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 祝允明 杂著之二 《野记》(又名《九朝野记》)(6)其他

书画纵横 / 2014-01-18 23:53

文皇兵薄京城。内以枪支门,门内抢蒲无隙焉。靖难兵先锋死者甚众,兵始入,遂克之。

建文数以文皇靖难之谋问中山王仲子增寿,对以“保无它。”及兵至,建召徐诰责,腰斩之,横尸路傍。文皇入城,问为谁。左右以告,文皇哭之,即时追封武阳候,进定国公,召见其子,年甫十五,即赐名命袭爵焉。

文皇兵入城,驸马都尉梅公死于笪桥下。某国长公主曳文皇裾不释,问:“驸马何在?”文皇遽命左右速取二带来,比至,一玉一金。文皇予公主言:“子二甥为世官。”以慰主心。

靖难兵未起时,长公主有书遗文皇,劝沮大计。上不答。逮兵兴,以手书寄之,言兴师大意,且令迁居太平门外,恐误罹锋刀。及上绍统后,二甥犹幼,主保护甚到,恒与同寝,置于榻内,如是数年。比长乃已。上亦恒赐手诏,有曰:“若不念尔母亲,不至今日。尔畜生宜知之。”

建文亲属初居中都广安宫,正统时有司奏人众不能容,应稍展大其居,或徒他地。上命悉放出,听杂居民间,遂皆出。壮强者不能名六畜。时命既下,或言人宜稍拘制之。上曰:“本吾一家。”又举宋艺祖言:“有天命者,任自为之。”群臣不敢复言。

高帝令宋学士作《灵芝甘露颂》,赐酒大醉归,为孝孺言之。须臾酣寝。方候夜深,殊未醒。方料先生不寤,明当误事,即为制文书完。比晓,宋起趋朝,愕然谓方曰:“我今日死矣。”方向:“何故?”宋曰:“昨上命作颂,醉甚,误不为,今何及矣?上怒,必赐死。”方曰:“正恐先生觉迟,已具一草,或裁定以进,可乎?”即以文呈,宋阅之,曰:“何改为?”亟怀之入朝。上迎谓:“濂颂安在?”宋出,进之。上读之,曰:“此非学士笔也。”宋又愕然,上曰:“此当胜先生。”宋扣首谢:“臣实以赐酒过醉,不能成章。门生方某代为之。”上曰:“此生良胜汝。”立召见,即试以一论五策。方立成。上览讫,复顾宋曰:“渠实过汝。”即命面赐绯袍,腰带,犹平巾。令往礼部宴,命宗伯陪之,复遣觇焉。方据上席岸然。上曰:“欺人何傲?”因不留,俾为蜀王府教授。语懿文曰:“有一佳士赍汝,今寄在蜀。其人刚傲,吾抑之,汝用之,当得其大气力。”

文皇龙潜时刘观为王府良医,一旦以事怒之,与数人谪云南。始至,入铁佛寺。寺僧此宗顾刘等曰:“方谈盛德。”傍一僧曰:“丰干饶舌。”刘知二人异,礼拜请言。皆固拒。恳之,刘又问,答曰:“姚和尚知之。”盖二僧方谈燕邸事。时刘等未知也。无几,果召还。刘归,以答上,时姚公未见亲密。刘等言其能卜,上召问:“尔能卜乎?”姚以吴语对曰:“会。”曰:“何术邪?”曰:“观音课。”曰:“用课钱乎?”曰:“我自有。”即开襟,有太平钱五文,系于内衣服,解奉于上。上祝既,姚以一文钱掷之,徐复一掷,匕讫,视上曰:“殿下要作皇帝乎?”上曰:“莫胡说。”姚曰:“有之。”又曰:“有一人善相,殿下可寻来一看。”问为谁,曰:“宁波袁珙。”既而,上乃命人致之来。至燕,使者与饮于酒肆,一人驰入报,上命与天颜相类者九,人并服卫士衣,同入肆沽。使者因谓袁:“试看此十人。”趋拜上前,曰:“殿下何如此轻行。”上曰:“胡说。我等十人皆后护卫长官也。”珙不答。上还宫,命召至,扣之。珙曰:“殿下太平天子也。伺龙须及腰,即登宝位。”上怒,命数士絷送有司,言:“有游客来府中为妖言。”令解还原籍,索文牒而去。既至直沽,入舟,命以一大桶盛袁而鐍之,舁入王府。上遂与言事。上日夕视其须,既一年有半及脐矣。召袁示之,袁方至,上昂首谓:“吾须如何?”珙曰:“已及脐矣。殿下何忽仰头乎?仰之犹少不及。然时已至,特稍费力耳。”

上一日燕坐,有二人突入,见上,遽言曰:“殿下安坐此乎?何不速起去?”上问:“何人?”曰:“殿下将应天顺人,乃安坐乎?”上曰:“何等狂夫妄言!”二人曰:“今布按二司已上奏,言殿下事。不半月,朝廷来觅殿下矣。尚不省耶?臣为柰亨,布政司吏。臣为李友直,按察司吏也。奏草在此。”出诸怀中以进。上怒,呼左右逐去。二人曰:“逐出门亦死,不出亦死。臣尚出耶?”乃留之。

文皇将靖内难,年余不视朝,以末疾曳杖而行。六月十一日,召三司府县官入,出西瓜数柈,曰:“有进瓜,与卿等尝之。”上自啮一片瓜。既而,诃责曰:“吾奉藩守土,未尝扰有司,尔等何为离间?”以瓜皮高掷起,杖亦弃去。伏甲皆起。执群官尽杀之。兵遂出。

文皇屡问姚公起义之期,姚每言未可。上曰:“如何?”曰:“伺有天乐来助乃可。”上未知所谓。一日,启上:“明日午时,天兵应至。”及期,上已发兵,见空中兵甲蔽天,其师即玄帝也。上忽摇首,发皆散解被面。即玄帝像也。此其应云。

时都指挥平保儿闻变南奔,建文命提兵守徐州。文皇兵至金川门,平时守御,遂拒战。平善枪,枪及御衣,当胁洞数重而过。俄而,平骑忽蹶。平叹曰:“真命天子也。”遂就擒。上命絷于军。其夕,上驻跸于鼓楼。翌日,克城,上即位,又明日,召平问之,曰:“汝前日马不蹶,将若何?”对曰:“若枪及肤,则无今日矣。欲得生陛下,故止穿衣耳。”上曰:“父皇养如许人,止得此小厮!”乃令守北平。后六年,平以事入见,上顾曰:“保光而尚在乎?”盖喜之也。明日,更召,则夕已自经矣。误以上言为憾之也。上嗟惜。

文皇兵驻金川门,命人请皇嫂来军中。既至,上陈建文罪状与兴师之故。比皇嫂还宫,宫已焚矣。皇嫂汪氏后,文皇追谥懿文曰“孝康皇帝,”庙号“吴宗”,汪曰皇后。

文皇兵初入城,扬文敏公迎见马首。上问:“何人?”对曰:“翰林编修臣杨荣。”曰:“何如?”曰:“请问殿下,今始入城,当先谒陵乎?先入朝乎?”上哑然。曰:“当先谒陵。”遽从之。既而召文敏,谓:“非若言,几误乃事。”由是宠遇遂降。

文皇即位诏,传为王达善所草。闻之先辈言,实景彰学士笔也。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