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徐渭 玄鈔類摘 叙评述

书画纵横 / 2013-11-22 15:45

书法亡久矣,所传『书法钩玄』及『字学新书摘抄』,犹足系之也。然文多拙缺散乱,字多讹,读之茫然,欲假之以系犹亡也。余故爲分其类,去其不要者,而稍注其拙、正之譌,苦无考解者,则阙之矣。

大约书始执笔;

执则运,故次运笔;

运则书,书有法也,例则法之条也,法则例之概也,故次书法例,又次书法;

书例、书法,功之始也,书功则例与法之终也,故又次书功;

功而不已,始臻其旨矣,故又次书致;

书思,致之极也,故又次书思;

书候,思之余也,故又次书候;

而书丹法微矣,附焉;

书至此,可昧其原乎?故又次书原;

书至此,然后可以评人也,故又次书评;而孙氏《书谱》大约兼之,故终以谱。

自执笔至书功,手也;自书致至书丹法,心也;书原,目也;书评,口也。心爲上,手次之,目口末矣。

余玩古人书旨,云有「自蛇闘、若舞剑器、若担夫争道而得」者,初不甚解。及观雷大简云,「听江声而笔法进,然后知向所云蛇闘」等,非点画字形,乃是运笔。知此则孤蓬自振,惊沙坐飞,飞鸟出林,惊蛇入草,可一以贯之而无疑矣。惟壁拆路、屋漏痕、折钗股、印印泥、锥画沙,乃是点画形象,然非妙于手运,亦无从臻此。以此知书心手尽之矣。(徐文长三集巻十九 序 P535)

手之运笔是形。书之点画是影。故手有惊蛇入草之影,手有飞鸟出林之形,而后书有飞鸟出林之影。其他蛇闘剑舞,莫不皆然。准之,刀戟矛矢之,中人。必如何把握[手从]掷而后中人之身也。有如何之伤痕。钝则不入,缓则不中。[人榻][人散]不决不裂。故笔死物也。手之支节亦死物也。

所运者全在气,而气之精而熟者爲神。故气不精则杂,襍则弛。而不杂不弛则精。常精爲熟,斯则神矣。以精神运死物,则死物始活。故徒托散缓之气者,书近死矣。不中人伤人决人裂人,固存乎运气之精强。然捻挪腾倒摆拨之埶,则在毫髪之挫衂,分杪起伏。不然,则刀戟矛矢虽足以杀人,而鲁钝直野。非所谓庖丁解牛。足之所踦肩之所倚奏刀,[马石然莫不中,音合于桑林之舞者矣。

万歴元年春天池道人徐渭识。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