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劲雅逸艺术评论

书画纵横 / 周 博 / 2013-11-06 11:03

那些年,我求名心切,每每参加全国各类书展,作品常和许贻群印在一个册子上,相互便有些印象。后来,书法纵横网给我开了一个专栏,许贻群又成了隔壁邻居,彼此的交集一多,就像朋友了,对他的作品也渐渐熟悉起来。

许贻群早年的书法创作以小楷为主。小楷这种书体,在历史上大约是最为实用的,读书人要考取功名,必得要写一手工整的小楷,长此以往,便很难在这种实用书体中开拓出新的审美意蕴,私以为,这也是历代小楷书家屈指可数的原因之一。近代以来,书重表现,小楷因为笔法、空间的展现与变异余地有限,此道更是乏人经营。许贻群将小楷作为学书登堂入室的阶梯,不论是主动选择还是机缘巧合,都是一条险路。

经险境而成功抵达彼岸,必是智者。

我未问过他的学程,凭印象,感觉是初法钟、王,大约兼及王宠、文征明,字间结构又依稀有点八大的影子,意态从容,笔墨精整,有可观处。后则参写经笔意,此间转换极为重要,近代学术发展,不外对新方法的探求和对新资源的取用,有清以来,大量简牍、写经出土,为书家开疆拓土提供了无尽方便,许贻群有此识见,自是不凡。此后,其书字间由紧实转疏阔,大有萧散意态,而对部分起收笔的强化,更添奇气,小楷写到此种境地,已然难得,虽然部分笔势趋同的弊病,一定程度上降低了作品的品味。近日,许贻群寄来《佛说阿尼陀经》小楷集,结体更趋平淡,笔端松活,了无机心,而舒朗、静谧之气犹存,可称合作,其小楷自此入新境,多年孜孜探求终结硕果,放眼当代书坛,许贻群清劲雅逸的小楷,当有其自得自立处。

近年来,许贻群还涉猎大字楷书和行草创作,大字从小楷出,参褚遂良笔意,端严劲爽,与其小楷同调,最可贵处在于他对唐摹本线质有深刻的体会和再现,点画紧密结实、极有质地;行草则追寻二王、孙过庭一脉,悠游自在、华美典正,但结字尚未脱尽时风,一憾。

许贻群的意义在于,对作品的境界、品格有明确追求和严格审视,从文化审美的角度取舍历代经典的图示规律与操作技巧,使书写成为体现个人修养、审美、胸襟的手段而不是目的,这在当代平面艺术普遍文化低下的情况下,极具启发意义,相信不久的将来,他会带给我们更多惊喜。

 

                                                                                           周 博

                                                                                           2013年3月28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