宋徽宗与李后主艺术风格思索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11-16 17:42

宋徽宗与李后主一样都是被长辈寄予厚望的皇子,虽说在治国方面无为,非帝王之材,但其才情艺术造诣极高,诗词书画可谓无所不能。他们在位期间,均是大力支持文学艺术发展,以此形成了繁盛的文化局面。就单从书法方面而论,两人造诣颇高,形成了独特的书风,宋徽宗的“瘦金体”风格清新健雅、李后主之“金错刀体“”撮襟书”“铁钩锁”等也是冠绝书坛。不光如此,两人在绘画、诗词上也广有建树,虽然经常被其昏庸无道的政绩所掩,但是不可否认他们取得的艺术成果是令后人望其项背的。

一、两者生平简介

宋徽宗赵佶和南唐后主李煜都是十分惹人注目的君王,同时是两位故事性很强的人物,他们虽在政治上并无所作为,但在艺术的造诣上却是高山仰止的。宋徽宗,名赵佶,其先后被封为遂宁王、端王,并于元符三年即皇帝位,是为北宋第八任皇帝。据《宋史.徽宗本记》中云:“徽宗.神宗第十一子也,母曰钦慈皇后陈氏。元丰五年十月丁巳,生于宫中。”宋邓椿在《画继》中对于宋徽宗艺术才能有如下判断,从中可窥见其艺术成就之高,其云:“徽宗皇帝,天纵将圣,艺极于神。”南唐后主李煜,史称李后主,字重光,号钟隐,又号莲峰居士,南唐元宗李的第六子,于宋建隆二年继位。李煜在艺术上极具才能,其醉心翰墨,诗书画样样精通且深谙音律。可以这样说,宋徽宗与李后主二者均是驰骋艺坛倜傥风流的强者,国家政治上的弱者。

二、书画风格之比较

1、书法风格之比较

宋徽宗“瘦金体”作为其独特书风,有其自身的特殊笔墨表现方式,总体来说风格清新健雅、风骨遒劲,中宫收紧而四维开张。宋徽宗传世作品繁杂且大都夹杂与书画题跋之中,通过对其传世作品和书论的分析,后世大体认为宋徽宗书法应是初学薛稷、薛曜二兄弟,进而又汲取黄庭坚之书法营养。宋代蔡在《铁围山丛谈》中有曰:“(徽宗)初与王晋卿诜、宗室赵大年令穰往来。二人者,皆喜作文词,妙图画,而大年又善黄庭坚。故陵作庭坚书体,后自成一法也。时亦就端邸(即端王府)内知客吴元瑜弄丹青。元瑜者,画学崔白,书学薛稷,而青出于蓝者也。后人不知,往往谓佑陵画本崔白,书学薛稷,凡斯失其源派矣。”另外,明代陶宗仪也在《书史会要》中曰:“(徽宗)万几之余,翰墨不倦。行草、正书笔势劲逸,初学薛稷,变其法度,自号瘦金书。要是意度天成,非可陈迹求也。”但是,是否就可以认为宋徽宗书法只是单单吸取这三者呢?我认为这种说法是不准确的。众所周知,褚遂良楷书助筋骨,欧阳询楷书重瘦硬,这恰如宋徽宗“瘦金体”总体的健雅遒劲风格一致。所以说包括褚遂良、欧阳询他们的书法在一定意义上,应该都是对宋徽宗“瘦金体”的形成起推波助澜作用的。况且,我们也不能忽视在思想层面上,诸如宋徽宗信奉的道家思想、文人情怀等对于“瘦金体”的理论的指导作用。所以,宋徽宗“瘦金体”是杂糅各家,取众人之所长而形成的。李后主的书法如其诗词一样透露着清新婉约的气息,他不喜欢字,说其如田间老汉略显粗鲁。只可惜如今,李后主书法真迹已不多见,且鲜有人知。后世一般认为,今藏于台北故宫博物馆内的南唐画家赵干《江行初雪图》上的标题也被认为是李后主之真迹。李后主书法初学柳公权,进而学习欧阳询、颜真卿、褚遂良、陆彦之等人,最后溯源魏晋书法大家钟繇、卫铄、王羲之。应该说李后主对于魏晋时期的书法最为推崇,也对此朝书法钻研用功最多,其摹仿程度几乎可以以假乱真。此种说法在《天禄识余》中就可佐证,其曰:“《笔阵图》乃羊欣作,李后主续之,今陕西石刻,李后主书之,以为王羲之,误矣。”另外,李后主与宋徽宗一样,不仅仅致力于对古法孜孜以求的学习,更是更注重自身书法风格的创新。以阳刚华丽、古朴顿挫的“错金刀”之法最为其代表。李后主“错金刀”之用笔是利用其手部的颤笔技巧,使其线条成苍劲顿挫之状。宋陶谷撰《清异录》中曰:“后主善书,作颤笔曲状,犹如寒松霜竹。”而关于李后主书法的结体和布局,在《皇宋书录》中张舜民曾跋李后主曰:“江南后主书杂说数千言,及德庆堂题榜,大字如截竹木,小字如聚针钉,似非笔力所为,欧阳永叔谓颜鲁公书正直方正,似其为人,若似书观,后主可不谓直倔强丈夫哉。”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