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祝允明 野记(二)(2)其他

书画纵横 / 2014-01-18 23:41

周缙,字伯绅,武昌人,以太学生授永清典史,摄令事。文皇兵起,郡县望风迎降,永清地密近燕府,缙极力为拒守。县民寡弱,相率逃散。缙度不可为,怀印南奔,将他图焉。道闻母丧,归葬。即出,纠义旅勤王,战舰戎器数日略具,则闻南师熸而天命去矣,遂去匿编氓间。已而,事露,有司即其家械赴京师。缙分必死,慷慨就行,至则下狱。久之,从轻典,谪戍兴州。居数年,以子代还,年八十,考终于家。吴文定公撰传云尔。

曾凤韶,庐陵人,建文中御史。诏遣使请罢靖难兵,众惮行,凤韶请往,至不纳。文庙即位,以侍郎召,不赴,自杀,年二十九。

陈继之,莆田人,庚辰进士,户科给事中,屡论时事。洪武三十五年六月,与太常卿分宜黄子澄、兵部尚书溧水齐泰、户部侍郎定远郭任、翰林侍讲宁海方孝孺、户部主事平凉匡敬、兵科给事中西安韩永列名奸臣榜,皆死,夷族。(时死者方党、练党最多。练安,字子宁,二人事此不具录。)

邹谨、魏勉皆永丰人,建文世同为御史。朝士有约北兵开门以纳,谨率同列廷殴之,又请加诛。明日,建文亡,二人自杀。

王艮,字敬止,吉水人,为翰林修撰。建文亡前一夕,吞脑子死。

陈彦回,本莆田人。父丞归安,被诛,家破。彦回幼,同县定远令黄积良收育之。积良又谪戍,彦回转依南充丞于中和。被荐授保宁训导,累迁知徽州府。靖难兵兴,彦回紏义勇赴援。永乐初,诏械送京师,杀之,妻妾给配。

黄钺,字叔扬,常熟人,以进士为户科左给事中,居忧于家。壬午岁,闻国事,遂赴琴川桥下死。

刘政,字仲理,吴县人,中解元,家居。亦以壬午岁闻事不食,大呼跃投地,绝脰而卒。

钱芹,字继忠,吴县人,隐节。峻白太守姚君问政,芹授一策,不言而退。其策言勤王事,不知其详也。

文皇龙潜时,刘观为王府良医。一旦以事怒之,与数人谪云南。始至,入铁佛寺,寺僧此宗顾刘等曰:“方谈盛德。”旁一僧曰:“丰干饶舌。”刘知二人与,礼拜请言,皆固拒。恳之久,乃顾刘曰:“君知之。”又问:答曰:“姚和尚知之。”盖二僧方谈邸事,时刘等亦未知也。无几,果召还。

刘归以启上,时姚公未见亲密,刘等言其能卜。上召问:“汝能卜乎?”姚以吴语对曰:“会。”曰:“何术邪?”曰:“观音课。”曰:“用课钱乎?”曰:“我自有。”即开襟,有太平钱五文系于内衣带,解奉于上。上祝既,姚以一文钱掷之,徐复一掷,讫,视上曰:“殿下要作 (音佐) 皇帝乎?”上曰:“莫胡说。”姚曰:“有之。”又曰:“有一人善相,殿下可寻来一看。”问为谁?曰:“宁波袁珙。”

既而,上乃命人致之来。至燕,使者与饮于酒肆,一人驰入报。上命与天颜相类者九人并服卫士衣,同入肆沽。使者因谓袁试看此十人,珙趋拜上前曰:“殿下何如此轻行?”上曰:“胡说,我等十人皆后护卫长官也。” (俗呼卫士。) 珙不答。上还宫,命召珙至,详叩之。珙曰:“殿下太平天子也,伺龙须及脐,即登宝位。”上怒,命数士絷送有司,言有游客来府中为妖言,令解还原籍,索文牒而去。既至直沽入舟,王以大桶盛袁而鐍之,舁入王府,上遂与言事。上日夕视其须,既一年有半乃脐矣,召袁视之。袁方至,上昂首谓:“吾须如何?”珙曰:“已及脐矣,殿下何忽仰头乎,仰之犹少不及,然时已至,特稍费力耳。”

上一日燕坐,有二人突入,见上遽言曰:“殿下尚安坐此乎?何不速起去?”上问:“何人?”曰:“殿下将应天顺人,乃安坐乎?”上曰:“何等狂夫妄言。”二人曰:“今布、按二司已上奏,言殿下事,不半月朝廷来觅殿下矣,尚不省耶?臣为柰亨,布政司吏;臣为李友直,按察司吏也,奏草在此。”出诸怀中以进。上怒,呼左右逐去,二人曰:“逐乎出门亦死,不出亦死,臣尚出耶?”乃留之。

文皇将靖内难,年余不视朝,以末疾曳杖而行。六月十一日,召三司、府、县官入,出西瓜数拌,曰:“有进瓜,与卿等尝之。”上自啮一片瓜。既而,词责曰:“吾奉藩守土,未尝扰有司,尔等何为离间?”以瓜皮高掷起,杖亦弃去,伏甲皆起,执群官尽杀之,兵遂出。

文皇屡问姚公起义之期,姚每言未可,上曰:“如何?”姚曰:“伺有天兵来助乃可。”上未知所谓。一日,启上,明日午时,天兵应至。及期,上已发兵,见空中兵甲蔽天,其帅即玄帝也。上忽摇首,发皆散解被面,即玄帝像也,此其应云。

时都指挥平保儿闻变南奔,建庶人命守徐州。文皇兵至金川门,平时守御,遂拒战。平善枪,枪及御衣,当胁洞数重而过。俄而,平骑忽蹶,平叹曰:“真命天子也。”遂就擒,上命絷于军。其夕,上驻跸于鼓楼。翼日,克城,上即位。又明日,召平问之曰:“汝前日马不蹶,将若何?”对曰:“若枪及肤则无今日矣,臣欲得生陛下,故止穿衣耳。”上曰:“父皇养如许人,止得此小厮。”乃令守北平。后六年,平以事入见,上顾曰:“保儿尚在乎?”盖喜之也。明日,更召,则夕已雉经矣,误以上言为憾之也。上嗟惜曰:“是予错说话矣。” (或曰平拒战事即在徐。)

文皇兵驻金川门,命人请皇嫂来军中。既至,上陈建庶人罪状与兴师之故。比皇嫂还宫,宫已焚矣。皇嫂常氏,后文皇追谥懿文曰“孝康皇帝”,庙号“兴宗”,皆曰“懿敬皇后”。

文皇兵初入城,杨文敏公迎见马首,上问:“何人?”对曰:“翰林编修臣杨荣。”曰:“何如?”曰:“臣请问殿下今始入城,当先谒陵乎?先入朝乎?”上哑然,曰:“固当先谒陵。”遽从之。既而,召文敏,谓非若言,几误乃事矣,由是宠遇遂隆。

文皇即位诏,传为王达善所草。闻之先辈,言实景彰学士笔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