾食至少,劣劣力因謝司馬書不具。羲之報。

 

王羲之的寒切帖和干呕帖

一位年过古稀的老人,40年前曾经抢救出了王羲之的真迹———干呕帖,这件稀见的珍品现在是天津博物馆的镇馆之宝。他就是国家文物鉴定委员会委员刘光启。

“王羲之两张帖子很著名,一张是寒切帖,一张是干呕帖。寒切帖的内容很简单。”刘光启从一张原天津历史博物馆纪念册中拿出了一张照片,从照片上能够看出这样几行字:“十一月廿七日羲之报:得十四、十八日书,知问为慰。寒切,比各佳不?念忧老久悬情。吞食甚少,劣劣!力因谢司马书,不一一。羲之报。”

“这张帖子当年差点在废品收购站的熔炉里化为纸浆。”提起40年前的那段往事,刘光启至今仍然心有余悸。“在纸张放入熔炉化为纸浆前,根据当时有关规定,文保部门必须要进行严格的检查。”40年前的一天,刘光启跟另外几位同志一同前往天津市河西区太湖路的一个废品收购站,当时在熔炉前有一捆纸引起他的注意,那卷纸又黄又脆,好奇心让他将这捆纸轻轻打开,从落款断定出这就是王羲之的寒切帖,又名“廿七帖”、“谢司马帖”;纸本,纵25.6厘米,横21.5厘米。此帖在明代流入民间,曾为王时敏等递藏。据刘光启介绍,“谢司马”应为谢安。谢安为王羲之挚友。谢安于升平四年(公元360年)出山为桓温西司马,时41岁。王羲之此信应写于此年,次年,即升平五年逝世。因此,此书应是其晚年所书。评者都认为,晚年王羲之的书法才达到极致,于此帖可以领略其末年书法妙处。

刘光启指着照片对记者说:“此帖平和简淡,写时好像毫不费力。许多字,如‘得’、‘保’、‘谢’等字,好像简得不能再简,笔画也没有那么多转折、顿挫。但简化不是简单,而是高度概括,做到了有点画处甚至无点画处都意韵十足。如此帖残破较重,许多字(如‘月’、‘羲’、‘劳’字等)虽然残破,但气势仍然十分丰满。就整体来说,笔画比较妍润,但有些笔画,如第一个‘之’字,‘寒切’等字,润中含朴,非常耐人寻味。唐人孙过庭曾说:‘是以右军之书,末年多妙,当缘思虑通审,志气平和,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所以能够‘不激不励,而风规自远’,是建立在其高度成熟的技术基础上的。所谓‘无间心手,忘怀楷则’正是指的这种水到渠成的情况。这就是我所了解和发现的寒切帖。”王羲之的真迹在熔炉前被刘光启等人抢救了出来。

全国目前馆藏的王羲之真迹并不多,天津却藏有两件王羲之墨宝———“干呕帖”和“寒切帖”。“说到干呕帖,我是在搞文物整理的时候发现的它,20世纪60年代后期,在一堆纸山中,我抽出一卷黑色偏黄的纸卷,打开一看原来是稀罕的干呕帖。据说它在伪满洲国时期流落民间,故宫曾派人多次查找均未找到此帖,有人说,曾在琉璃厂附近见过这帖,没想到那时我会在一堆纸张中发现它。现在它被收藏在天津历史博物馆,是罕见的珍品。经调查得知,此帖流落民间后,被一男子买走(当事人的后代不希望透露姓名),文革时期,王羲之手卷被没收,当年曾经将干呕帖进行展览。文革后,我找到当时收藏这手卷的后人,他在天津四面钟贸易公司当职员,他根本不知道自己父亲曾经买的这幅手卷。于是劝说他捐给国家,就这样用1万元作为奖金将该手卷送到天津历史博物馆,成为珍品中的珍品。”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