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宋 邓椿 画继 卷六宋代画论

书画纵横 / 2014-01-24 16:49

卷六 仙佛鬼神

刘国用,汉州人,工画罗汉,壁素之传甚多,在丘、杜、金水张之下也。

陈自然,工画佛。山谷题云:“陈君以佛画名京师。”作《秋水寒禽》,甚可观。

于氏,不记名,河东人,寓阆州。工佛道像,兼画鬼神。

雷宗道,商州人,工杂画,尤长于佛像、山水。双流张庭坚家,有两横轴,人以为郭熙也。

能仁甫,以字行,本画院出身,官至县令。长于佛像、山水,世多观音。

费宗道,蔡州人。来京师,画太一宫中主火神,顷刻而成。众工疾之,告监牧中使曰:“画太速成,殊不加意。”中使遂令墁毁,一夕愤怒而卒。

成宗道,长安人,工画人物,兼善刻石。凡长安壁传吴笔,皆临摹上石。其迹细如丝发,而不失精神体段。有所集吴生三清像与左右侍卫,宛如吴作。或云:“因能勒石,后转而为画也。”又改武洞清长沙罗汉与三元,皆能舍短求长,自出新意,过于长沙远矣。

吉祥,平阳人,工佛道,笔墨轻清,又能布景。作佛像、星辰,多在山水中,后人罕及。山水亦佳。

司马寇,汝州人,佛像、鬼神、人物,种种能之,宣和间称第一手。多画翊圣真武,于云雾中现半身,观者骇敬。士大夫奉事,皆有灵应。

杨杰,阆州人,长于鬼神。每下笔,必先画手足四支,然后用三两笔成就全体。

郑希古,河东人,长于平画。每出新意,辄过人。初未甚精。绍兴初,遇郝章于阆州,居相近。一日,章病,希古视候甚谨。病已,章感其诚,尽传其法。

张通,鄜延人,长于仙佛。初居利州,今居兴元。

人物传写

李士云,金陵人。传荆公神,赠诗曰:“衰容一见便疑真,李氏挥毫妙入神。欲去钟山终不忍,谢渠分我死前身。”又善山水,荆公赠古风有“李子好山水,而常寓城郭。毫端出窈窕,心手初不著”之句。

程怀立,南都人。东坡作《传神记》,谓:“传吾神众,以为尔得其全者。怀立举止如诸生,萧然有意于笔墨之外者也。”

朱渐,京师人。宣和间写六殿御容。俗云:“未满三十岁不可令朱待诏写真。”恐其夺尽精神也。

朱宗翼,画院人也。尝与任安合手画慕容夫人宅堂影壁《神州图》。楼观、屋木,任安主之;山水、人物,宗翼主之。

徐确,不知何许人,今居临安,供应御前传写,名播中外。

刘宗道,京师人。作《照盆孩儿》,以水指影,影亦相指,形影自分。每作一扇,必画数百本,然后出货,即日流布,实恐他人传模之先也。

杜孩儿,京师人。在政和间其笔盛行,而不遭遇,流落辇下。画院众工,必转求之,以应宫禁之须。

山水林石

燕文季,神庙时人,工画山水,清雅秀媚。予家旧有《花村晓月》、《平江晚雨》、《竹林暮霭》、《松溪残雪》四时景,画院谓之“燕家景”。

陈用之,居小窑村,善山水。宋复古见其画,曰:“此画信工,但少天趣耳。”先当求一败墙,张绢素倚之墙上,朝夕观之。既久,隔素见败墙之上,高平曲折,皆成山水之势。心存目想,高者为山,下者为水,坎者为谷,缺者为涧,显者为近,晦者为远,神领意造,恍然见其有人禽草木,飞动往来之象。则随意命笔,自然景皆天就,不类人为,是为“活笔”。用之感悟,格遂进。{予按:存中《笔谈》,故录用之,而郭《志》亦有小窑陈,名用智,岂用之耶?}

王可训,京西人,熙丰待诏也。工山水,自成一家。曾作《潇湘夜雨图》,实难命意。宋复古八景,皆是晚景。其间“烟寺晚钟”、“潇湘夜雨”,颇费形容。钟声固不可为,而潇湘夜矣,又复雨作,有何所见?盖复古先画而后命意,不过略具掩霭惨淡之状耳。后之庸工,学为此题,以火炬照缆,孤灯映船,其鄙浅可恶。至于形容不出,而反嘲诮云:“不过剪数尺皂绢,张之堂上,始副其名也。”可训之作,悉无此病。

李明,善山水。坡尝以其画送吴远游云:“近李明画山水有名,颇用墨不俗。”辄求得一横卷,甚长,可用床上绕屏。

池州匠,作《秋浦九华》,笔粗有清趣。师董源。

蔡规,建昌军人。谢无逸观其画山水,有“蔡生老江南,山水涵眼界。挥洒若无心,笔端出万怪”之句。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