元 庄肃 画继补遗 元代画论

书画纵横 / 2014-01-23 12:00


● 序

予自龆龀及壮年,嗜画成癖。每见奇踪古迹,不计家之有无,倾囊倒箧,必得之而后已。否则惙惙若有所遗失,致为亲朋之所窃笑。今老矣,平生所藏固不多,而所见亦不少。第恨炎宋中兴以后,画手率多务工取巧,而行笔傅彩,不逮前人。然姓氏科目,安可废而不书?矧唐有《画录》、《画品》、《画断》,五代有《画补》,宋有《画评》、《画志》、《画史》、《画谱》、《画继》,不特徒识姓名,其间亦寓贬奖。予不自揆,辄作《画继补遗》,断自绍兴,终底德佑,分为二卷。上卷载搢绅暨诸僧道士庶,下卷载画院众工。贻诸同好,不无脱略,幸博闻君子,为补成之。大德二年戊戌立夏一日,吴郡蓼塘庄肃幼恭序。

● 卷上

宋高宗天纵多能,书法出唐、宋帝王上。而于万几之暇,时作小笔山水,专写烟岚昏雨难状之景,非群庶所可企及也。予家旧藏小景横卷,上亲题“西湖雨霁”四字,又二扇头,其一题一联曰:“万木云深隐,连山雨未晴。”其二曰:“子猷访戴。”极有天趣。

蔡肇,字天启,丹阳人,登进士第,仕至从官。画山水人物,好作枯槎老树、怪石奔湍。尝见其画《范蠡载西施图》,予家亦有《早行图》,颇多古意。

郭思,熙之子,亦善画。徽宗称熙能教其子。以儒业起家,仕至学士。予尝见其崇、观中应制画《山海经图》。其中瑞马,颇得曹、韩遗法。

程若筠,政、宣间汴京太乙宫道士。善作古木老棘,殊峭劲,兼写翎毛,疏渲颇工。徽宗甚称赏之。

道士萧太虚,与若筠同时,善作墨梅。每画,须用浓墨先作枯枝梢,后于其上斡晕梅花,有山林清幽气象。予旧藏《四友图》小横幅,诚为可爱。

杨季衡,洪都人,逃禅居士无咎之侄也。画墨梅得家法,又能作水墨翎毛。补之画梅,须于枝杪作回笔,似有含苞气象,季衡欠此生意耳。同时有汤叔雅,乃无咎之甥。又有刘梦良者,亦乡里亲党,俱写墨梅,盖皆补之流派也。

僧梵隆,字茂宗,吴兴人也。描写佛像,笔法甚逼龙眠。高宗极喜其画,每见辄题品。

僧超然,不知何许人,善作山水。其峰峦石头,酷似郭熙。至于屋宇、林石、坡滩、水口,笔法孱弱,与巨然殊不相类。今人多以巨然、超然连称,莫晓所谓。

赵伯驹,字千里,宋太祖七世孙,建炎随驾南渡,流寓钱唐。善青绿山水,图写人物,似其为人,雅洁异常。予与其曾孙学士,交游颇稔,备道千里尝与士友画一扇头,偶流入厢士之手,适为中官张太尉所见,奏呈高宗。时高宗虽天下ㄈ扰,犹孜孜于书画间,一见大喜,访画人姓名,则千里也。上怜其为太祖诸孙,幸逃北迁之难,遂并其弟远召见,每称为王侄,仕至浙东兵马钤辖,而享寿不永,终于是官。故其遗迹,于世绝少。予尝见高宗题其横卷《长江六月图》,真有董北苑、王都尉气格。

赵伯骕,字晞远,千里之弟,与兄齐名。山水林石,则所不及。至若写生花卉、蜂蝶则过之;作人物亦雅洁,佳公子也。官至观察使,尝奉使金国。后则其子师罩登第,官至八座,恩赐少师,领节钺。

王定国,汴都人,随吴郡王渡江,居临安。工画花鸟,学二崔笔法,傅色轻浅,人所不及。后吴王奏荐入仕,赐金紫。

马和之,字则未闻,钱唐人。世传其习进士业,善仿吴装,孝宗甚喜之。每书《毛诗三百篇》,令和之写图,颇合上意。画迹留人间极多,笔法飘逸,务去华藻,自成一家,故其间亦有疏阙处。

顾与义,钱唐人。学马和之画,傅色则庶几,笔法殊不逮。然得意处,亦能乱真。

赵大亨,乃二赵皂隶。每供其昆仲研朱调粉,遂亦能画。时人以其肥伟,目为“赵大汉”,自耻其俗,因就名大亨。昔有画人刘梦松者,因短视,人目为“刘梦松”,曰“蒙竦”,后遂就名曰“梦松”,是欲音讹,以盖其丑恶耳。大亨之画,至得意处,人误作二赵笔迹,倍价收之。

卫松,亦二赵昆仲之皂隶,尝供役使,遂多获其遗稿。且熟识其行笔意,及傅色制度,与赵大亨每仿二赵图写,皆能乱真。

单邦显,吴郡人,学千里、晞远画。林木、山水则不然,惟花卉、蜂蝶,粗可仿佛。

老戴,忘其名,吴郡昆山人,亦学千里、晞远画。与单邦显适正相反,林木、山水可追踪赵大亨、卫松,花卉则谬甚。

赵子云,江西人,能作一笔画。凡写人面及手,描画颇工,至衣摺则如草画符,一笔而就,盖不欲蹈袭,自成一家尔。

状元黄尚书夫人胡氏,自号惠斋居士。知书能吟,善琴善奕,好作墨梅,颇有二杨之趣。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