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献之《鸭头丸帖》评析研究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10-17 22:28

王献之《鸭头丸帖》评析

王献之(344—386),字子敬,小字官奴,王羲之第七子。官至中书令,死后由族弟王珉代其官,世人因称献之为大令,王珉为小令。献之幼学于父,不为其父所囿,别创新法,自成一家。42岁卒。

《鸭头丸帖》为行草书。二行,文曰:

“鸭头丸,故不佳。明当必集,当与君相见。”共15字,系王献之给友人的便札。真迹现存于上海博物馆。

《书估》称赞王献之:“逸气盖世,千古独立,家尊才可为其弟子尔。子敬神韵独超,天姿物秀,流便简易,志在惊奇,峻险高深,起自此子。”《书议》说:“子敬才高识远,行草之外,更开一门:夫行书,非草非真.离方遁围.在乎季孟之间。兼真者,谓之真行;带草者,为之行草。子敬之法,非草非行,流便于草,开张于行,草又处其间。”行草书可谓王献之的独创,如果说王献之超迈过于其父,也主要表现在他的行草书中。

《鸭头丸帖》与王献之的其他行草帖比较起来,特点是明显的。如果说《十二月帖》、《中秋帖》皆爽爽然英气逼人的话,则此帖甚有平淡之境。平淡并非是庸常,而是超逸。怀素的《论书帖》、《苦笋帖》好像从这里得到了不少东西。米芾论怀素书,曾指出其平淡,也是这个意思。平淡的作品,当然是绚烂之极归于平淡。所以,学习此帖,并不宜于从平淡着眼而学其平淡,倒是应当从虚和灵动处着眼。帖中15字,可以说无一字作正局,极尽变化之能事。如“鸭”字左右的映带自不必说,而左右间稍有距离,便显得宽裕从容;“头”字左右错落;“丸”字甚为迅捷流动,这些巧妙的变化,并不是计划出来的,只是信手写出来的,所以举重若轻,洒落风神。

米芾自诩独得八面,所谓八面出锋,其实也就是笔致的变化。如果说“得一面”是一例中锋,如犁划然犁开沃土,八面出锋则丰富得多,笔如纸上之舞。在不失中锋的前提出,以不同的侧面入纸而书,就要有翻折,有转动。如“故”字,明显可以看出,每改变一次运笔的方向,都有笔致的变化,腕的灵活,历历如可见。掌握这样的笔法,已经不是一件容易的事,然而掌握这样的笔法还不够。还要有两点需时时自警:其一,注意了笔致的变化,不断翻转,而忽视了笔笔不苟,力未送到,也便容易显得孱弱。其二,能写得龙飞凤舞、天花乱坠,却不能得清气,只见热闹,不见高古。如果说前者还属于技法层次的东西,那么后者,就只有靠养成品味来解决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