赖小皮:江山闲主,城市逸民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许贻群 / 2013-11-06 11:01

学生们称呼他许仙。“仙”与“先”谐音,闽南语、普通话,交换着来,怎么叫都觉着亲切。和那些苦大仇深、肩担道义的艺术家们比起来,许仙简直就是尊快乐的活神仙。最重要的是,许仙的快乐具有可传染性,一有他在,现场总是笑点不断。听许仙聊天,最乐的是听他用地道的闽南话说段子,荤的素的,样样拿手。有时候,聊得开心时,许仙甚至不惜拿自己稍稍向外凸出的下颚做例子,给大家逗乐子。一个善于制造欢乐的人,必定是一个有趣而豁达的人;如果这个人还是一个艺术家,那必定是一个智慧的人。

初次见到许仙,是在闽南书院组织的一场讲座上。许仙是主讲人。不过,这个主讲人一点儿也不拿姿态,座下是一群年轻的书法教育者加文学青年。许先讲的什么内容大抵已经忘了,但是有一个问答让人记忆犹新。座下不少从事书法教育的教师问曰:许老师,您怎么看待书法家和书法教育?

“有的书法家怕把自己的东西教出去了,自己就没市场了。其实,你教出去的,就是你的学生,你的学生也是你的市场。越来越多的人懂书法搞书法了,市场自然就越来越大。”

大概是这个意思吧。

真理越辩越明,书法也是越写越明白。当时的我,小说停了一两年,正打算把书法捡起来打发时间,好歹让自己感觉处在学习的状态,不至于每日惴惴不安。当时的我还在“农民体”的泥淖里挣扎,听完这个讲座,心想,这个人大概就是我理想中的老师吧。

于是就知道了早在温陵城里遐迩闻名的“嚣嚣馆”。让我感到惊讶的是,摆在嚣嚣馆许仙案几上的,除了几张小楷作品,常常是中华书局、上海古籍的竖排古书,《山谷词校注》之类的。许仙常笑侃自己不过一介职专生,这实在让人感叹:大学问者原来真的藏在民间。诗词、文史、佛学,萝卜、青菜,许仙自有炖成一锅的妙法。不做论文,不评教授,不过,也只是在书法作品上偶露一手。

跟着许仙写字,就像跟他聊天一样轻松。许仙教人书法,并没有严格的要求,也不强迫你做系统的训练,每个学员想写什么就写什么,他只是给你提建议。不过,这些建议可真是因材施教。许仙虽然深入传统,却也不是一个墨守传统的人,因此学生们不必“齐步走”,不过,你如果绕弯路了,他会在关键的时候把你的牛头拉回来。所以,在嚣嚣馆内,你常常可以看到有人凝神静气写小楷,有人弯弯曲曲画“团字”,有人亦步亦趋临二王,有人挥洒自如刷大草。你要是问他许仙:这个帖写不好怎么办?许仙的回答必定是:

“我写给你看。”

身教重于言传。当然了,作为学生,眼到、手到、心到,这是必须的。

许仙饱学诗书,行草篆隶楷,无不精通,既深研古帖、也不薄今人,他总结出来的书法利器和秘籍,招招制胜。许仙重视学习材料的搜集,也乐意将它拿出来和学生们共享。嚣嚣馆就像书法“梦工场”一样,没有几年,在各种国展上成绩斐然。出入于嚣嚣馆的,大都不费多长时间,就是本地书法“名流”。

许仙虽然贵为“书仙”,但是只管弘法,不作道场,不把书法打扮得神秘兮兮的。和他的生活和造型一样,许仙不竖奇怪的发型,不抽烟、不喝酒,交往有度,恬淡、自然,充满了乐趣。

“子好游乎?吾语子游。人知之,亦嚣嚣;人不知,亦嚣嚣。”这是孟子的话。嚣嚣馆是否得名于此?在城市的喧嚣与孤独中,许仙隐匿其间,潇洒悠游,不亦乐乎?“江山风月无常主,但是闲人即主人”,清代诗人汪琬从苏东坡那里借来的这两句诗,曾经一度是许仙的QQ签名。玩转书法,许仙想成为的,也许不仅仅是书法家,而是清风朗月中的那位闲主吧?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