肃府本淳化阁帖--国内最好的翻刻石文论

书画纵横 / 2014-03-05 10:02

宋太宗赵光义于淳化三年(公元992年),出内府所藏历代墨宝,命翰林侍书王著编次、摹刻在枣木板上,汇成我国第一部大型法帖。因完成于北宋淳化年间,故称淳化阁帖。又因版藏禁中,仅赐贵近大臣,亦称淳化秘阁法帖。

全帖分为十卷。前五卷是历代帝王、名臣和诸家的篆、隶、草、行、楷各体,选入唐以前百家的书法,如张芝、钟繇、索靖和欧、褚、颜、柳等人的作品,后五卷是王羲之、王献之的草书。璞玉浑金,字字珠玑,为后世留下了宝贵的书法遗产。

淳化阁帖刻成不久即毁于火。从宋至明转相传摹,不下数十家,玉石杂糅,真赝难辨。其中,明朝肃王府在兰州翻刻的版本,从宋刻本摹成,世称“肃府本”或“兰州本”,是现存时代较早,摹刻较精,而又保存完好的一部法帖原石。

阁帖肃府本重摹于明朝后期。明太祖朱元璋封第十四皇子朱木英为肃庄王,赐宋本淳化阁帖一部,以为传代之宝。秘藏内府,不肯示人。万历年间,甘肃洮岷道兵备张鹤鸣得阁帖别本,向肃宪王绅尧借藏帖校对,因请姑苏温如玉、南康张应召双钩。

次年,宪王乃令摹刻,未成而薨,世子识宏踵成之。先后历时七年,用富平铜磬石144块刻成。各卷末除照刻宋本款识外,新镌“万历四十三年乙卯岁(公元1615年)秋八月九日,草莽臣温如玉、张应召奉肃藩令旨,重摹上石”隶书三行。帖藏肃府东书园殿遵训阁,视为珍宝。倪苏门《古今书论》云:“淳化帖在明朝,唯陕西肃王府翻刻石最妙,谓之肃本。从宋拓原本双钩上石,所费巨万,今市本相去天渊。”陈奕禧《皋兰载笔》称:“初拓用太史纸、程君房默,人间难得,拓工间有私购出者,值五十千。”在明代翻刻阁帖中居于首位。

一部摹刻法帖的优劣,取决于祖本的真赝。肃府帖的祖本问题,前人多有评论。

一、前八卷摹自阁帖原本。肃府本一至八卷,笔势肥厚方整,遒劲奔放,与某些细瘦的版本不同。翁方纲在鉴定一本有银锭纹的阁帖拓本时说:“肥厚与肃本相近,而笔势颇方。闻之初拓宋本,亦肥而方也。”(《苏斋题跋》)孙承泽云:“近人多不识阁帖,某家宝藏本皆非真。真者字极丰穰有神采,如潭、绛则太瘦,临江则太媚。”他还举出几条辨认真帖的标准,如“他本刻卷数在上,版数在下,唯此本卷数版数皆相连属”;“他本行数字比帖中字小而瘦,此本行数字比帖中字皆大而浓”等(《闲者轩帖考》)所谓“肥而方”,“字极丰穰有神采”,以及旧有卷版数的刻法,正是肃府本具备的特点。再将肃本与被称为由“毕士安所得赐本”摹刻的乾隆四十三年《钦定重刻淳化阁帖》作比较,其气韵之奔放、古朴,都十分相近。可知此帖前八卷实得阁帖初刻原本的真传,人称“不失宋帖本来面目”,是不过分的。

二、卷九为别本。肃府本第九卷笔画细瘦,无旧刻卷版号,卷尾脱失“塞仰料静”以下三行十八字,有别于其他各卷。翁方纲认为“肃本此九卷是别从一本摹入,以致过于细瘦”。我们判定此卷是摹自南宋别本。

三、肃本卷十摹自“修内司帖”。第十卷笔迹较前八卷反见肥硕,亦非原本。前人曾以南宋淳熙年间摹刻的“修内司帖”与肃本对校,认为修内帖卷十是此卷的祖本。我们赞同这一说法。

尽管肃府帖的祖本掺杂不一,但在明朝翻刻阁帖中仍不失为较好版本。清顺治三年(公元1646年)陕西费甲铸用肃府初拓本重摹一部,置于西安碑林,称为“陕西本”或“关中本”,足见肃府本影响之大。

肃本阁帖附有较多的后跋,也为其他摹刻本所少见。初拓本有张鹤鸣等二十七跋,及温如玉跋一版,不啻是一部法帖简史,对研究该帖颇有参考价值。

肃府贴自刻成后,曾多次遭到破坏。

明、清之际,贴石佚失,损坏多块,清顺治十一年(公元1654年),洮岷道陈卓聘邀陈曼仙、毛香林补摹四十余版(处),帖文补全,复成完璧。清康熙十四年,陕西提督王辅臣随吴三桂反清,攻陷兰州,曾以帖石为马槽,致有“马房光怪,枥马皆惊”之说;清军围城,守兵又毁石为炮子,使部分帖石遭到损坏。宣统二年,翰林刘尔移帖于兰州文庙(今兰州二中)尊经阁,补刻木版释文四十块。此后,得到我省教育家赵元贞先生长期保护。抗日战争时期,为防日机轰炸,一度埋入地下。

1966年交甘肃博物馆珍藏。

(转自甘肃每日新闻)

书画纵横网(www.8mhh.com)尊重原创作者及版权,转载请注明作者与出处。
阅读延展

1
3