烂漫老人 杉村先生文化传真

书画纵横 / 杨新国 / 2013-11-20 09:45

两月前,从登科兄那里听到杉村邦彦这个名字,只知道杉村先生是登科兄在日本时的恩师,又知也是祁小春兄的老师。登科兄提及杉村先生时是说他们师生书法展要在鞍山师范学院的里仁馆举办,希望我能去。我去过很多地方,东北没去过,又与登科兄未曾谋面,再说小春兄届时也去,我欣然答应。直到见到杉村邦彦这位日本老人,才明白这次展览的真正涵义。

按原定时间我提前一天赶到鞍山。与登科兄一见面,他谈到最多的就是杉村先生和墨染的缘起。我只记下了两个关键词:墨染、书论。墨染缘起于在日本京都大学附近的一个小站,距离京大学不过两分钟的时间。当年,登科兄前往日本求学到达墨染时的,伫立在细雨中、举着牌子接站的就是这位杉村先生。所谓书论,是杉村先生从青年时起就开始编辑流布的一本杂志,而今已经四十年了,其丰富翔实的文献价值,已经成为国际汉学、书学研究的重要资料。孰不知,这本杂志是杉村先生自费编撰、印刷、邮寄来做的,这是多么令人敬畏和赞叹的事情!而此次书法展因此缘起,其本意在于做为杉村先生的两位学生、在中国的两位学者对导师人格的敬重和学术的景仰,除此之外,就是深深的情怀以及对过去岁月的追忆和礼赞!

杉村邦彦是京都学派代表人物之一,曾任日本京都教育大学教授、博导,现任京都教育大学名誉教授、日本书论研究会会长 、《书论》杂志主编,西泠印社名誉社员,主要研究中国书法文化史、近代中日书法交流史、近代日本人学人的学问及书法。主要著作有《书苑彷徨》、《墨林谈丛》、《中国书论史概说》、《书学丛考》等。在鞍山里仁馆的这次师生展,如果说是祁小春和王登科两位老兄因际缘日本求教于这位老人在书法人生中的追忆和纪念,不如说是太多情感聚和中日书法的某种情结使然。当登科兄得知杉村先生退职的消息后,打电话给小春兄,两位不禁感慨,感慨之余又生为纪念过去和对先生的敬意想要做些什么,便有了此次鞍山里仁馆的师生书法展。我到了鞍山才有了对师生展的感动和让人久久难以忘怀的很多画面。

杉村,这是此次展览几乎所有人都这样称呼的,可能是因为这样简单些,我想更多因为这样才亲切。同时,邀请到来的有中国书协副主席聂成文和享誉国内的著名学者、书法家丛文俊先生、辽宁省书协主席王丹先生们和中国美院教授博导韩天雍等著名书画艺术界学者,,还有几乎囊括了国内书画媒体的同仁。似乎间展览内容和氛围与国内书法展览迥异,书法的内容泛泛而谈,谈论最多的是聚焦于他们三人有关中日,师生,情感这三个词,以及这位叫杉村的日本老人的风采和魅力。

见到杉村老人是此行我最为注视的。 他稍有正式发言便请小春兄做翻译,偶有表达,就用几句略显生涩又亲切的汉语让当场的人惬意不已。每当他唤祁小春和王登科时后面总有一个“先生”,给展览作品集签名,每一个人他都会抬头看一眼签名的朋友(我后来猜想这可能是对别人的尊重和示意),所有的签名他都不拖不拒,这是位将近七十五岁的老人了!尤其感人的是,席间登科兄要了一碗面吃,老人把碗伸去从登科兄碗中捞面,登科兄见状接过捞好递于老人,俨然父子,又似乎还有说不清的什么,这一切又那样的自然,不拘不外,不生不嫌。

中日从文化层面上说,日本对中国文化的研究或是影响,一直以来都是对中国文化的整理和丰富,日本对中国文化的重视和敬畏已经充分说明了中国文化的灿烂和伟大。在甘肃天水,我曾多次去附近成县的西狭,每有谈起对西狭研究时都提日本。从书法纵横网到书画纵横网,每见日本三井文库中国拓片藏本就会想,不正说明中国文化的魅力和伟大吗?一位日本老人穷其一生,孤苦研究并传承中国文化,能往来于中日之间,已经不仅仅是文化层面的概念,似乎让我们会联想到这个时代中国书法的很多层面和现状。

座谈会上我发言时说这是一个非常具有人情味和中日文化层面的际会。正如登科兄见到我时就娓娓道来,说起杉村先生写字,任其天然。当我们把写字局限于技巧或仅仅局限于形似,中国的书法将会失去太多本意,原本基于汉字的太多东西将怠失,天真烂漫才是真。而此展能际遇杉村先生,唯知烂漫天真,不期然而然,又不期遇而遇。而登科兄能成就此展,此中意味,深远绵长。

昨天小春兄已回广州,微信上得知下午已到番禺做报告。今天的此时,杉村先生应该回到了日本京都。因登科兄的一个缘起,又前几日师生展我能缘遇杉村老人,所见所感所遇,只想对杉村先生道声祝福:烂漫天真,可爱老人!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